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投影機給勞團就是反政府行為!南韓藝術家揭開朴槿惠「荒謬至極」的藝文黑名單

2018-08-25 14:10

? 人氣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有人只是因為出借投影機給勞工團體,就被列入黑名單。」南韓獨立製作人、首爾限界劇場節藝術總監林仁子表示,2016年南韓「藝文黑名單」被媒體踢爆時,她在廣播聽到自己的名字,第一時間覺得震驚、難以置信,至今依然不敢置信自己被列入黑名單的林仁子說:「都已經什麼時代了,竟然還有這種事,我不敢相信」,而她來到台灣,在台北藝術節活動中,訴說這段南韓藝文界的「黑歷史」。

2016年10月,南韓媒體踢爆前總統朴槿惠與其閨蜜、幕僚親手制定的藝文黑名單,將當局認為有「左派」思想或過往曾批判政府的藝術家列入名單,封殺補助,共9473名藝文界人士入列,林仁子也是其中之一。她和數百名藝文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提告已遭國會彈劾的前總統朴槿惠、青瓦台前幕僚長金淇春及前文化部長趙允璇,司法程序至今仍持續中。

南韓反黑名單運動發起人之一的南韓獨立製作人林仁子。(魏嘉瑀/攝)
南韓反黑名單運動發起人之一的南韓獨立製作人林仁子。(魏嘉瑀/攝)

林仁子表示,早在南韓前總統李明博時期就有聽聞藝文黑名單,而朴槿惠與李明博同黨,2人執政的近10年期間等於是藝文界的黑暗期,當黑名單曝光時,她感到無比震驚,「一開始內心是想著希望不要自己出現在名單上」,卻在新聞廣播中聽見自己的名字,而真得確認自己就是黑名單成員,則是林仁子出庭參與訴訟,「法庭電視螢幕秀出完整名單,那是我第1次親眼看見自己的名字在那份名單上」。

南韓反黑名單運動發起人之一的南韓獨立製作人林仁子。(林仁子提供)
南韓反黑名單運動發起人之一的南韓獨立製作人林仁子。(林仁子提供)

黑名單超荒謬 岀借投影機給勞團就被封殺

畢業於南韓中央大學戲劇系,主修劇場藝術的林仁子,擅長透過劇場反映南韓的歷史脈絡與社會整體現狀,探討社會真正的界線。此外,她也積極投入社會運動,擔任南韓「兄弟社福中心」人權受害者協會成員,卻也因此被政府盯上成為黑名單的一員。「我的履歷上有寫到曾參加『兄弟社福中心』,因為這就被列入黑名單了。」

「兄弟社福中心」是南韓朴正熙政府在1970年代設立的機構,藉口以國家力量「保護及照顧」孤兒、乞丐和反獨裁政府的學生,將他們全部抓到釜山市近郊山上集中管理,每日虐待拷打,如同納粹集中營,因此又被稱為「南韓的奧斯威辛」。「兄弟社福中心」當年的真相迄今仍未完全被揭露,受害人也未獲賠償,當年犯下人權侵犯罪的人不是被輕判獲釋,就是完全消遙法外。

朴槿惠與他的父親朴正熙。(美聯社)
朴槿惠與他的父親朴正熙。(美聯社)
2018年4月6日,南韓前總統朴槿惠一審遭判處24年徒刑,支持者在法院外聲援。(AP)
2018年4月6日,南韓前總統朴槿惠一審遭判處24年徒刑,支持者在法院外聲援。(AP)

林仁子說,法庭公布的黑名單中分為「K」「B」兩組,「K」組代表示國家情報院羅列的名單,「B」組則是青瓦台提出的名單,上面還清楚記載被列入的原因,為的就是要發下去各政府部門,徹底封殺。有人因為抗議濟州島美軍基地,有人是參與世越號抗議,黑名單厚厚一本跟字典一樣,更令她震驚的是,應該要維護藝術人員權利的藝術家福利基金會竟也是黑名單的幫兇。

2016年10月,南韓媒體公開了一份由前總統朴槿惠與其閨蜜、幕僚親手制定的一份「藝文黑名單」,名單中列有9473名藝文界人士。(林仁子提供)
2016年10月,南韓媒體公開了一份由前總統朴槿惠與其閨蜜、幕僚親手制定的藝文黑名單,名單中列有9473名藝文界人士。(林仁子提供)

「還有人只是因為出借投影機給勞工團體。只要當局認定你是左派,什麼原因都可以入列」,難道黑名單上的藝術家全都是「左派分子」?林仁子嘆氣又搖頭說:「名單上什麼人都有,我知道有藝術家參與反濟州島美軍基地活動,但這個人並不在名單上,也有立場支持朴槿惠政府,結果卻列入名單,實在是荒謬至極。」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經濟瀕臨崩潰、擔心被自殺 黑名單陰影揮之不去

林仁子說,因為被列入黑名單,她無法申請任何補助經費,她和她的團隊陷入嚴重經濟困境,她對工作人員感到抱歉又愧疚。發起「反黑名單運動」後,她日夜擔心自己會「被自殺」,不斷更換居住地點,每到一個地方就用臉書、通訊軟體通知親友,以防自己出了意外,「我不知道他們(政府)會做出什麼事,也有藝術家曾發生莫名的車禍意外,我每天都活在恐懼中」。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林仁子坦言,相較於被自殺,她對坐牢較不感到恐懼,「被關還會有親友來探視,所以我不感到害怕」,然後笑著說,「很多人以為我很勇敢,其實我是很內向害羞的人」。林仁子透露,在「反黑名單運動」後多位藝術家都去看心理醫師,她也出現恐慌症的症狀,焦慮、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到無法換氣,在友人的建議下才開始接受心理諮商。

而在藝文黑名單後,接著爆出朴槿惠甚至擬定戒嚴計畫,林仁子表示,2017年3月10日公布朴槿惠彈劾結果當天,參加示威的藝術家心裡都有數,倘若朴槿惠沒有被彈劾下台,他們會遭到驅離,「我們認為頂多是警方驅離,沒想到竟然會要出動軍隊」。即使如今朴槿惠政府已下台,政府迫害藝術家的陰影仍揮之不去,林仁子無奈表示:「新政府上台後並沒有改變,因為朴槿惠所屬的自由韓國黨還是國會第2大黨。」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朴槿惠政府的藝文界黑名單被踢爆後,南韓藝文界人士發起反黑名單運動,透過藝術表演結合抗議,表達不滿。(林仁子提供)

南韓政府迫害藝文界人士的司法程序仍在進行中,「我出庭過2次,第1次直接對著金淇春破口大罵,我一直試著讓自己冷靜」,林仁子坦言,她來台灣分享「黑名單運動」時內心還是覺得怕怕的,現在最高法院大法官中大多數是由朴槿惠任命,即使鐵證如山,她也沒有太大信心能打贏,「官僚結構太厚了,難以有任何改變」。

身為藝術家,有任何計畫推出作品,用藝術手法呈現這起令人不敢置信的黑名單事件嗎?林仁子搖搖頭說,一切都還在訴訟程序,而自己身為局內人,身上等於有官司,因此沒有心力去思考這些事;林仁子很含蓄的表示,政權出現改變很令人振奮,只是一旦掌權後就又變了,「我不相信新政府沒有自己的藝文黑名單」。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