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小三難以扶正?幾夜激情敵不過寡淡婚姻?心理師解析,一切要從愛情的萌生過程談起

2019-06-21 12:23

? 人氣

婚外情往往只是創造了逃避窗口(圖/Unsplash)

婚外情往往只是創造了逃避窗口(圖/Unsplash)

人生長恨水長東,缺憾實在太多,其中一恨,是恨不相逢未嫁時。

當我們在婚姻裡慾求不滿,常常用三種方式去處理,第一是爭鬥,試圖改變對方,第二是聖人般忍耐,壓抑自己的需求,換取歲月太平,第三就是婚外情,向外尋求新的親密關系,補償缺憾。

婚外戀情意味著相見恨晚,老房子失火,沒得救的。只是,激烈的愛情,往往敵不過柴米油鹽,再真誠的盟誓,終究紙上談兵。

排除家庭、孩子的責任和牽絆,小三轉正其實成功率不高,操作困難。難在何處?讓我們從心理角度分析一下。

一、我們的心理需要和期待

從人類心理需要來看,每個呱呱墜地的嬰兒,都會努力爭取被愛,因為父母、照顧者的愛和呵護,是嬰兒活下去的唯一能源。

微笑、賣萌、撒嬌、哭鬧、喝奶、吐奶、蹬腿、捏拳、甚至拉屎拉尿,都是嬰兒勾引關注的手段,而這些是生命系統自帶功能,也許源自出生之前的生命密碼,是每個人基因裡最基本最原始的程序。

小嬰兒一直努力的成長,比成長更努力的,是獲得父母或者照顧者的關注,人的身心發展,需要在心理層面建立兩種確定感,一是歸屬感(我是你、你們家的一部分),二是自我重要性(我是特別的,有價值的,對你有特別意義的),這樣你就會認可我、讚美我,不離不棄,永遠照顧我、愛我。那麽,我會安全,是被愛的。

這兩個需求,構成了人類終其一生的追求,也是成年後職業發展、婚戀的動力。

只是,父母也有各種原因,沒有能夠及時、有效的滿足孩子的願望和需求,這對嬰兒是個打擊,剛開始的時候,嬰兒試圖改變父母,會用盡全身解數,繼續勾引父母的注意,證明我是個好孩子,值得你愛的,以此來呼喚父母的愛。

在一系列慣常的勾引手段失敗之後,嬰兒不得不接受現實:父母不一定能夠像我想的那樣愛我、關注我。這是個打擊,也可能是個創傷,對嬰兒來說,他需要不斷的重新進行心理建構,來消化欲求不滿的「失去」體驗。

處理失去體驗,意味著嬰兒開始建立獨立的心理世界,組建自己獨特的人格。也就是說人的心理發展,始於如何處理被父母拒絕,而處理方式決定了孩子的情商水平(此乃後話,待下次另起篇幅詳談)。

雖然每個孩子都不得不處理失去,可是,被無條件關愛的需求,是永不消逝的欲望,只是暫時被嬰兒丟進內心的儲藏室,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被壓抑的渴望也會滾雪球一般,不斷累積、壯大。

因此,每個成年人的內心,都一直存在著未被滿足的被愛需求,並且,在孜孜不倦地渴望被滿足。

二、幻想和幻滅

獲得「歸屬感和自我重要性」這兩種確定感,是每個人一生的追求和動力之源,既然父母不夠可靠、不夠完美,那麽,就幻想自己可以另謀出路,另尋高明,從而擁有一種完美的愛和依戀。

相信世間必定有個人,是父母的升級版,愛我如珍寶,能夠滿足我的一切關於被愛的欲望,這通常能夠緩解我們求而不得的失落和沮喪,將我們從抑鬱的絕望中拯救出來。

這個幻想,可能持續一生:尋求世間有個理解我、支持我、愛我的伴侶,是成年人關於愛情的幻想,也是兩性親密關係的緣起。

那麽,如何獲得心儀之人或者具有關愛自己潛質的某些特定之人的歡心呢?首先要做的,是要讓對方感覺我們很特別(重要、有用、有價值、值得讚美等等),不然,茫茫人海,對方憑什麽對你青睞有加、一見傾心呢?那麽,想要變得特別,就是浪漫愛情的主要緣由。

因此,我是特別的,是你重要的一部分;你是特別的,配得上我,並且將會滿足我的心理需要。這些幻想,讓我們開啟了浪漫的愛戀之旅。

初墜愛河的興奮和美好,其背後心理原因是我們展望未來時更樂觀,內心需求即將被滿足的強烈意識。

很遺憾,我們從小積攢的愛的缺憾,慾壑難填,沒有人能夠真正滿足,因為我們渴望成為某人的唯一,他(她)愛我,最好比我愛他(她)更多一些,若是他(她)拋棄全世界,只為成全我,那簡直不能再讚了。

糟糕的是,我們被對方同樣期待著。當一方或者雙方意識到:原來,你不是我心目中的完美愛人。這個階段就是幻滅,是一段激烈感情穩定之後的必然結果。

一般而言,熱烈情愛的發展過程有個規律:幻想-失望-鬥爭-沮喪-妥協(或者放棄)。

當鬥爭失敗,也就是試圖改變對方的企圖破滅,我們會陷入抑鬱,甚至懷疑當初的選擇。

當然,我們不會輕易放棄改變對方,會重振旗鼓,捲土而來,只是,對方往往也在摩拳擦掌,意圖讓我們就範。

當我們在婚外情中,領略到相同的橋段又在上演,會陷入深深的幻滅和抑鬱,原先的浪漫幻想漸漸歸於理性。

婚外情創造的是一個虛假的我們

情感歸於理性的意義在於,不再固執自我的、嬰兒式的幻想滿足而是考慮到伴侶的需求,因為伴侶的存在,往往意味著你失去了獨自決定的自由,而是學習兩個人的配合,以及兩個家族文化的融合。

一對夫妻,是各自原生家庭派出的替罪羊,他們的任務是複製自家,在新家裡黏貼。這個過程當然不會順利,因此,我們會看到夫妻不僅因為三觀不合,心懷不滿貌合神離,也會為怎麽收拾房間,誰洗碗,誰哄孩子爭執不休,甚至為牙膏到底應該從中間還是尾端擠,都能爭個你死我活。

伴侶的爭執,頂多三分之一是就事論事,至少三分之一是指責對方原生家庭,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多年積攢的欲求不滿的情緒宣泄。

健康家庭,其實是超然於雙方原生家庭的,既有原生家庭的特點,又與之迥異。這需要夫妻多年的經營,經歷無數的爭鬥、妥協、退讓,才能夠慢慢建立新的、適合自己家庭的模式和文化

當一方或雙方厭倦這個過程,感覺婚姻了無生趣,生活麻木、孤獨的時候,可能會出軌,以圖尋求當年的體驗過的激情和興奮。

短期內就能獲得歡愉,是誘人的、難以抗拒的誘惑。只是新鮮勁過後,又將面對兩個原生家庭覆制黏貼的相同命題。這樣的境遇,常常讓人沮喪,本以為躲開一個難題,沒想到會制造出一個同樣的難題。

有一個困難在於,對方有沒有讓你感覺可以共同進退。因為,建立新的伴侶關系,重點仍然是兩個人三條腿,看你們怎麽配合。

另一個困難在於人類的記憶,人很難收回對配偶曾經投注的情感,哪怕是矛盾的、拒絕的情感,那些過往的發生的事情是你的回憶,無法真正切斷、放棄,曾經的夫妻,在某種程度上,永遠是彼此的一部分。

所謂剪不斷理還亂,砸斷骨頭連著筋,也許就是這個意思吧。婚外情的難處就在於它還沒有時間和空間,用柴米油鹽雞毛蒜皮,把美滿伴侶的幻象拉下神壇,而是另外創造了一個虛假的我們。

當你對這些心知肚明,就會猶豫,而你的遲疑可能被對方視作無能、缺乏誠意的表現,兩個人剛剛建立的新的組合,由此面臨更多考驗。

文/葛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不是每段婚外情,都以離婚收場—為什麼狂熱的愛情敵不過「寡淡」的婚姻)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