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普世價值」— 全球動亂的根源

2019-08-04 05:30

? 人氣

對於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引發的韓流,作者認為這是普世價值帶給人類的災難。(資料照,盧逸峰攝)

對於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引發的韓流,作者認為這是普世價值帶給人類的災難。(資料照,盧逸峰攝)

對一位小老百姓來說,平時可以毫無忌憚地要罵官員就罵官員,要批評政府就批評政府,要發表什麼言論就盡情地發表,要看什麼新聞媒體就能看到,人身不被警察隨意攔檢,住家不被檢調隨意搜索,每隔幾年可以用手中的一張小小的選票把不爽的官員給拉下來…,這樣的生活情境,還蠻愜意的。

這樣的生活就是所謂的民主、自由、人權的體現,在政治上表現為多黨制議會民主、一人一票、言論自由、媒體自由…的所謂「民主政治」。這種民主政治如今已被全世界公認為具有普世性的「普世價值」,台灣則被小英政府進一步申述為「台灣價值」。

不過當人們在享受這種民主政治的同時,很少人警覺到他們也正默默地為這種政治體制付出代價。因為這是一個高政治成本的政治體制。實行的結果,普遍出現兩種難以克服的社會病徵。

首先是金權政治的形成。

多黨制競爭,一人一票普選制度,看似公平,但由於候選人一人面對無數選民,必須花費巨資來營造個人的知名度及形象,以獲取選民認同,攫取選票。這種遊戲規則就注定只有有錢人才玩得起,也註定只有有錢人或其代理人才能

當選成為國家公職人員,而這些有錢人一但被選上,佔據政府高位及國會殿堂,則國家完全被有錢人掌控,財閥治國的金權政治於焉形成。

這種金權政治的特色是,財閥只圖短視私利,不顧國家社會的長遠利益,因而這種民主政治實行下來,就出現資本利得越來越大,勞動所得相對減少,貧富差距愈來愈大,階級向下流動,市民普遍生活在不安焦慮中。

台灣二十多年來的社會發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自從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台灣正式踏入民主化後,至今二十多年來,歷經幾次的藍綠政黨的民主輪替後,台灣出現以下一些現象:

一、政府對企業的扣稅,逐年減少,從1992年占國內經濟活動所得(GDP)的9.81%下降到 2016年的5.40%。同時企業的盈餘,逐年增加,從占國內經濟活動所得(GDP)的29.28%上升到35.08%。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政府一再對企業減稅,讓利給資本家,如《獎勵投資條例》、《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產業創新條例》以及企業所得稅降低。

二、這段期間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平均每年為4.61%,但實質薪資增長率僅增加0.92%,遠遠落後於經濟成長率。台灣受僱者從國內經濟活動所得(GDP)分到的報酬,從1992年的51.04%降到2015年的43.97%。

三、2005年最高5%所得組所得為最低5%所得組所得的55.1倍,2018年為106.52倍。這現象很大的原因來自於政府對資本家個人所得的減免,如調降遺產稅,不課徵證券所得稅,股東繳納的企業所得稅得以抵減個人綜合所得稅等。

二十多年前我們歡呼地揮別兩蔣個人獨裁的威權治國,但卻迎來資本財團治國的金權時代。財團財富日益積累,而庶民生活每況愈下。

民主政治的另一大病徵是國家債務的日益擴大,國家陷入債務危機中,因為:

為了獲取選票,政治人物必須不斷對人民開出支票,承諾更多的福利支出,財閥會利用立法的特權,制定偏惠財團的法案,攫取國家財政。如此一來,這種日漸加重的財政負擔如在經濟成長期,國家有足夠的稅收,還可以應付。但如國家經濟陷入低迷,稅收不足時,國家就得靠發債借錢來支付。這就是實行這種民主政治所必須付出的政治成本。越是自由主義的,越是多黨民主的政治體制,就越會導致政府債務的增加,這已成為當前實行民主政治的國家難以克服的規律。

上世紀80年代西方國家在全球化的推進下,經濟逐漸脫實趨虛,實體產業外移,本國專事金融資本的投機經濟,因而導致本國就業不足,高失業率,國家稅收減少,加上人口老齡化負擔增加,以及必須滿足中產階級的高福利需求,國家財政更難支付民主政治的政治成本,導致西方先進國家普遍債台高築。先進國家負債佔全球政府總負債的70%,G20國家裡大部分是高債務的先進國,尤其美國,其政府負債佔先進國家政府總負債一半以上,其政府與民間的總負債高達全球GDP的總和。

逐漸積累的債務危機必然導致金融形勢的惡化,經濟危機因而爆發。2008年的金融危機即是此背景下所造成。美國政府為了化解這種經濟危機,採行「量化寬鬆」政策,由聯準會大量印鈔救市,但這印出的大額鈔票,有60%轉移到後進的國家,炒高了原物料、能源、糧食,造成後進國家的高通貨膨脹,人民生活難以負荷,引發中東地區的茉莉花革命。可以說美國將其國家的危機轉嫁到後進國家裡。美國解決自身的問題,繼續維持其高政治成本的政治體制,但第三世界國家卻以其國家的動盪劇變,人民的災難,承擔此種高政治成本的巨大代價。這就是當前全球的政治經濟規律,也是普世價值帶給人類的巨大災難。

普世價值帶給人類的災難,不僅止於中東地區而已,幾乎全世界都陷入這種所謂普世價值的民主政治的深淵哩。在歐洲,2010年爆發的歐債危機引發歐豬四國的街頭動盪、法國近期爆發的黃背心街頭動亂、以及歐盟各國間正如火如荼的民粹運動:在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川普的民粹崛起;在亞洲,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以及最近出現的「韓流」,香港的「反送中事件」…等等,這些都是普世價值民主政治體制下的產物。可以說普世價值根本就是全球動亂的根源。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全世界唯一沒被普世價值所蹂躪的只有被稱為極權國家的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四十年來,它一直背負著官僚、不民主的罵名,但卻在全世界經濟走向衰頹的同時,它一枝獨秀逆潮流地蓬勃發展,人民生活飛躍提升。無怪乎,研究中國的政治體制,已成當今的顯學。

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並不如其字面意義所標榜的那麼真實,這個伴隨資本主義而來的所謂民主政治體制,實踐至今已弊端叢生,難以為繼。它正帶給人們無數的災難,人們在享用它的同時,卻也不得不為它所帶給的生活困境而奔上街頭抗議,它其實是一個既矛盾又荒謬的價值。

麻煩的是,這種荒謬的價值,卻被全世界公認為政治文明的唯一模式,是「普世價值」,不容質疑。而帝國主義國家,也正利用它對全世界頤指氣使,以掩飾其侵略的面貌。更諷刺的是,因這種普世價值而受害的青年,卻不明究理地扛著這種「普世價值」的大旗走上街頭,到處衝撞,為帝國主義搖旗吶喊。

*作者為左翼聯盟中央委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