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社運、畢典舉牌,只為爭取澳門民主自由!杜詠琪用舞台劇為「矛盾之地」寫故事

2018-08-25 14:00

? 人氣

澳門導演杜詠琪參與社運,創作的舞台劇《手談坐隱》,今年首度在台北演出。(澳門文化中心)

澳門導演杜詠琪參與社運,創作的舞台劇《手談坐隱》,今年首度在台北演出。(澳門文化中心)

「我有權走路!還我走路自由!」2013年6月30日下午,澳門民眾前往達官貴人居住的主教山「散步」,當時仍就讀澳門大學中文系的杜詠琪,首度參與「六三O運動」,親眼看見警察逮捕群眾的粗暴行徑,從此與社運結下不解之緣。2016年,杜詠琪創作舞台劇《手談坐隱》,以圍棋為喻,敘述自己對於社運、身分的反思,並於2018年8月首度獲「台北藝術節」邀請,在台北中山堂公演。

高官涉嫌藉墓地濫用職權 爆發六三O運動

六三O倒陳運動的導火線,是時任澳門行政法務司長陳麗敏涉及的「墓地門事件」。2001年12月,陳麗敏管治下的臨時澳門市政局,匆忙制定《永久性墓穴租賃內部規章》,批准10幅位於澳門舊西洋墳場的永久墓地,並以每幅3萬8000澳門幣(新台幣14.5萬元)的價格批出,陳麗敏顧問的家人還獲批1塊墓地。墓地門事件於2010年8月曝光,陳麗敏被指涉嫌偽造文書、瀆職且濫用職權。

澳門廉政公署調查後,卻稱臨時澳門市政局已不存在,陳麗敏涉嫌濫用權力的追訴期已過。澳門終審法院2013年6月18日預審,維持澳門監察院決定,不起訴陳麗敏,引發民眾強烈不滿,2天後發起「全民倒陳運動」,要求陳麗敏應為澳門政治責任下台。

2013年6月20日,身為澳門人的台大政治系畢業生蘇嘉豪,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放上照片,要求時任澳門行政法務司長陳麗敏下台,獲得逾5000個讚。10天之後,蘇嘉豪與「全民倒陳聯盟」一同發起「六三O運動」,號召民眾出來遊行,成為澳門1999年主權移交中國後,首起要求政府高官下台的運動。

杜詠琪過去曾在報紙上看過蘇嘉豪,他在2012年與其他澳門留台學生,向台灣政府發起「讓港澳學生自由回家行動」,爭取簡化港澳留學生出入境程序,成功促使台灣移民署2013年取消港澳學生逐次繳費加簽,改為三年內多次自由出入境,令她印象深刻,「這個人很年輕,當時覺得他的側臉好像周杰倫。」

蘇嘉豪在臉書上公開倒陳,號召民眾響應,讓杜詠琪決定走上街頭,「我們應該出來,對這些事情有意見,而不是這樣就過去了。」杜詠琪指出,陳麗敏涉及墓地門案,卻也主管那些握有證據的資料,很容易在資料上動手腳,「看著很明顯的事情,司法程序卻得不到公義。」追求公義,成為杜詠琪參與六三O運動的最大動機。

欲突破「不正義的牆」 民眾與警方爆流血衝突

2013年6月30日,六三O遊行結束後,民眾下午自發到陳麗敏所居住的主教山上散步,途中不喊口號、不舉標語、沒有道具,希望向陳麗敏施加壓力,警方卻封鎖整座原為觀光勝地的主教山,不讓市民進入。杜詠琪回憶道,當時她與同伴一直在主教山上轉,看有沒有其他出口,卻全遭警方封鎖。她笑說:「當時像在玩野戰」,必須了解警方的位置,搜集警方的情報。

民眾發現所有上山的道路都遭警方封鎖,杜詠琪說,她們這時思考如何突破警方「不正義的牆」。到了晚上,主教山上的警方嚴加戒備,多達5道至6道的人牆不讓民眾上山,然而布署仍有鬆懈之處,民眾看準一處只有一道員警的人牆,欲突破警方封鎖,卻遭警方強力拘捕,爆發流血衝突。杜詠琪初次參加社運,眼睜睜看著蘇嘉豪、大學教授仇國平等6人遭警方以「襲警罪」逮捕,「覺得蠻震撼的」。她說警方逮捕手無寸鐵的散步市民「沒有道理,也沒有什麼依據,但他們真的可以這樣做,我們能奈他如何?」

六三O運動參與者約200人,雖不像後來台灣的太陽花運動、香港雨傘運動一樣那麼受人關注,然而杜詠琪認為,六三O運動讓更多澳門年輕人加入對政治、社會的討論,警方能否拘捕散步市民、封鎖原為公共空間的主教山,也受到澳門民眾關注。時任澳門治安警察局長李小平7月5日召開記者會,更稱企圖突破警方人牆的市民是「黃飛鴻的徒弟出山」,荒謬的言論也引發澳門社會熱議。

儘管六三O運動「倒陳」的目標並未達成,陳麗敏最終於2014年12月任期屆滿卸任,但蘇嘉豪在社運回憶錄《六三O的日與夜:一場澳門社運實錄》中表示,六三O運動是澳門2014年「光輝五月」的「反離保前哨」。

太陽花「團結力量」激發澳門反離保運動 2萬人迫使特首撤回自肥法案

2014年,台灣、澳門、香港的社運風起雲湧。2014年3月18日,台灣一群不滿國民黨強行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服貿)的學生翻越立法院圍牆,發起「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議場23天。消息傳到澳門,澳門社運人士為之震撼,杜詠琪說,看到台灣學生「那種團結的力量很有熱情。」讓她不禁想:「我們什麼時候才會有這樣的運動,讓大家對社會投入自己的熱情?」

杜詠琪沒等太久,2014年澳門社運也如野火燎原。澳門政府提出《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草案(簡稱《離保法》),原定要在2014年5月27日於澳門立法會表決,法案規劃賦予澳門特首刑事豁免權,更規定主要官員離任時,可獲得任職月份乘以月薪14%至30%的額外一次性補償,形同澳門高官的自肥法案,引爆澳門民眾憤怒。

「我們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這個議題需要發聲。」杜詠琪指出,澳門社運人士策劃反離保運動時,臉書(Facebook)出現許多民眾換大頭貼支持反離保運動的聲音,然而她當時與社運夥伴曾擔憂,反離保運動會不會像六三O運動一樣,出現網路上熱烈響應,實際參與人數卻不多的窘境,「到現場才發現,真的是很多人。」

澳門民眾對高官自肥的不滿,釀成2014年5月25日,2萬人參與反離保運動遊行。澳門人口當時約57.5萬人,平均每29人就有1人參加遊行,成為澳門主權移交中國以來,最多人參與的社會運動。5月27日,7000名澳門民眾還包圍立法會,要求澳門政府撤回法案、澳門特首崔世安下台。崔世安面對龐大的民意壓力,意外於5月29日宣布撤回《離保法》。一年前200多人參與的六三O運動,蛻變為2萬人參加的反離保運動,堪稱澳門社運的「光輝五月」。

畢業典禮舉牌聲援民主派教授 杜詠琪竟遭趕出場、影響工作

反離保運動之後,杜詠琪並未停止追尋言論自由,2014年6月21日,澳門大學舉行畢業典禮,畢業生杜詠琪高舉「支持學者發聲」標語,並未喊口號,用以支持敢於批評澳門特首,遭澳大校方以紀律程序處分的仇國平教授。然而她的標語只舉了30秒,卻遭在場師長、保全搶走標語,她只好喊「搶東西啊」,沒想到竟遭保全拖出畢業典禮會場外。

杜詠琪談起舉標語的動機,說道:「我們應該保護這些學者,不然我們再也沒有真實的聲音,而是從(中國)內地來的『專家』來這裡說,你們政策怎麼樣好。我們不需要這些,我們需要的是真實的意見!」然而仇國平仍然於2014年8月,不受澳門大學續聘,舉牌事件還影響杜詠琪的工作權益,她在畢業之後進入一家媒體工作,然而該媒體得知杜詠琪曾在畢典舉牌之後,將她「藏起來」,試用期之後即不予續約。

杜詠琪不只工作權益受損,還輾轉得知澳門大學有教授對學生說:「舉牌的那個人,她現在怎麼了?找不到工作啦!」讓她覺得教授「挺搞笑的」。若讓杜詠琪重來一次,她仍篤定表示,會在畢典舉牌,「我的動機沒有錯!」也是這份堅持,讓杜詠琪始終關懷澳門社會,有種魯迅「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氣魄,立誓找尋對社會有貢獻的工作。

出社會當導師換位思考 杜詠琪寫劇本關懷澳門

杜詠琪後來成為兒童院舍導師,面對活潑好動的孩子們,杜詠琪笑稱:「我當了一個政府」。管理院童讓她換了角色,重新反思政府與市民之間的關係,「你不能太壓制他們,但也要能管理他們。」工作之餘,杜詠琪也發揮戲劇長才,編寫多部以澳門在地為故事的劇本。

澳門導演杜詠琪(左)暢談舞台劇《手談坐隱》的創作歷程,右為力邀《手談坐隱》團隊前來台北公演的獨立製作人藍貝芝。 (台北藝術節提供,林育全攝影)
澳門導演杜詠琪(左)暢談舞台劇《手談坐隱》的創作歷程,右為力邀《手談坐隱》團隊前來台北公演的獨立製作人藍貝芝。 (台北藝術節提供,林育全攝影)

2015年,杜詠琪以澳門「善豐花園」大廈結構安全事件為發想,密集訪談善豐花園住戶,編舞台劇《善豐善豐》的劇本,關心住戶撤離家園之後,只能露宿街頭的困境。2016年,杜詠琪以尋親為題材,共同編寫澳門劇情片《撞牆》的劇本,入圍第53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還是首度入選台灣金馬獎的澳門本土電影。同年,她也獲澳門藝術節「劇場搏劇場」邀請,以六三O運動交匯吳清源、本因坊秀哉1933年的「世紀之決戰」,創作《手談坐隱》,用舞台劇為澳門說故事。

澳門「矛盾之地」 警方監控、遊客爆量侵擾市民生活

談到自己土生土長的澳門,杜詠琪認為,澳門是「矛盾之地」,既有人情味、有很多很善良的人,但也有唯利是圖、充滿銅臭味的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既密切又疏離,有時候不太懂如何關心身邊的人。」密切的人際網路也連帶影響澳門的社會運動。杜詠琪說,很多澳門人處理人際關係時會很小心,遊行時很怕被認出來,深怕遭人貼上「反政府」的標籤,加上澳門警察數量眾多,澳門網媒《愛瞞日報》2016年統計,全澳門每10萬人口,就有968.3名警察。杜詠琪更說,澳門全境布署8000多支監視器,「我們都在監控的氛圍裡面。」

杜詠琪也不滿2003年澳門開放賭權,並開放中國民眾自由行的政策。根據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旅遊統計,2017年中國大陸造訪澳門的觀光客,就高達2219.6萬人次,占所有遊客的68.1%,龐大的觀光客人潮,使澳門市民生活品質受損,不願去市中心,「因為真的太多人了!」澳門產業朝向觀光業傾斜,也使得物價、租金飆漲,本地小舖無法經營,只能拱手讓給藥妝店、銀樓,讓杜詠琪大嘆:「為什麼我家不是旅遊區,旁邊卻出現銀樓?」她認為,澳門政府不能以經濟開放為由,讓觀光客任意造訪澳門,應該管制遊客人數,既維護旅遊品質,也保障市民生活權利。

「面對強權,仍要勇於當個公民」

然而杜詠琪也坦言,澳門的政治發展陷入「反反覆覆」的局面,並沒有太多進展。反離保運動成功之後,澳門社運人士也有包袱:「如果我們沒辦法號召這麼多人,議題是不是就沒有力量了?」當時26歲的蘇嘉豪2017年成功進入澳門立法會,成為澳門立法會史上最年輕的議員,有人指這是澳門民主派很大的進步。

不過杜詠琪分析,蘇嘉豪仍是少數,無法影響立法會佔大多數的建制派議員,蘇嘉豪甚至因為於2016年5月參加遊行,發起遞信活動,將信摺成紙飛機射入特首崔世安官邸,被控觸犯「加重違令罪」,一度遭立法會決議停職,直到蘇嘉豪加重違令罪不成立,遭法院改判觸犯非法集會及示威罪,今年7月,蘇嘉豪才得以復職,回到立法會問政。

「我們現在也不談普選了。」杜詠琪說,香港2014年的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爭取了3個多月,卻沒有結果,連帶使得澳門社運界灰心,只以個別的議題去發聲,較少針對澳門政治的大方向訴說自己的藍圖。

杜詠琪在關心澳門社會發展之餘,也藉舞台劇《手談坐隱》反思社運意義,她認為,不該想到推動社運有沒有用,才決定要不要行動。「你覺得做這個事情有意義,是值得的,你就應該去做。」《手談坐隱》首度在台北藝術節登場,蘇嘉豪也特別拍影片支持:「我們面對強權,仍要勇於當個公民,反映不公義的事情。」

儘管澳門社運發展並非一路順遂,杜詠琪仍堅持用文字關懷澳門,《手談坐隱》公演結束後,杜詠琪將在澳門網媒《愛瞞日報》擔任記者,繼續寫澳門的故事,爭取澳門民主自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