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靖觀點:我們對於「左翼聯盟」的期待

2018-05-05 06:20

? 人氣

左翼聯盟經過一個徵求共同綱領的過程。這是2018年1月在立法院重重拒馬的圍牆之外,反勞基法修惡抗爭的現場。(作者提供)

左翼聯盟經過一個徵求共同綱領的過程。這是2018年1月在立法院重重拒馬的圍牆之外,反勞基法修惡抗爭的現場。(作者提供)

2018年5月5日,一個新的政黨即將成立:左翼聯盟。

選在這一天舉辦創黨大會,不是偶然。1818年5月5日出生於普魯士王國萊茵省特里爾市的馬克思,今年過兩百歲生日。左翼聯盟選擇的建黨日,就是它自己身世的表白:馬克思思想血脈的階級政黨。

左翼聯盟帶著任務出世

在台灣,這不容易。一個曾經以恐怖手法肅清社會主義的島嶼,一個冷戰時期曾經自願被整編到最前線的反共基地,一個朝野皆自甘窩處於美國卵翼下取暖的依賴型政體……在這裡,馬克思是不祥的咒語。

對左翼而言,台灣不是一個幸福的出生地。這個新生兒,註定得到的詛咒遠遠多過於祝福。

然則,對於政治、經濟、社會變遷稍微敏感的人都知道,今日的台灣,衰世徵兆已現,亂世格局已成,在朝者無德無量,在野者無膽無識,倫理蕩然,社會撕裂,政客名嘴盡成爛污之源。值此惡濁世道,只有洞澈敗象的新生力量才可能掃除霧霾,對舊勢力、舊體制進行整治。

台灣要翻身,首先要掃除汙濁腐惡的舊勢力、舊體制,只有一個適合新時代,一個具有新觀點和新意圖的新生力量,才能挽狂瀾於既倒。

真正的左翼,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此時此刻的台灣,左翼聯盟正是帶著任務出世。什麼樣的任務?

首先,左翼聯盟要能夠揭破藍綠的虛假畛域。不是超越藍綠,也非不藍不綠,而是要有能力讓台灣人民知道,不管是民進黨或國民黨,不管是台聯黨或新黨,不管是時代力量或親民黨…….這些既有的政治勢力,只有右翼和極右翼的差別。藍或綠,只是旗幟,不是性質;只是表象,不是實體。他們所服務的都是資本家與強權者,他們所照顧的,都是私有者的利益;他們從來不知道,人世間的資產,其實可以透過公共、集體、互助、分享、團結的方法擴大其價值,而不是樣樣成為私有者的禁臠,放任貪欲橫流,惡化不公不義不平等的社會現象。這個世道,只有左右之分,沒有藍綠之別,把這個道理說清楚,讓台灣人民窺見當今朝野政治勢力的本質,這是左翼聯盟的任務。

其次,左翼聯盟要有能力告訴台灣人民,民主政治不是只有選舉惡鬥,不是只有算選票爭地盤;民主政治可以不需要那麼昂貴,可以不是豪門富戶壟斷的遊戲;民主政治可以不是父傳子,師傳徒,可以不是派系配股分贓的囊中物。左翼聯盟要能夠說明,民主可以是人民的民主,政治可以回歸為公共的事務。左翼聯盟要有能力挑釁大家習以為常的既定體制,要能夠對惡質化的代議民主提出藥方,果敢診治。

2018年1月,台北市青島東路立法院圍牆外,左翼聯盟幾位核心成員在抗爭活動現場。左為世新大學社發所所長黃德北。(作者提供)
2018年1月,台北市青島東路立法院圍牆外,左翼聯盟幾位核心成員在抗爭活動現場。左為世新大學社發所所長黃德北。(作者提供)

生態是財富之母、勞動是財富之父

左翼聯盟要敢於告訴台灣人民,我們所生存的島嶼其實還沒有從殖民的體制脫離。來自華盛頓和東京的指令,在台灣暢行無阻,朝野政黨一致奉為圭臬。好萊塢的文化,早已在台灣社會生根擴衍,如同空氣與水,充斥漫漶以致無所知覺。此外,日據時代神社、官署、樓亭在台灣各地不斷被修復、重建;自李登輝開始,中央、地方官員絡繹前往日本聽命述職,哈日之風從漫畫、影視、餐飲到官方文書,天皇在台灣比在東瀛神武,昭和紀元在此間依然一系萬世。左翼聯盟要能夠認識到,台灣人民主體意識的重建,台灣文化尊嚴的復歸,應該遠遠超過「愛台灣」這三個空疏媚俗的字眼,那將是靈魂之蒐尋,精神之追溯,路途艱辛漫長,但是無可迴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