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興隆專欄:創新科技加速「去中心化」的未來?

2019-08-28 07:00

? 人氣

從億萬富豪轉換成為慈善家的比爾蓋茲,念茲在茲的事情是,世界上有超過45億人口生活在露天便溺或使用不安全衛生設備的環境下生活。(資料照,圖/綠學院提供)

從億萬富豪轉換成為慈善家的比爾蓋茲,念茲在茲的事情是,世界上有超過45億人口生活在露天便溺或使用不安全衛生設備的環境下生活。(資料照,圖/綠學院提供)

3D印表機是21世紀初期的科技創新發明的代表性產品之一,不知各位是否想過如何應用這機器協助改善我們的生活?或許就像最初的網路一樣,在尚未找出其商業應用模式前,泡沫化是過程的必經陣痛。然而,美國太空總署早早就把點子放在3D印表機了,他們要列印的是房子。更確切的說,他們要列印的是使用月球或火星上的既有資源,利用3D印表機列印出太空人未來停留所需之居住圈。想想這也合理,要由地球運送材料到外星球去建造人類的棲所,成本實在太高,何不就地取材呢?美國太空總署自2015年起啟動了這個多年期總獎金315萬美元的「3D列印棲所挑戰賽」(NASA’s 3D-Printed Habitat Challenge),並於今年(2019)中選出了優勝隊伍。

這個事情背後的意涵深遠。想像一下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透過低廉的勞動成本,讓MIT的產品成為發行全球的最佳代工廠,也因為如此,台灣開始累積資本,轉型產業由輕工業到重工業到高科技產業,奠定了現在台灣經濟的基石。相同的場景,類似的模式,隨著台灣勞動成本的不斷提高,人力密集產業外移,先是到中國大陸,讓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之後是到東南亞的越南,乃至於印度或未來的非洲。這種產業的全球化移動近似“逐低勞動成本而居”,對開發中國家而言有其價值,也就是幫助了開發中國家透過這個全球化的商業模式累積資本,建立底氣進而有機會調整國家體質,取得邁向已開發國家的入場卷,雖然,有點諷刺地,最近的美中貿易戰,中國對於被認定為已開發國的榮譽是敬謝不敏(當然,我們的經驗也顯示,這過程中我們相對付出的代價也很高昂,如環境的污染)。

3D列印的技術可非常量身訂做模型
3D列印的技術可非常量身訂做模型。(圖,資料照)

上述描述的過去,不牽涉到3D印表機。上述的描述是一個開發中國家過渡到已開發國家的一種全球化模式。然而,當3D印表機有機會幫你列印出房子…或者,保守一點的說,一雙名牌球鞋或一件名牌汗衫,這究竟會對上述的全球化分工模式帶來什麼衝擊呢?我的想像是如此:我上網去買球鞋,我可以在名牌運動商品店選擇我要的款式,還可以自由客製化自己專屬的鞋款,只要名牌的logo保留,確認是可以炫耀的名牌即可,這雙全球獨一無二的名牌專屬鞋款,不用快遞送達,只需結清之後,取得一組條碼,之後,可能到便利超商或任何指定的實體店面,輸入條碼,3D印表機自動列印出這款鞋子。未來商品販售的不盡然是實體物品,交易的標的是代表物品的條碼,物品的取得透過3D印表機。換言之,企業將不再有物流倉儲的控管壓力,下單多少印多少。所有的交易與產品的取得都發生在同一區域。世界不在需要世界工廠。

世界工廠,這條曾經是帶領開發中國家過渡到已開發國家的橋樑,因為21世紀的創新科技而可能消失了,那還沒到橋這邊的國家怎麼辦?機會之窗很有可能被科技的去中心化關閉,那麼對這些國家而言,科技帶來的另一扇機會之窗又會在哪裡呢?

事事都是一體的兩面。比爾蓋茲,從億萬富豪轉換成為慈善家。他念茲在茲的一件事情是,世界上有超過45億人口生活在露天便溺或使用不安全衛生設備的環境下生活(附帶一提,這是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 6衛生與潔淨飲水)。

對於把日常生活使用抽水馬桶當作理所當然的我們,很難想像世界上竟然有比現有人口總數還多過一半的人們,生活在我們完全無法想像的世界,更別提我們已更近一步的在意享受免治馬桶的便利性。抽水馬桶是需要連結到下水道系統或至少化糞池,也需要有自來水系統的充分供水,也就是,兩項最底層的民生基礎建設:自來水與下水道系統。對於一個缺乏有效治理的國家,這兩項基礎建設幾乎無法存在。此時,「去中心化」的優點便成了人民的機會。 比爾蓋茲的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在2011年提供獎金,開始了一項「廁所再發明挑戰」(Reinvent the Toilet Challenge),目標是設計出不需自來水與下水道系統就能獨立運作的廁所,換言之,是沒有水的“抽水馬桶”,同時,確保使用者的衛生安全,能消毒殺菌。這樣的產品,將是科技創新透過去中心化解決問題的一個示範。在台灣呢?自來水是一個例子。我們日常的自來水系統,也是整合了「中心化」與「分散式」的兩套模式。對於自來水的安全性,我們永遠在問一個問題

“How clean is clean?”(多乾淨才算乾淨?)台灣高科技產業用的水最乾淨,乾淨到比我們喝的還乾淨,為的是維持產品的良率。至於我們喝的水要多乾淨,反映在我們的飲用水水質標準的訂定。這標準的高低由我們可以接受的風險決定。另一方面,想想看,自來水真方便,洗臉、洗菜、上廁所用它;洗車、澆花、消防救火也用它。這麼廣泛的用途,太乾淨了,澆花、洗車嫌浪費,不夠乾淨,又怎麼能洗臉、洗菜?所以,自來水公司提供符合法規的自來水,但每個用戶端如果對「乾淨」有更嚴格的定義,可視其需要決定是否加設淨水設備。這樣的「中心化」與「分散式」組合對水資源的使用,是有成本效益的。

在過去,人類由採擷的狩獵人生,因著農業革命進入到集中式的生活,進而創造文明。想想我們自己一天花多少時間去思考,又花多少時間去生產食物?如果不是集中式的生活與專業分工,單靠狩獵人生的分散式生活,無法空出多餘的時間去解放我們的大腦,創造偉大文明。集中式的生活曾經為人類文明帶來極大的助益,而我們即將面對的未來,可能是由集中式的現在,再回到去中心化的未來。

*作者為國立高雄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教授/創新學院院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