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買房還是終生租房?在蛋黃區跟市郊房租一樣的瑞典,人們的選擇是...

2016-08-19 10:07

? 人氣

有個朋友在公賣局當店長,他和店員們都受過扎實的品酒訓練。喜愛品酒的他最期待每次公賣局引進新酒,因為他們「必須」一一品嚐分析,學習這些酒的特性。當客人和店員形容他們想找什麼樣的酒,或是在煩惱搭配晚餐菜色的宴客酒時,店員們才能給他們專業的諮詢。不過這些公賣局店員不能在非必要的情況下推銷某個廠牌的酒,也不可以勸客人買更多的商品,店內更處處張貼了提醒客人適量飲酒的訊息。

每次走進書店、打開電視,我們總會看到許多教人如何「成功」,或是描述人們實現「美國夢」的勵志故事。然而我們卻很少聽到人們說「瑞典夢」或「德國夢」的故事。

其實瑞典也有所謂的「瑞典夢」,幾年前瑞典有一則電視廣告,很簡潔扼要的呈現了瑞典夢和美國夢在本質上的差異。

和自由市場唱反調的力量

這是一則瑞典酒類公賣局的廣告。因為體質和文化因素,對酒精的依賴和濫用,長久以來就是歐美社會特別頭痛的社會問題,每個國家也各有應對的方式。來到瑞典,很快會發現這裡的酒出奇的貴,這是政府對酒精課予重稅的結果。此外在瑞典一般的超市和商店裡只能買到濃度非常低的酒,如果想要買「真正的」酒,必須去瑞典國營的Systembolaget(公賣局)購買。

在前述的廣告裡,公賣局專程從美國的頂級諮詢公司請來一位銷售專家,這位銷售專家走進公賣局的店面巡視一圈後,搖搖頭說:「你們的店面要大改特改。首先架位的動線要改變,把利潤最高的產品放在客人動線上最明顯的位置,然後定期和不同酒商合作促銷,在各個角落放上大幅廣告,在出口結帳處也應該放上吸引眼光的折扣商品,不應該放過任何可以激起人們的購買欲望的機會……」他講得正起勁的時候,公賣局的經理揚起手打斷了他的話。經理以溫和而堅定的態度說:「抱歉,在這裡我們的做法不一樣。」接著這則廣告解釋了瑞典公賣局的經營哲學,在於促進一種更健康、也更有深度的飲酒經驗,利潤則是排在其次。

我有個朋友在公賣局當店長,他和其他店員都受過很扎實的品酒訓練。喜愛品酒的他最期待每次公賣局引進新酒,因為他們「必須」一一品嚐分析,學習這些酒的特性。當客人和店員形容他們想找什麼樣的酒,或是在煩惱搭配晚餐菜色的宴客酒時,店員才能給他們專業的諮詢與推薦。不過公賣局店員不能在非必要的情況下推銷某個廠牌的酒,也不可以勸客人買更多的商品,店內更處處張貼了提醒客人適量飲酒的訊息。

自由市場和資本經濟現在已經滲透全世界,所謂的美國夢,就是把這種市場機制發揚光大,鎖定需求、降低成本,將利潤最大化。而瑞典夢同樣也遵循市場機制,但是在幾個節骨眼上,他們卻不惜和自由市場大唱反調。這幾個節骨眼包括了教育、醫療、住房等等攸關大眾民生的領域。

多年前瑞典的藥房也曾是國營事業,全國每一家藥局都長得一模一樣,讓我覺得很新鮮。第一次去瑞典買藥的時候,我問藥劑師那一種頭痛藥比較好,他跟我介紹了每種頭痛藥成分的效用,最後跟我說,架上幾個牌子的成分其實沒有任何區別,請我自行選擇。我看了看價錢,有在電視上打廣告的知名品牌總是特別貴,他們花了那麼多錢打廣告,成本當然也比較高。有趣的是,同樣成分的藥品,當明星在電視上帶著笑容告訴我們某牌子最好,總能讓人下意識對這個牌子產生熟悉和安心的感覺,也更願意用較高的價格去購買。由消費者吸收銷售成本,這就是廣告的力量。

後來在偏右政府執政期間,瑞典藥局漸漸私營化,那幾年我明顯感受到藥局裡的擺設和經營方式不斷改變。現在只剩下瑞典藥劑師協會仍然堅持以往的原則,他們雖然在私營的藥局工作,但是在面對客人詢問時,仍把用藥知識放在利潤之前,成為和市場抗衡的最後一道防線。

在瑞典經歷這些和市場經濟反其道而行的力量,總是讓我感到非常新奇,也驚覺臺灣對自由市場的放任程度。其中讓我感慨最深的,大概就是房市了。

臺灣人秉持著華人注重「買房」的傳統,把買房當做安家、置產、投資的一個終極目標。我在瑞典每次遇到華人,常常還沒說到兩句就被詢問有沒有買房,如果說還沒,難免被投以同情或鼓勵的眼光。我想沒有買房會被華人視為人生中極大的缺憾,除了傳統民情以外,追根究柢還有兩個原因:第一,房地產被視為一種利潤極大的投資商品;第二,租房沒有保障,必須處處妥協。這兩個現象都是任由房地產市場自由發展的必然結果。

針對這種嚴重威脅到民眾居住權的現象,許多歐洲國家都提出了各自的住宅政策來抗衡。總歸來說,這些政策把居住視為基本權利,盡量減低以房地產獲利的機會,一方面也改善租屋市場,讓人租得更安心,也因此在歐洲願意終生租房的人比例特別高。

在瑞典租屋的經驗十分特別。還是學生的時候,我有一次拜訪一個瑞典朋友,她和室友住在隆德市中心一間地點非常好的公寓,所以我直覺的問她:「這裡的房租一定很貴吧?」朋友聽了搖搖頭說:「不會啊,這個公寓沒那麼新。」我們雞同鴨講了一陣子,最後才發現,原來瑞典對租金的規範十分嚴格,影響租金高低的因素主要以公寓的新舊狀態為主,地點反倒對租金影響不大。

瑞典的國營租屋市場很大,供需完全以先來後到決定,就像在郵局排隊一樣,無論有錢沒錢,大家領了號碼牌之後都得耐心等候自己的順位。這種租屋政策可以保障弱勢居住權,也有助於把各種社經地位的人平均分散在城鎮各處,避免形成貧民區和富豪區的問題。我的瑞典朋友已經對這種特殊的租屋環境習以為常,所以才會一時聽不懂我的問題。

後來我也開始在國營租屋中心排隊,按排隊順位陸續收到看房的邀請。如果接受了邀請去看房子,結果覺得不滿意,也可以反悔,但是反悔的機會只有兩次,所以很多人在正式接受看房邀請之前,都會先按地址去房子周遭勘查環境。我在勘查環境的時候,常遇到其他也拿著租屋中心通知書的人在附近遊走張望,大家眼神對上了,總是會心一笑。

接受了看房邀請之後,是由現任房客來主導看房事宜。這些房客不是房東,房子租不租得出去對他們來說完全沒影響。我每次看完房子,都會請現任房客說說住在這裡的缺點,他們也都會如實告知。

簽了租約以後,房客的權益受到很大的保障,房子出了問題有工友負責修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檢查和裝修,法律也禁止租屋中心單方面終止合同或無故漲房租,我慢慢理解為什麼有很多瑞典人願意終生租房。

此外,在瑞典當包租公包租婆的法令限制很多,基本上無法靠收租牟利,因此選擇買房的人們多是用來自住,當作一種長期的投資或儲蓄。

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因為這幾十年來都會蛋黃區的房價漲幅和速度出乎決策者的意料之外,加上市議會裡長久以來的偏右傾向,國營租屋市場已經近乎崩解。

許多擁有蛋黃區租約的人們,在黑市裡用超高價販售他們的契約,而法令也缺乏制裁的力量,使得租屋政策的本意蕩然無存,現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也正在淪陷。這是一個想要和自由市場唱反調卻以失敗收場的常見例子。在這方面瑞典要如何進行改革,是他們當前最大的課題之一。

一群做著瑞典夢的人

我們都知道市場就像一雙看不見的手,透過供給和需求法則,創造出一個個飛上枝頭的英雄,也靠著龐大的產值和勞動需求,把全球無數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們拉到了貧窮線以上。然而這雙崇尚競爭和淘汰的手在爭取利潤最大化的同時,也有其殘酷荒謬的一面。

瑞典社會做的夢,就是不讓這雙手一直為所欲為,當社會公平和民眾健康被威脅的時候,試著加入另一雙手去干涉和抗衡。這種夢想無法像美國夢有那麼激勵人心的張力,因為這另一雙手常常擋人財路,而且鮮少能立見成效,也無法創造出像馬雲、張忠謀這樣讓人崇拜嚮往的英雄人物。但我覺得瑞典這一路走來實現瑞典夢的旅程,卻比任何美國夢的故事都來得恢弘動人。

社會民主主義在德國誕生,接著散播到西歐和北歐,數十年來隨著各國內外局勢的變遷,他們做的夢有許多成真了,同時也有很多正面臨幻滅。只要歷史持續下去,這個課題也會一直是人類最大的挑戰。

現在臺灣有越來越多的個人、團體和政黨開始朝著和瑞典夢類似的目標努力。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適逢蔡英文總統的就職大典。蔡總統在就職演講中提到社會公義這個議題,也特別挑出了改革房市和發展長照等棘手又迫切的課題,臺灣今後的前景讓人感到既期盼,卻也害怕是另一場失望。

瑞典在這方面雖然不能說做得盡善盡美,卻也是一個值得借鏡的老前輩。藉由這本書,我想讓更多臺灣朋友認識在這個北方寒冷的國度裡,有一群做著「瑞典夢」的人們。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夢想,還有他們為了這個夢想付出了什麼。希望透過更深刻的認識和理解,能在臺灣凝聚更多將公平、分享和全民福祉擺在優先順位的民意基礎。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圓神出版社《幸福是我們的義務:瑞典人的日常思考教我的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