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政畢業生搶破頭的職缺,私大生飛到日本直接錄取…他:台灣求職市場規模小到讓你難以想像

2019-08-04 08:30

? 人氣

七年級生從小被說「抗壓性差」、「草莓族」,在職涯規劃時因此更加謹慎小心(圖/Unsplash)

七年級生從小被說「抗壓性差」、「草莓族」,在職涯規劃時因此更加謹慎小心(圖/Unsplash)

很抱歉,容許我用用殺人標題。嚴格來說,這個標題應該訂為:「台灣現在的勞動市場規模,不需要這麼多人才。」這是什麼意思?讓我用剩下的文章來解釋吧!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七年級生。在我們還是學生的時候,你或許也記得我們曾接受到這樣的污名化攻擊:「七年級生,草莓族新鮮人沒有抗壓力,近八成企業表示:不敢用」;或是在職場上被情緒勒索:「你們現在很幸福,想當年我們….」

我是七年級尾端,在學期間由於常被這些「前輩」們「提醒」,讓我不斷地思考著:「如何讓自己成為更有產值的工作者」。

物換星移,已經接近 30 的我,在思考「人生下一個五年該如何規劃」時,和許多產業的朋友聊,卻發現一個共同的結論:「台灣人才,其實供過於求」。

從畢業新鮮人到和我一樣工作三五年的工作者, 常常會發現自己雖然很努力,但卻感受不到自己在職場的選擇有隨著勤奮而變得更多。

其實你並不孤單。

供過於求的情況, 我舉「快銷品產業」為例子,因為這個產業是最標準的供需不平衡。

什麼意思呢?

二十年前,由於科技還不如現在發達,且整體產值還很高、毛利夠高的情況下, 一間公司可能可以開出 100 個甚至 200 個職缺出來,且在台灣有非常完整的事業體(數個部門)。

但時至今日,在科技發達、資訊獲取更容易、完整,且整體產業的產值與毛利都下滑的情況下, 過去能夠開出 100 個職缺的公司,現在可能只剩下 30 個甚至更少,有些在台灣甚至連「人資」都沒有,招募是由整個大中華區的運營總部(現在多設在中國)執行。

但二十年前、十年前早早就投入這個領域的菁英們,都還在這個領域啊,也都是這個行業的佼佼者阿!在職缺變少、人才維持一樣數量的情況下, 就會產生兩個嚴重的問題:

  1. 整體產業薪資下滑:人才供過於求,競爭激烈下的結果就是,企業可以用更低的薪資請到更好的人。

  2. 新人不會碰到有挑戰性的工作,沒有經驗的新鮮人入行十分不易,公司可以用低價的價格請到有經驗的人,那公司何必把機會給風險較高的新鮮人呢?

強烈感受到成長的停滯

出了社會(尤其是面試台灣以外的工作)發現,扣除掉超少部分需要「硬技能」之外的工作, 「經驗」永遠比「聰明」重要。但話說回來,經驗到底得去哪找?去哪累積? 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變成許多新鮮人的職場困境。

很殘酷的是,台灣求職市場規模小到限制我們的想像。舉兩個故事來說明這件事情:

管理顧問業

顧問業是台灣許多頂尖商科生的第一首選,也是人人稱羨含金量極高的產業。在台灣, 能進到三間頂尖管顧公司 MBB(麥肯錫、BCG、Bain)都是鳳毛麟角。以文組畢業生來說,如果能拿到 MBB 的 offer ,幾乎沒有人會放棄,而這樣的職缺,平均來說一年不超過 5 個。而我們的鄰居日本為例, 顧問業雖然是「很棒的產業」;但相較之下,對日本求職者來說,傳統大商社的綜合職更吸引人。加上日本的經濟體夠大、公司願意花錢買服務,所以日本的顧問業職缺每年都會是台灣的數十倍之多。我甚至有認識台灣私立大學的畢業生, 在台灣理應是連面試機會都拿不到的狀況,最後在日本進入了 BCG。

企業併購 M&A

前年到日本拜訪大學認識的日本友人洋介,洋介念的大學在日本排名約在第十名左右,主修是國際關係,畢業後順利進入傳統大商社做綜合職。那時聊到工作內容,才知道他被公司安排去做 M&A,也就是企業併購。工作內容是評估企業的財務狀況是否健全,通常 M&A 這樣的職缺要是換到台灣,會是個需要學歷血統超純正、超高 GPA、同時擁有超廣人脈的菁英才有機會碰得到,但他唸的僅是日本排名第十名左右的大學,主修的國際關係也無法在他的工作上有很大的幫助,但他從入職之後便從初級會計學開始學起,也從開始接觸會計的那天開始,就跟著前輩一起到俄羅斯開會,評估當地潛在的併購標的。而今年我再找他吃飯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從 M&A > 金屬 M&A > 稀有金屬 M&A,他很驕傲的跟我說,他是整個集團最懂某個稀有金屬市場的人(據說該金屬可以做國防武器)。

「所以,這樣的環境,最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人才被迫要跨足更多領域才有辦法在供過於求的求職市場勝出,才符合許多台灣老闆心中的「人才」的定義,最後變成能夠完全跨足兩個專業的「跨領域人才」。但此同時也可能犧牲掉將自己的專業領域做到世界級深度的機會,這樣的「人才」要跨到國際市場馬上就會遇到一個問題——沒有處理過足夠困難的問題。

「所以,我該怎麼辦?」

目前看到兩個解法:

  1. 加入新興產業,跟著產業快速擴張。如果你本身在某個領域已經累積 3~5 年的經歷,代表你未來要再回到這個產業並非難事,那或許可以趁年輕的時候,靠著現在的技能優勢到另一個產業去發展,「並從中累積到另一個新的技能」。舉例來說, 三年多前我有朋友離開零售業,加入網路新創產業(新型態的零售),而三年後的今天,他的前同事們還沒下一步的升遷時,他已經擁有悠遊移動在亞洲各個國家做 manager 的能力。

  2. 離開台灣,挑戰更大的市場、面對更困難的問題。如前所述,一個工作者能力的養成速度、天花板,決定於市場給予的挑戰。如果對你來說,你目前處理的問題挑戰性普通,或是讓你看不到薪資成長和未來。那麼,讓自己到一個更寬廣的舞台,才會是一個讓你更願意努力同時也能獲得相對應報酬與成長的選項。

實在是看到太多十分努力但卻同時十分迷惘與不得志的朋友了,才忍不住打了這篇。希望我們都不要成為那種知道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的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東京工程師圖鑑(原標題:「醒醒吧,台灣不需要這麼多人才」)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