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全球央行再次轉寬鬆,短多長空?

2019-06-21 07:30

? 人氣

全球央行再次重回寬鬆老路,帶來短多長空,圖為FED主席鮑威爾。(資料照片,美聯社)

全球央行再次重回寬鬆老路,帶來短多長空,圖為FED主席鮑威爾。(資料照片,美聯社)

本周美國聯準會(FED)與國內央行都召開會議,雖然利率都維持不動,但在貨幣政策態度上明顯從原本的趨緊再次轉寬鬆,這也是近期全球主要央行的政策態度,雖然對全球金融市場而言是「短多」的好消息,但長期而言是否帶來風險成為「長空」,是讓人擔心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FED本周召開利率會議,會後表示將「採取適當措施維持擴張」,並且「密切監測陸續發布的訊息對經濟前景的含義」;對美國經濟的看法,但由過去說經濟以「穩健速度擴張」改為「溫和速度上升」,雖然仍屬保持樂觀,但相較過去,樂觀程度降低。拿官員對未來利率走勢預測看,今年下半年應該還不會降息,待明年才會降低2碼左右。

美國經濟這2年多算是強勁擴張,貨幣政策也是走在升息的「利率正常化」途徑上;但也同時一直受到2大因素干擾與牽引:一個是貿易戰帶來對經濟與金融市場的干擾;另一個是川普對FED批評與指點不斷、甚至揚言撤換FED主席的政治干擾─川普當然是要FED降息以支撐經濟、股市及他的政治行情。

5月貿易戰擴大升級引發市場動盪、所有經濟預測下修、再加上川普的政治壓力,FED主席鮑威爾釋出可能降息的暗示後,一度讓股市大漲,會議後鮑威爾也鬆口表示:「我們非常關注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並準備在必要時利用我們的工具採取行動。」不過,當時市場也預測FED不會在6月就降息,因為畢竟各項經濟指標仍佳,且太快降息擺明屈服在川普的政治壓力下,因此可能的降息時間在下半年。

但由FED會後公布的資料與說法來看,有可能到明年才啟動降息;即使如此,相較先前的升息(原先預測今年要升息2-3碼),FED貨幣政策明顯從原先的緊縮再度回到寬鬆,某個角度而言,全球主要央行不論是否明確降息,但都已經再次回到寬鬆老路了,原因則幾乎直接或間接與貿易戰有關。

歐洲央行從第1季開始就釋出寬鬆訊號,原因就是受到貿易戰與英脫歐衝擊,歐洲經濟成長放緩,特別是歐洲火車頭德國經濟表現低迷、歐洲的採購經理人指數低於50且創近6年新低等,到6月已傳出歐洲央行改變貨幣政策態度,轉變為「對降息持開放態度」─這代表的就是已經是負利率的歐洲央行,會再搞一波量化寬鬆。

在貿易戰中首當其衝、經濟成長率創28年來新低的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從去年起就多次降準(存款準備率)、力行寬鬆政策;去年曾2次升息壓制通膨的印度,今年2月起改為降息1碼,4月又再降1碼;其它如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等多國都在今年開始降息。國內央行雖然這次未降息,但從FED啟動升息之後,外界一直在問的「央行何時升息」這個問題可止,因為情勢轉變,未來該問的是:何時降息,央行這次強調的是:「適度寬鬆貨幣政策」。

全球央行貨幣政策重回寬鬆老路,短期而言當然有助於支撐市場與經濟景氣,可視為「短多」;但中長期來看,就是多空難測。金融海嘯之後的量化寬鬆,為經濟與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從資產泡沫到惡化分配等,後者引發的社會與政治衝擊到今天仍影響著全球。在重回寬鬆後,看來是更難矯正。

而在經濟復甦、恢復正常成長後,把利率調升,即所謂的「利率正常化」,是專家與「中央銀行家」相當重視的歷程,原因是沒有人希望碰到下次的經濟衰退、甚至另一次金融風暴時,央行手上全無可用工具;美國歷經多次升息,算是把利率拉回較正常的2.25-2.5%之間,原本的「理想目標」是應該到接近3%左右。現在因貿易戰衝擊經濟與市場等因素,不得不重回寬鬆老路,雖然不致於變成前功盡棄,但未來風險是升高。

更何況寬鬆與降息動作,本身就有經濟轉差的意含,全球主要央行都轉向寬鬆時,也代表大家都不看好未來經濟情勢,國內央行在理監事會後談經濟下行風險高的同時,也再次下修今年全年經濟成長率到2.06%;降息對市場固然是短多,但長期是空是多,就要看貿易戰後續發展了,但未來經濟顯然是顛簸難平,繫好安全帶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