當裸體上杉謙信現身日本千年古剎:新潟國上寺與地方政府的美男繪爭議

2019-08-02 19:23

? 人氣

掛在國上寺主殿外牆的帥哥官能繪卷。從左到右分別是上杉謙信、酒吞童子、源義經。

掛在國上寺主殿外牆的帥哥官能繪卷。從左到右分別是上杉謙信、酒吞童子、源義經。

日本新潟縣燕市的國上寺建於西元709年(元明天皇和銅2年),至今已有超過1310年的悠久歷史,更是源義經、上杉謙信等歷史人物都曾拜訪過的名剎。國上寺住持深感維持寺廟不易,近年陸續推出寵物供養、炎上供養等收費或創意服務。為了增加年輕人拜訪國上寺的意願,住持今年更在主殿外掛上裸體美男畫像(イケメン官能絵巻),果然引發話題,參拜人數增加3倍之多,但也引發政府單位介入。

身為越後第一古剎,公然掛起手繪裸體帥哥畫像,自然會引來反對聲音。雖說這些帥哥都是與國上寺歷史有關的人物,包括美型版上杉謙信(戰國大名)、酒吞童子(傳說中的日本大妖)、源義經(源家悲劇名將)等名人,不過連新潟縣燕市教育委員會都看不下去,並在7月30日做出決議,不允許國上寺在已經被指定為文化財的主殿外設置裸男看板。但國上寺住持不願就此屈服,雙方的爭執恐怕不會那麼快落幕。

源義經、上杉謙信都曾來參拜的古寺

根據國上寺介紹,最初是彌彥大神降下旨意,當地的先人才會在越後的國上山建立寺廟。隨著時代推移,國上寺曾隸屬法相宗、天台宗、真言宗醍醐派,如今則是真言宗豐山派。在平安時代末期,悲劇武將源義經被兄長源賴朝猜忌追殺,在逃往奧州平泉途中,源義經與家臣弁慶曾在國上寺本堂投宿、祈求平安。源義經離去前,還將自己隨身攜帶的大黑天神像奉納在國上寺,並在大黑天背負的福袋後刻上「治承 庚子年 正月朔日 源義經 華押」。

越後一帶在戰國時代是上杉家領地,眾所周知,與武田信玄齊名的戰國大名上杉謙信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據傳國上寺客殿的千手觀音是上杉家所賜,上杉謙信也會到此參拜。據國上寺介紹,當時國上山共有21間寺廟,整個越後地區更有超過130間佛寺,當時國上寺還有可供千名僧人念佛的祈禱場地,可見佛教信仰之興盛。

除了知名武將之外,包括平安時代的慈覺大師、戰國時代的萬元和尚、江戶時代的僧人良寬,也都曾在國上寺講佛修行,萬元與良寬當初居住的五合庵如今猶在,也是新潟與國上寺的觀光景點。然而就算有這麼多故事、名人、古蹟加持,國上寺目前的山田光哲仍然深感寺務難以維持,因此陸續開發了過世寵物供養、只收一次費用的永久供養等服務,增加寺廟收入。

搞怪住持,提倡「炎上供養」

到這裡為止,都算是佛教處理後事的傳統範疇,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國上寺去年創辦「炎上供養」,就有些超出常識的範圍了。日語所謂「炎上」,指的是發生大火、網路時代引申爲某話題在網路上遭到嚴厲批判、吐槽、攻擊。國上寺的「炎上供養」自然不是要供養火災,而是要撫慰在網路上受到攻擊的網友心靈,希望他們拿遭到攻擊的發言或照片來廟裡供養。

據《朝日新聞》報導,提供「炎上供養」的國上寺還真的收到數以千計的供養要求,據稱每天都能收到約50件投稿,甚至還有法律事務所寄來的政治家或名人發言。住持山田光哲還真的會將這些投稿列印出來,每天上午對其進行誦經。山田住持說,由於檀家(對該寺提供金錢與物品的家族或信徒)日益稀少,為了守護國上寺,他不得不絞盡腦汁,想出許多嶄新服務,甚至還在新潟市內開了咖啡廳,希望能夠增加國上寺的收入。

國上寺的「炎上供養」資料上傳頁面。
國上寺的「炎上供養」資料上傳頁面。

希望刺激女性本能的「帥哥官能繪卷」

「炎上供養」目前雖然免費,但山田住持也考慮未來要採取收費形式。不過在「炎上供養」開始正式收費前,52歲的住持山田光哲今年又有驚世駭俗之舉:他請來繪師將所有與國上寺有關的歷史名人,全部都畫成裸體美男子,掛滿國上寺主殿的四周。據稱此舉是希望年輕人也能多多到國上寺參拜,才會請來東京的女性繪師木村了子,將上杉謙信、源義經等人都畫成「帥哥官能繪卷」,希望「刺激女性本能」,並從今年4月19日開始公開展示。

越後國上寺的「帥哥官能繪卷」。(國上寺臉書)
越後國上寺的「帥哥官能繪卷」。(國上寺臉書)

雖然國上寺表示,確實感受到香客增加,特別還聽到許多年輕女性的肯定意見。但這些看板甚至還有裸體出浴、或者兩兩肌膚接觸的場景,雖然性器官部分都巧妙地被遮掩起來,但怎麼說也不像是一間千年古寺該有的展示或佈置。果然國上寺所在的新潟縣燕市市政府得知此事後,便要求被列為文化財的國上寺應該今年6月14日之前提出申請、否則就要拆除看板。待國上寺提出申請後,作為主管機關的燕市市教委在6月26日通知市內所有中小學,表示國上寺的佈置「對孩童不適當」,要求學校舉辦校外活動時不可前往參觀。

市教委:駁回懸掛裸男畫像申請

小朋友或中學生就算校外教學,絕大多數也不可能給寺廟添香油錢。市教委禁止中小學生靠近國上寺的行政指導,或許沒有擊中國上寺的要害,但針對國上寺的申請,燕市市教委7月30日再度做出決議:要求國上寺不可設置「帥哥裸體繪卷」看板。其實市教委並不是以「傷風敗俗」來要求國上寺撤除看板,《朝日新聞》稱,市教委的理由:看板要從內側以螺絲進行固定,恐有損壞正殿梁柱之虞。市教委還強調,可以肯定該寺提高年輕人興致所做的努力,但無法認同損壞市文化財。

屢屢有驚世駭俗之舉的住持山田光哲會就此投降嗎?當然不。國上寺與面對此一變局,目前僅表示「不予置評」。如果只是固定方式的問題,想必山田住持一定會想出「不損壞文化財」的變通方法,屆時市教委又要如何接招?鎮日在國上寺主殿外牆沐浴的帥哥們,想必也會繼續看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