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小學生出門抓青蛙失蹤,11年後卻成一堆白骨…韓國驚天懸案真相,竟是來自鄉民爆料?

2019-08-27 17:30

? 人氣

1991年3月26日,韓國大邱市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失蹤案,震驚全韓國人民,早上開開心心出門到附近山裡抓青蛙的5個孩子,一直到晚間9點都尚未返家,他們的家長心急如焚、趕緊報警處理,此事件甚至獲得總統盧泰愚的關注,下令擴大搜查事發地點臥龍山,最後卻毫無所獲,11年後,孩子們的屍骨才被發現,他們血肉早已腐蝕殆盡、難以辨識,此事件被稱為「青蛙少年事件」,與華城連環殺人案、李亨浩綁架案並稱「韓國三大懸案」,並在1992年和2002年以此案件為原型翻拍成電影《回家吧青蛙少年》、《孩子們…》,也因此引發大眾關注,究竟5位孩子為何會無辜被殺死,犯人至今仍逍遙法外?

以為小孩玩到不知道回家,沒想到竟是一樁恐怖殺人案…

當天是韓國的議會選舉,大人都放假去投票,而在大邱廣域市某村莊的6位城西國民小學同班同學結伴到其中一名男孩趙浩然家玩耍,不一會兒就被哥哥嫌吵、要求他們出去外面玩。

因此,約早上9點左右,他們就決定去附近的臥龍山抓山椒魚(後被媒體誤傳為抓青蛙),然而,一名男孩金泰然沒有吃早餐,聽媽媽的話回家一趟,並說好再去與他們會合,其餘5名男孩就這樣手裡提著鐵桶、木棍,興高采烈得出發前往臥龍山,可是這竟成了彼此最後一次的道別,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了…

來到傍晚時分,這個本該是吃晚餐的時間,家中的父母親卻依然盼不到孩子回家,驚覺不對勁,先行到臥龍山附近找人,隨後報警尋求協助,由於當天為選舉日,警方沒有將心力花在尋找失蹤小孩的下落,起初還將此事視為「集體離家出走」沒有太過重視,直到接近凌晨才展開搜索,不過找了幾個小時,卻不見孩子的蹤影。

警方、大眾關注沒有喚回5名孩子,反而是一連串的失望、落空!

隔天,警察開始在事發地點附近尋找目擊者,第一名目擊者是其中一名失蹤孩子趙浩然的哥哥,在昨天9點多,他騎著自行車經過臥龍山,有看到這幾名孩子,並問他們:「你們要去哪裡?」,這群小孩子就回答:「我們要去抓山椒魚啊!」因此,他也就不以為意地離開了。第二位目擊者則是在附近工作的廚娘,也在差不多的時間點,看見這5個小孩鬧哄哄地往山裡走去,甚至有名目擊者說到,自己在中午12點經過臥龍山附近,還有看到他們在山的入口處。

當時的總統盧泰愚也相當關心此案件,下令全國求助搜查,同時約32萬警力進入山內大規模搜查,媒體也開始接連報導,韓國電視節目《我想知道那件事》(그것이 알고 싶다)在1993年撥出此事件後,更是引發大眾波濤洶湧的關注。除了調派大批警力,同時印發2億張傳單、懸賞金額已達到4200萬韓元 (約台幣113萬),就是希望全國人民能夠積極協助,還有人將這5名失蹤的孩童的模樣印在電話卡、香菸盒、明信片、兒童漫畫等上面,然而,即便孩童父母們和後援會東奔西跑,希望盡快找到孩子們,無奈時間流逝,依舊沒能找到他們的下落。

韓國媒體大肆渲染之下,開始出現不少來自四面八方的誤報,說自己有看見這幾名男孩,其中還有小孩惡作劇打電話給其中一名失蹤孩童的媽媽,甚至傳說接到一名年約30歲的男子打來的勒索電話,不過依照其要求到了指定地點,卻不見那名男子的蹤影,種種行為無非是再次重傷了被害者家屬的心靈。

11年後再見到孩子,竟成了5具腐屍…

直到2002年9月25日,警方接到一通匿名電話,對方表示在臥龍山半山腰發現了5具遺骸。後來,他們循著指示搜索,果真在半山腰發現了5具屍骨堆疊在一處山谷內,僅距離受害者家裡300公尺的地方,過去32萬警力搜查了大半年的案子,一下子就被登山客發現,實在令人匪夷索思…

有人推測在事發當天下了一場大雨,地面上的痕跡幾乎被雨水洗刷掉,而嫌犯應熟悉山勢,深知這個山谷人煙稀少,才將屍體埋藏在此處。

時隔11年的夏天,下了好幾天的豪大雨,導致臥龍山土石鬆動,這才暴露了5具孩童的屍骨及衣物,有幾名小孩的衣服被綁在一起,站在第一現場的警方懷疑這是因為孩子迷路、失溫致死的,不過受害者的家屬立即打臉這番說詞,「小孩在那裡土生土長,相當了解臥龍山的地形,放假時常常會去那裡遊玩;晚間的時候,那裡燈火通明,他們有能力找到回家的路,最後,那群小孩如果是失溫死亡,為什麼會埋在土裡?」

後來經法醫證實,這次事件確實是「他殺」,從遇害的其中三名男童禹哲元、金鐘植和金榮奎的頭顱上,由於洞口較大,法醫排除是彈孔,而是認為是被尖銳物穿刺的痕跡,其餘兩人趙浩衍與朴燦仁因為屍體風化較為嚴重,已經很難看出完整的頭顱,推測是「窒息而死」,且所有人的手上都有防禦性的受傷痕跡。

青蛙少年草草結案,在13年後因一篇貼文重新引發關注

在2006年,「青蛙少年事件」的公訴時效已經滿期,就在人們逐漸淡忘此事時,某天韓網上貼出一篇文章,該名男子聲稱自己認識兇手,但是對方已經死亡,由於他的阿姨曾與兇手妻子住在同一間療養院,聽過阿姨轉述她說過這一整段故事,並且爆料給一名姓李的記者,最後不知什麼原因沒有讓大眾知道,他很後悔當時沒有報警。

他寫下了事的經過: 「那對夫妻是住在臥龍山區內部的一戶人家,有一名智能殘障的兒子,有一天,爸爸帶著兒子一起去修狗窩,兒子將家中養的大型獵犬的狗鍊解開後,牠立刻奔向了剛好經過的那5位男孩,將其中一名小孩咬死了。爸爸為了替孩子掩蓋犯罪,將其餘四名拖進家中殺害,以便封口,最後埋藏在那個山谷。由於當時警方的搜查已經往一個奇怪的方向進行,所以夫妻就帶著小孩逃離那裡了…」

後來有記者親自去療養院確認,很可惜沒能採訪到當事人。法律終究還是沒能還給這5名男孩和其家屬一個公道,原本要在嫌犯找到之後,才要為他們辦喪禮的家屬,決定在2004年3月26日舉行喪禮,除了被害者家屬外,同校的師生幾乎都來送他們最後一程,其中一名學生代表哽咽地說道:「如果這些前輩還活著,他們會發揮他們最高的聰明才智,去實現他們的夢想……不知道他們向我們的母校哭喊了多少回。」

青蛙少年事件的受害家屬期望未來不要再有類似的案件發生,也請求政府為全韓國人民的安全著想,制定完善法律,來制裁這些犯罪者,並替受害者討回公道。韓國政府也在社會輿論、大眾抗議之下,在2007年修改了《韓國刑事訴訟法》,將公訴期限延長至25年,最後又在同為三大懸案之一的華城連環殺人案的催化後,法院決定將殺人案的公訴時限改為永久追溯。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