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如果每個人都留一手,社會如何更好?

2016-08-19 08:30

? 人氣

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長期關心台灣的永續發展與競爭力。(陳明仁攝)

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長期關心台灣的永續發展與競爭力。(陳明仁攝)

隨著年齡增長,利他範圍擴大了,我會思考我周遭的人,需不需要我提供服務?更重要的是:我能不能更努力,使整個社會、人類未來的發展更好?能不能有不同的思維、突破性的想法,為整個社會、世界創造價值,做出實質的貢獻。

當你愈來愈有用,必須有兩個基本思維:第一是觀察「社會需要什麼」;第二是「建立利他的能力」。利他就是利他人的需要,社會有需要,就利社會的需要,如此不斷循環。

我的座右銘:「挑戰困難、突破瓶頸、創造價值」,基本邏輯就是為了創造價值。有瓶頸,價值就無法實現。要突破瓶頸,一定是困難的。我們的文化有「留一手」的陋習,擔心把看家本領都傳授給別人,別人會不會凌駕、超越自己,成為自己的勁敵?但回過頭來想一想,如果每個人都留一手,社會如何站在你的肩膀上,更上一層樓?

我們應該不留一手,不斷挑戰困難,增進能力,朝既定方向不斷學習。有突破瓶頸的能力,慢慢就能創造出新的價值。

有價值的東西,往往是新的。因為舊的東西大家都會了。以經濟學的供需關係而論,舊東西自然貶值;想要增值,就得創造新的價值。所謂的「新」,哪怕只是一點點的新,最好是「借重原來已有的東西為基礎,突破一個小瓶頸,就能創造出很高的價值」。所謂的「一點點」,就是要有觀察力,要能體驗,不斷思考;若別人這樣做無法突破,就記取他們的教訓。有很多教訓不一定要親自體會,社會上發生很多問題,都可以做為參考。

青年提問

青年:在開創宏碁的前後,您的小確幸是什麼?

Stan哥:我在學生時代,每天上下學之餘,就幫媽媽做生意,覺得日子過得很愜意、很滿足,對當時的我而言已經是大確幸了。確幸大小的看法因人而異,也經常由外界來定義,而且大小是相對的。我三歲多爸爸就過世了,媽媽給我滿滿的愛,這是不是確幸?

記得我當兵時,一個月的薪水花不到幾百塊,我還有多餘的錢可以存下來。因為我不抽菸,部隊配發的菸,我拿來賣給同僚,多了幾百塊的收入。我的物質欲望不高,覺得這樣生活就很滿足。第一次就業時,不斷有機會學習新的經驗,從研究發展、製造、採購到業務,十分忙碌,也常常出國,尤其到矽谷讓我見識了很多。下班回家跟太太打羽毛球,我自己覺得很小確幸。

我不愁吃穿,物質生活對我來說,已經很足夠。但有很多人十分講究吃穿,有了名牌還要追求更名牌,永遠覺得不夠。

在我打算創業時,接觸到微處理機,心裡明白二次工業革命風潮將起。第一次工業革命,華人沒有跟上;既然知道二次工業革命浪潮即將來到,我更要盡最大力量,貢獻台灣。沒想到我一提出這個想法,竟得到許多年輕朋友附和,大家都有企圖心和使命感。

以前大學生畢業大多往美國發展。我畢業後,台灣剛好有一些比較具挑戰性的工作,很多受過工程教育的年輕朋友,尤其電子工程師,很願意接受挑戰,肩負使命,不希望做歷史的罪人。這個帽子很大,但大家欣然接受。我年紀只比他們大一點,尤其交通大學的學弟,大家都認識,即使不認識,後來也培養出一起打拚的情感。

在打拚的過程裡,只要有一點進展,我們就覺得滿意。先訂下一個目標,不要因為過度期待而常常覺得不滿意。我們一步一步打拚,規模愈來愈大。我媽媽一直認為:「為什麼要搞那麼大,承擔那麼多風險?」她看到社會上很多倒閉風潮,怕我承擔不了,每天叼唸不停。

可是我身不由己。組織那麼大,那麼多年輕朋友願接受挑戰,我是搭舞台的人,不能說抽身就抽身。不過我有「不打輸不起的仗」的原則,面對不同戰役,屢敗還是屢戰。

宏碁面對經營變革曾經「再造」過,現在正進行大規模的所謂「三造」,這在高科技產業是很大的挑戰,一不小心,很多公司就這樣消失了。宏碁已屆四十週年,算是資深的高科技公司,非常不容易。我們衷心希望年輕朋友有共同的目標,接受挑戰,展現企圖心,一棒接一棒,能夠受到國家、世界的認同。

青年:如果不要安於小確幸,如何追求大夢想?

Stan哥:我剛剛談過我的人生價值,就是:怎麼讓它有用,更有用,對社會更有價值,這是我的基本信念。為什麼退休之後,我反而做更多事情?我認為:沒事也是活著,挑戰也是活著,不接受挑戰,會過得很無聊。試著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問題。

現在回憶我創業時,市場不存在電腦這個詞,大家也不太懂。如何一步一步慢慢成長,被大家接受?一九九○年代宏碁在國際化的過程中,有段時間,我在國外媒體出現的頻率,竟然高過李登輝總統。這表示如果有企圖心,我們就有改變世界的能力。

我們要改變的世界,可大可小,大到全球,但實際上沒有人能改變整個地球;小到家庭,也是改變一個小世界。要改變世界、讓世界更好,是每個人都可以不斷追求的目標。改變不是一蹴可幾,而是漸進的,從挑戰、改變的過程中得到的喜悅,就是幸福感、成就感。

自我肯定很重要,做出實際的成績時,不管周遭朋友或是社會,自然會認同你。像我現在走在街上,常有不認識的人給我肯定、鼓勵,我就會覺得我的人生很有價值。

青年:為什麼不打輸不起的仗?

Stan哥:我所謂「輸不起的仗」,是輸了就不能再打,等於Game Over,那就完了。歷史上常常有「不成功,便成仁」的說法,「成仁」是犧牲生命。我不太談「革命」,在人類演進的過程中,革命是不得已的手段。

如果革命因一個人的犧牲而成功了,那非常值得;但如果犧牲以後,士氣受到打擊,甚至後繼無人,這樣的犧牲就非常不值得。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要看得比較遠,比較大;如果縮小範圍,我覺得當然不能成仁,因為只要我活著,就可以做更多事。

作戰,最重要的是能持續打下去,因為都是為「未知」而戰,不可能有絕對的把握,所以作戰前要思考兩種情形:一是戰役輸了,我盤算過我可以接受;第二是打到一半,我發現留得青山在,才有本錢繼續往前打,那這場戰該撤就撤,該放棄就放棄。

要追求大夢想,沒有小確幸當基礎是不行的。可先以小確幸做基礎,然後要更有企圖心。

欲望要適度克制,企圖心則相反,好還要更好,不斷地,在這個過程裡訓練自己、累積經驗。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天下文化出版《Stan哥的青春12堂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