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胡一天專欄:區塊鏈還是原型(prototype),市值是人們對概念的投票

2019-01-25 05:50

? 人氣

作者認為,區塊鏈仍處在早期階段,發展空間還很大,但他也是雙面刃,懂得利用區塊鏈金融會讓新創團隊提早嚐到財富效應的甜頭,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Peshkova via Shutterstock)

作者認為,區塊鏈仍處在早期階段,發展空間還很大,但他也是雙面刃,懂得利用區塊鏈金融會讓新創團隊提早嚐到財富效應的甜頭,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Peshkova via Shutterstock)

2017年區塊鏈與虛擬貨幣市場充斥著投機行為,這是事實。凱因斯說過,在不穩定的經濟中,投機壓過企業(”in an unstable economy, speculations dominate enterprises.”)。

區塊鏈技術太新,太多人想要建立新經濟秩序,太多人自以為有機會成功而躊躇滿志。群雄並起的亂紀元,本來就高度不穩定,這種狀態本身就相當投機。

區塊鏈項目的估值,目前看起比特幣第一、瑞波與以太幣持續爭奪第二,很大程度上比特幣一直穩佔市值第一位,是來自於先行者的品牌效果,許多後起之鏈都有可觀之處。在明顯分出高下之前,這些項目的市值排序將會持續波動。市值是否充分反映了價值?我認為沒有。

雖然可以看節點數、用戶數增加、地址增加來評估,也可以看每天量價格技術指標。但這些都是短線因素,最終仍須回到比特幣本身能服務什麼樣的工商行為,或是他的存在能讓什麼樣經濟或是政治行為能被創造出來,而且是在既有體系做不好或是做不到的。

目前所有區塊鏈項目只是原型(prototype)。現在的市值,都只是人們針對概念在投票。

MIT金融大師羅聞全(Andrew Lo)教授曾提出STOC(Security Trading of Concept)的概念:如果股票市場上可以存在「概念股」,能否進一步將產品原型、甚至設計概念,包裝成證券,讓市場透過交易為原型概念排序,從而判斷該商品服務是否值得投資?

這其實是市場調查focus group的變體。例如消費品,化妝品、時尚名品,這些廠商可以利用這種「市場民主」的機制,來決定如何看待新設計,透過讓power user投票 – 投鈔票,來為偏好排序,再決定生產什麼商品。

如果認同這個STOC的概念,我們能否將其延伸應用到公共品(public goods)的領域?當然可以。

大數據驅動的互聯網保險,能否令風險管理更靈活敏銳?
大數據驅動的互聯網保險,能否令風險管理更靈活敏銳?(取自網路)

互聯網本身就是一種全球公共品。它原本是美國DARPA的研究項目,確保通訊網絡不會因爲核戰而癱瘓的研究計畫,相關基礎建設的原始構建成本,早已被美國龐大的國防預算吸收。早期互聯網協定多半為工程師與科學家為解決通訊問題所設計的小程式或軟體套件,設計原則並非著重在面向一般大眾與企業的實際需求。

由於互聯網技術的持續發展與互聯網巨頭企業的競爭策略,使得這些服務(電郵、搜索、社群媒體)有了準公用事業(quasi public utilities)與全球公用品(global public goods)的特徵,造成應用服務的價值被集中體現在巨頭的股票市值上,支持其平台服務的基礎協定的價值反被壓縮。

說穿了,就是用創新搞壟斷。愛迪生就是這樣發跡的。

信用,貨幣,甚至更廣義的金融市場基礎建設都是全球公共品,利用互聯網技術,理論上這些公共品運營商可以提供服務給全世界所有人。這類公共品的建設成本很昂貴,但建成後讓人參與的邊際成本幾乎是零。

如Scott Barrett教授在《合作的動力:為何提供全球公共產品》一書中指出的:某些重要的全球公共品的持續供給需要的不一定是融資,而是相互制約與協調。通常最強大的國家具有提供全球公共品的強烈動機,雖然這些強國的領導才能常常不足,但參與是必須的。

因為不存在產生不同社會所需的全球公共品的國際制度,在缺乏有效的超主權世界政府時,全球公共品的提供仰賴自願。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在全球範圍促進有組織的志願工作與國際合作。ICO正是一種可能方式。

各種加密貨幣的市值,似乎隱約在告訴我們,這些加密貨幣、區塊鏈項目所賴以融資的各種分布式技術、通證經濟、治理架構等等,隱含著市場對形形色色的、建立在爭取被建造的全球公共品之上的政治、經濟、社會行為所能創造的未來,已經透過ICO投下的信任與不信任票。區塊鏈項目的市值,就是市場對這些未來的原型的偏好排序。

 

這些排序因為參與者不足,有受大戶操縱之虞,加上太多短線因素,不能說是完全客觀,但市場有排出一個順序來,是真實可見的。至於這些排序能否催生國家政策與投資決策的改變,本來就是一個經濟學上的老問題:公共選擇(public choice)。

互聯網技術發展證明了,公共選擇是可以被影響與形塑的。公共選擇能否極大化福利,公共選擇的運作機制能否不被有心人濫用,至少目前為止,答案是否定的。這仍然是人性。

嚴格說起來,沒有比特幣就沒有以太坊。以太坊創造了一個新型態全球眾籌市場,價值顯然很大,能夠創造很多財富效應,這樣的價值創造模式究竟是否可持續發展,仍在未定之天。

很多ICO眾籌項目的共通點在於具有全球公共品的屬性(例如創造新的維基百科)。以打造多中心化新服務為資金用途,透過ICO機制所發行的「功能通證」(utility token),其實類似於「建設公債」-- 只是發行方不是政府,而是想建立互聯網新秩序的邊陲精英。

將這類功能通證整改成證券型通證,承認項目方為了持續提供用戶激勵以獲取流量的各類「公開市場操作」,本質與上市公司回購股票、派發股息並無區別。這些操作又會影響市場預期與信心,進而改變市值排序,增加區塊鏈項目持續發展的存活率。但如果操作失當,項目方就可能像歷史上超發貨幣、信用破產的政府一樣,終究會崩盤的。

區塊鏈項目與虛擬貨幣需要適當的機構與制度設計(institutional design),讓目前幣鏈圈多中心化、無序發展、野蠻生長的生態系,變得有秩序、有組織一點。這就不只是密碼學、金融學的問題,而是政治經濟社會學的問題。

就像當時美國獨立的二大黨派,聯邦黨人主張中央集權政府發展工商,民主共和黨人代表農場主、小地主的利益,希望少繳稅,融資暢貨,政府輕徭薄賦少來擾民。兩派鬥爭透過許多變貌,延續到現在。

在鬥爭過程中,美國貨幣制度也曾經高度不穩定、有非常多不可靠的貨幣在競爭。但美國令人欽佩之處在於,儘管混亂,美國社會仍能演化出足夠的制度和機構來管理金融市場,將這些盲動投機的能量導引到創辦實業、服務工商的正軌,但又明智地保留投機致富的空間。

相比之下,區塊鏈金融體系目前缺乏強健的制度與機構設計。光看比特幣,硬分叉,礦工內鬥之外,還有核心開發社群的分裂。比特現金硬分叉事件所造成的動盪,損人不利己。

區塊鏈仍處在早期階段,發展空間還很大。但區塊鏈發展是透過準金融屬性的加密貨幣來體現。因為加密貨幣有行市、有買賣,讓新創團隊增添了可運用的資源,也加重了風險管理的負擔。

這是一把雙面刃。懂得利用區塊鏈金融會讓新創團隊提早嚐到財富效應的甜頭,若耽溺其中,不求上進,只關心幣價,不關心發展,那新創團隊等於一發幣就死了,他們除了錢以外什麼都沒有,他們只有概念,原型無法商轉,再多虛擬富貴也是過眼雲煙。

有很多團隊審時度勢,善用有利局面募資持續發展,沒有拿去買跑車或內鬥。市場不應把這些真正的邊陲精英與不肖之徒混為一談。跟風炒作的人非常多,利用人性弱點圈錢的不靠譜團隊也很多,但還有很多認真研發、實事求是、努力商轉的團隊,市場正在汰弱留強,我們就是要把這段時間走過。

央行用區塊鏈技術發行數位貨幣是否會影響金融體系創造信用的能力?
用區塊鏈技術發行數位貨幣是否會影響金融體系創造信用的能力?(取自網路)

現在一些想設計制度、建立機構的人,是一群在區塊鏈出來以前的「老人」。這些人往往具有華爾街或跨國企業的經驗,或是上一波、或是上兩波在互聯網早期發展時代累積財富的精英,想利用對既有傳統金融、工商業、互聯網新技術的理解,試圖建立制度與組織,企圖控制比特幣。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在金融業與資本市場經驗豐富,理解自律發展管理的重要。

儘管如此,許多區塊鏈新創企業仍然相對缺乏領導統御的完整制度。有些幣鏈圈陣營看起來似乎有組織,實則未必。

組織制度發展如果順利不斷演化,有朝一日,比特幣、以太幣可能會演化出類似現在的美元金融體系。這個過程會有很多難關,區塊鏈金融體系要持續發展,需要順利攻關,我們現在只看到一些苗頭而已。

源鉑希望推進這樣的長期演進:利用互聯網分布式技術與治理模式創造出未來的美元,進而透過主導這些技術的組織,創造一個更多中心化的新經濟。

源鉑這個品牌名稱的靈感來自星際大戰。Kyber 水晶可以製造光劍,也可以製造死星雷射砲。絕地武士訓練徒弟製作光劍,徒弟必須先找到自己的Kyber水晶。一旦選定,水晶受到原力光明面的影響,絕地光劍會自然呈現藍綠等顏色;而西斯因為要以黑暗原力壓制Kyber水晶,導致西斯光劍總是發出血紅色的光芒。

因此,我借用Kyber的中文諧音,將公司命名為源鉑:源,「為有源頭活水來」,討個財源廣進的好口彩;鉑,就是白金,是很多化學反應的催化劑。源鉑自詡成為財富的泉源與新創的催化劑;The source of wealth and the catalyst of creation。

這含有「師傅引進門,修行在個人」的期許,也象徵著金融與科技的雙面刃特質。金融和科技都可以給人巨大力量為善,也可以放大人性的貪婪和恐懼為惡。

紐約哥大的一位經營對沖基金的教授常說:金融非關道德(finance is amoral),科技亦復如是。金融與科技都是工具,是達成目的之手段,人類應該去控制金融與科技,而不是反被其控制。

源鉑希望秉持初衷,投資發展新創企業,創造價值並賺取利益,我們看到了區塊鏈這個機會,但我們更關注的是互聯網科技、互聯網金融,以及其中衍生出來的更多新機會。

源鉑不可能掌握所有機會,但我們盡力掌握能掌握的,在過程當中厚植實力,培養人才,持續促進我們投資與合作的企業順利發展。「謙沖自抑、莫忘初心」,就是這個道理,也是為什麼我選擇這個領域。只想賺錢,金融市場有太多方法,何必選擇這條比較難走的路呢?

謙沖自抑,莫忘初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