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女權、移工、同志》「台灣習以為常的事,外國卻覺得進步」 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用戲劇開啟對話大門

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簡恒宇攝)

「社會運動這種事在台灣稀鬆平常,LGBT議題也是見怪不怪」,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聊著這次邀集來台演出的作品《手談坐隱》和《不男不女》,這2部作品分別由澳門導演杜詠琪和新加坡導演陳立婷執導,「我們(台灣)覺得示威抗議、談論LGBT很普通,但從她們外國人的眼中看來,是很進步的一步」,藍貝芝希望藉由藝術作品,促成對話,對議題尋找差異與共鳴。

回台首份工作在NGO 但戲劇緣未了

美國德州西南大學(Southwestern University)畢業的藍貝芝,主修戲劇和性別研究,「但戲劇和性別研究這2件事不必然要同時發生」,藍貝芝細述她踏入劇場圈,又參與數個關於性別議題演出的緣由,「戲劇能引發思考,內容也都呈現生命、人的狀態,而我自己又對社會觀察感興趣」,求學期間因緣際會讀到周慧玲教授的論文,才知道台灣很早就有在談論LGBT議題,且有酷兒表演。

不過藍貝芝回到台灣後,首份工作卻不是到劇場,而是到非政府組織大直婦女中心,但因中心內部開設媽媽戲劇團,終究還是接觸到戲劇,加上當時劇團多關注左派議題,讓藍貝芝所學的性別研究也有了發揮空間。參與多個劇作演出的藍貝芝,在2009年推出獨角戲作品《無枝》,「我飾演菲律賓家事移工,還有聘僱移工的太太」,藍貝芝劇中藉由角色互換,帶動性別與身分之間的對話。

20180809-台北藝術節演出人員藍貝芝9日出席「第20屆台北藝術節」開幕記者會。(顏麟宇攝)
20180809-台北藝術節演出人員藍貝芝9日出席「第20屆台北藝術節」開幕記者會。(顏麟宇攝)

女性請女性代理傳統責任 獨角戲談移工議題

藍貝芝與家事移工並不陌生,因為她的外婆中風因素,家裡也曾聘請家事移工幫忙照顧外婆,這樣的情況讓藍貝芝有了疑問:「情感勞動算不算是家人?」她提到,過去女性的傳統角色被定位為照顧者,但現在絕大多數女性都是職業婦女,傳統的「照顧者」角色則請另名女性:外籍家事移工來取代,可是這些移工在家鄉也有家庭,她們與雇主也可能產生不同感情。

正因雇主與家事移工同為女性,藍貝芝在《無枝》劇中,希望透過角色的不同身分來帶動對話。此外,藍貝芝也參與不少涉及同志議題的劇作,當提到大眾談到的同志文化和議題,幾乎都以男同志為主,關於女同志的內容比例相對少很多,藍貝芝聽了後大笑說:「是不是,原來你也有發現。」她表示,或許是男同志議題的作品逐漸成為大眾文化的一部分,男同志作品的曝光才比女同志作品高。

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簡恒宇攝)

生活隨處可見LGBT族群 不用刻意強調

參與女同志議題戲劇製作演出時,會想特別凸顯女同志嗎?藍貝芝強調,「每個人都是一樣的」,若刻意放大是很危險的行為,因會落入呈現刻板印象的批評,而她也說,有不少作品都有觸及同志議題,但不會刻意去強調這部分,像是王靖惇執導的舞台劇《想像的孩子》中有同志伴侶,但未以此做宣傳,「LGBT族群不用特別提,因為社會和生活中隨處可見」。

藍貝芝執導的戲劇中,《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中文版可說是最具盛名的作品,這部由美國作家恩斯勒(Eve Ensler)創作,透過各種「陰道」傾訴的獨白故事,傳遞反性犯罪的訊息,而藍貝芝也分享在參與期間,經歷到的不友善態度,像是在網站義賣專區販賣物品募款,被要求「改劇名」,另次則是在表演廳大樓入口處放看板,結果有名女性主管希望看板「往內放」。

「『我們也不能怎樣,但你們能不能低調』,那名女主管最後終於直接講,頓時間覺得自己做的事很有意義」,藍貝芝笑著回想過去那段外界對《陰道獨白》不友善的遭遇,而她也特別強調,性犯罪不只會發生在女性身上,「這也是女權不只是女性的事,這是跨越性別的事」。隨著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將於14日到來,而《陰道獨白》曾有段獨白是獻給慰安婦倖存者,怎麼會想到觸及慰安婦議題呢?

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獨立製作人藍貝芝(簡恒宇攝)

保守、進步兩派一直拔河 台灣存有自我審查問題

藍貝芝說,製作《陰道獨白》時會與不同的婦女團體合作,當時與婦女救援基金會合作,因此把1段談及波士尼亞戰爭的獨白,用來獻給慰安婦倖存者,當時還在世的台灣慰安婦倖存者也有上台參與演出,而把獨白套在台灣熟悉的事件上,這樣在地化的作法也能引起與台灣觀眾的對話;問及現在是否還有人會認為公開講「陰道」很不雅嗎?藍貝芝笑了笑說:「一定有吧。」

藍貝芝表示:「進步思想一直在與保守思想拔河,保守派也會強調享有維護保守文化和言論的自由與權利。」除了杜詠琪和陳立婷,藍貝芝也找來南韓獨立製作人林仁子談論南韓前總統朴槿惠時期的「藝文黑名單」;待在劇場圈那麼多年的藍貝芝說,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是南韓的獨裁者,因此朴槿惠承襲父親的做法,至於台灣沒有「藝文黑名單」,但有「自我審查」問題。

「像是敏感用語、裸露畫面之類的,這些很細微的部分,會先自我審查,思考如何宣傳才不會踩到紅線」,藍貝芝提到皮繩愉虐邦參加台北藝橞節活動,但因台灣社會對於BDSM文化仍相對保守,而部分公開活動也不能限制表演者,這樣的灰色地帶就會出現自我審查問題。

《手談坐隱》《不男不女》分別在8月10至12日於台北中山堂演出,詳細演出資訊,可於演出節目頁面查詢。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