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凡觀點:被心魔擊潰的帝國

2019-04-04 05:50

? 人氣

Diego Rivera 所繪在西班牙入侵前的阿茲提克帝國《特拉特洛爾科市集(Tlatelolco Market)》部分

Diego Rivera 所繪在西班牙入侵前的阿茲提克帝國《特拉特洛爾科市集(Tlatelolco Market)》部分

墨西哥總統奧布拉爾多日前要求西班牙與梵蒂岡對五百年前侵略墨西哥道歉。這個要求雖然做足姿態,卻不會改變歷史;歐洲十六世紀對美洲的全面征服,並藉此獲得巨大資源,開啟工業革命,已成就西方翻轉自己於世界史上的地位直到今天,而印地安人再也不可能建立起如阿茲提克帝國一般強盛的文明。

如果研究史料便知,其實當1519年那艘來自西班牙不特別大的船登陸墨西哥海岸時,阿茲提克帝國的國力正達鼎盛。帝國征戰四方之弓箭手,殺傷力仍大於歐洲的槍砲,而帝國五百萬人民也遠超過西班牙船上六百多人的規模。

不到幾個月,甚至瘟疫還沒來到南美洲之前,這個強盛的帝國卻被那一小隊西班牙人滅了。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怎麼發生?其原因與阿茲提克印第安人的錯誤認知有關。

受到今日互聯網/數據科技演進衝擊的企業中,認知錯誤的情形也是很普遍的。而作為投資者,如要判斷什麼樣的企業能在科技衝擊下生存,甚至繁榮茁壯,考慮的早不該是一家企業的市場地位、或者近來的成長動能,而是企業領導層是否對此次面臨的科技挑戰有正確的認知。

在上一篇《傳產如何因應互聯網衝擊》,我講到跨國汽車製造企業在自動駕駛的演進衝擊下,有的還夢想與互聯網巨頭對拼,有的終於放棄,而與互聯網巨頭合作。其他行業的產業巨頭面對互聯網/數據科技衝擊,也有不一而足的回應。在衝擊中,儘早抱持謙虛的心態總是好的,因為就算不願意,終歸有一天也要被迫謙虛,看看通用汽車(GM)近幾年的表現即可知。

但是,在正確的心態之外,還得有正確的認知。沒有正確的認知,一家企業就算願意以開放的心與互聯網企業合作,也會選擇不合適的合作夥伴,錯過轉型的黃金時期。或者作了錯誤的投資,體質越來越弱。簡言之,就是將無用之物看成資源,將真正的資源視如敝屣。在這點上,同樣受到自動駕駛衝擊的飛雅特克萊斯勒集團(FCA),就表現出與GM幾年前花費大筆金錢投資不同的風格。

在FCA傳奇性的前執行長Sergio Marchionne於去年七月驟逝之前(有關Marchionne的傳奇事蹟請參考本文),他曾公布FCA的五年計畫。對於自動駕駛與電動車的新趨勢方面,他表示FCA的主要策略是多方接觸、多樣化合作、對多種技術有獲知管道、確保自己是AI技術發展的受惠者等,另一方面不貿然投資某些無法回頭的技術、不為實驗而耗費鉅資。Marchionne的五年計畫雖然顯示出FCA尚未清楚怎麼著墨自動駕駛的未來,但另一方面,至少FCA的領導階層知道自己不懂,以及確保正確認知是多麽重要。

FCA於2018年6月針對自動駕駛發展對投資人說明的公司策略。來源:FCA官網
FCA於2018年6月針對自動駕駛發展對投資人說明的公司策略。來源:FCA官網

但是,全球的科技革新是高速進行的。要在緊迫時間內獲得正確認知,就得直指錯誤認知會發生的關鍵原因。這時候,印地安偉大帝國被一小隊西班牙人滅亡的歷史事件,可以給予所有人重要借鏡。

當西班牙人來到墨西哥時,由阿茲提克的皇帝Montezuma、祭司、以致人民,都相信一個古老預言:文明的源頭,那一位在遠古時期教導印地安人曆法、溶冶金屬、寫了印地安人第一本書、後來成為「羽蛇神」(Quetzalcaotl)的國王,有一天將會回來重新統治世界。印地安人們傳說,這位羽蛇神留著長鬍子,遠古時統治著長得極為高大、極為強壯、可以整天奔跑不休息的人們。

印地安人崇拜的「羽蛇神」
印地安人崇拜的「羽蛇神」

因此當阿茲提克的印第安人,見到來自大海、留著鬍子、騎在馬上的、還送給每個印地安人一串綠色玻璃項鍊的西班牙人,他們都驚呆了。沒有看過馬的印第安人以為那個「擁有神聖玉之獸身人」的西班牙船長是自己的神。他們戰戰兢兢地向西班牙人要一頂頭盔,說要回去稟報皇帝「祖先戴的頭盔」。而那位戰功彪炳的阿茲提克皇帝Montezuma聽到人們的描述,立即當真。他派出祭司與使者,在西班牙人面前焚香、頂禮膜拜,像對待神一樣對待西班牙人,同時憂心忡忡,認為羽蛇神要來應驗預言,把所有人滅掉了。

就這樣,皇帝Montezuma以及全部的印第安人像嚇傻了一樣。除了不斷地殺人獻祭,祈求神寬待自己的命運,以及在西班牙人聯合那些怨恨帝國統治者的部落攻打其他的帝國從屬部落時派出使者與「羽蛇神」溝通;卻沒進行有效的戰鬥行動,也不去解決帝國內部落的矛盾。西班牙人看出印地安人的錯誤認知,便維持假象善加利用。他們總是騎著馬出現在印地安人面前,偷偷埋葬死去船員以偽裝不死之身。終於Montezuma邀請「回來統治世界的神」進到自己宮殿,種下帝國滅亡的直接因子。

當印第安人終於發現西班牙人不是神的時候,他們廟裡的神像已被推倒、皇帝被打死、貴族與戰士也死了大半,為時已晚。

  西班牙船員們被邀請進入阿茲提克帝國宮殿的情景。來源:Shutterstock
西班牙船員們被邀請進入阿茲提克帝國宮殿的情景。來源:Shutterstock

代表西方良心的法國著名作家J.M.G Le Clezio,在探討此歷史事件的著作《墨西哥之夢(The Mexican Dream)》曾表示,當時那個西班牙船長Hernando Cortes根本不能算是英雄,在歐洲他就已經是一個愛騙人的地痞流氓,受到文藝復興時期馬基維利霸術教育以及個人主義的薰陶,用詭計與欺騙征服中美洲。

但是,若暫時將人道關懷放一邊,難道阿茲提克滅亡的原因,不也是印地安人頑固地抱持錯誤認知?

印地安人之所以如此堅信這個「羽蛇神」的傳說,與形塑他們所有生活的宗教信仰有關。這個宗教信仰,恐怕是印地安人有歷史以來,某些開國統治者為了嚇唬敵人以及統治臣民,配合人性需要,所發展出來的。這樣的宗教信仰形成了印地安人的世界觀與價值觀。

比如阿茲提克帝國的統治者,其實是相較其他印地安部落,最晚由北方沙漠地區遷移過來的一支。這支遊牧的印第安部落,為了能獲得其他農業部落允許定居,而替其擔任傭兵。一但定居下來,部落領導層便開始進行思想改造。他們焚毀能找到的所有關於自己遷居前的歷史書以竄改歷史。在新歷史中,他們是神的選民,祭拜的戰神為眾神之主。為穩固統治階層,他們以新宗教為基礎制定法律。為擴張勢力,他們以各種宗教儀式催眠族人產生戰無不克的心理。也是因為這樣,這個原本連家都沒有的部落,經過三百年,終於征服中美洲所有部落,成為阿茲提克帝國的統治者。

而有關「羽蛇神」的傳說,雖然應該不是如西班牙的傳教士所說,是「魔鬼的朋友」,卻同樣可能是某些印地安人的歷史事件造成,只是過於遠古而尚未可考。一位叫Quetzalcaotl的國王可能真的存在,其統治的部落可能很強盛,而或許當時有人出於統治的考量,想藉由其死後的影響力,製造這樣的傳說,而當時人們的思想傾向很容易接受這樣的傳說。

然而,一代又一代統治者接位、死亡、繼位,過了幾百年,利用著祖上創建的「真理」維持統治集團利益與社會穩定的後輩統治者,恐怕已經忘記最初這些傳說與神話怎麼被建構。他們也忘記儀式真正的功能以心理居多,忘記自己的人民不是選民,自己並不是「半神」。就這樣,統治者相信祖先建構出來的思想體系,同時也接受此思想體系的陰影:有一天長鬍子的「羽蛇神」將會回來統治世界的預言。

如果以現代的話語說,就是阿茲提克統治者相信了自己說的「胡話」(believe in their own bullshit)。信仰這些胡話對於先前國力發展很有幫助,但是在遇到不受其思想制約的外來衝擊,卻可能掉進思想陷阱而為人利用。再加上其社會長時間不允許多元思想,以致沒有人民敢質疑統治者的錯誤,或者是質疑也不為統治者知道,造成整個族群的毀滅。

上述情境,也程度不一地可以套用在不少企業上,尤其是長期具有市場壟斷地位的產業巨頭,以及一些成功的家族企業。因為這樣的企業通常有非常強勢的領導階層。

成功企業往往是因為找到一種致勝模式後,以強化此模式為目標,設計組織結構、優化企業流程、於組織內形塑明確價值觀。就算領導者非常清醒,知道環境會變遷,也願意在衝擊來臨時作出反應;但仍很難避免,隨著長期的成功所形塑地無以名狀的思想制約,使他們對衝擊產生錯誤的認知。

而如果企業領導者在組織中的地位與權力,正來自已經不合時宜的思想制約時,改變將更加困難。對這些身經百戰的企業領導者們來說,放棄這樣的思想制約不只等於由組織中退休,還挑戰他們的自我價值與自我定位。但是,錯誤認知所造就的投資、合作策略、組織改造、挖角人才,終將在日後呈現出真實的影響,後果並由此企業的眾多員工與資本市場投資人一同承擔。

當西班牙人屠殺阿茲提克帝國皇宮內的貴族與人民 – 這是歐洲征服美洲史上最黑暗的時刻,印地安人終於群起反抗,已成為魁儡、被西班牙人銬著的皇帝Montezuma依照指令要印地安人民不要反抗時,他的大將終於敢對這個曾經是「半神」一樣的皇帝說:「主人,我們被您與您子孫的厄運折磨得多麽慘啊!我們得讓您知道,我們已經推舉您的一位親戚作為新的統治者了。」一家企業的命運,當然不至於如阿茲提克帝國一樣慘烈。投資人的損失也總有機會再賺回來。然而,既然人與人決定性的競爭往往來自人對思想制約的突破,歷史總是可以給予我們一些教訓的。

*作者為成長於台灣,歷練於華爾街與北京之專業投資人,曾參與互聯網創業。畢業於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意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