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惠介觀點:金正恩統治下的北韓及其經濟發展動向

2018-05-05 05:10

? 人氣

「如果經濟制裁長期下去,局面又會如何發展呢?即使高唱『自立自強』,但被孤立而縮減到僅有國內範圍的經濟,又何來成長的空間。」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如果經濟制裁長期下去,局面又會如何發展呢?即使高唱『自立自強』,但被孤立而縮減到僅有國內範圍的經濟,又何來成長的空間。」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自二〇一二年訪北韓以來,我每年都會去北韓探訪。由於本身擔任經濟類雜誌的記者,自然會注重於經濟面的定點觀測。而正好,和現今北韓的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同時身兼北韓執政黨朝鮮勞動黨黨主席)正式接掌國家大權的時期重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首度踏足北韓是在一九九八年的二月。當時北韓的經濟十分惡化,連國內都自嘲為「苦難的行軍」。不僅社會貧困,路有餓死骨,連專門招待外國客人的飯店也端不出像樣的飯菜來,每晚僅能提供兩小時的熱水,還飽受不時斷電之擾。夜晚在平壤市外出,只有主體思想塔的火焰,以及照著萬壽台上金日成主席像的燈光,在漆黑的夜裡兀自亮著。

當時的景像,至今仍是我在解析北韓經濟時用來對照的原點。

不知是否當年初訪北韓,爾後回國撰寫的報導不受北韓當局青睞,此後數年間,申請進入北韓的簽證總被打回票,屢屢無法成行。而在這期間,北韓的前金總書記馬不停蹄地致力於核子武力開發,迅速進行了兩次核子試爆,加上與美國的對立也日益加深,致使北韓在國際上的立場愈發孤立。

另一方面,北韓經濟狀況一直很糟糕的報導可說是壓倒性的主流,如前所述,用「路有餓死骨」來形容北韓經濟的例子也屢見不鮮。我因久未能再訪北韓,對北韓的經濟也就停留在同樣的認知裡。

終於能第二次前往北韓時,那是二〇一二年九月,踏出平壤的順安機場,不由得讓人瞪大了眼睛。記憶中一片昏黑的街巷、道路比起當年明亮了不少。馬路雖稱不上平整漂亮,但兩側多了大波斯菊的植栽,增添了些許活潑色彩。比什麼都讓人注意到的是街上人的表情變明朗了,女性的服裝打扮也鮮活許多。「這實在有趣,眼前的北韓和其他東南亞的開發中國家根本相去不遠哪」,我不由得在心裡這樣想。也讓我對北韓經濟發展動向感到興趣,開發經濟學的好奇心在心中沸騰不已。

平壤街頭。(美聯社)
平壤街頭。(美聯社)

在社會主義體制下,甚至是相比舊蘇聯及中國更特別的國家體制下,北韓的經濟還有更加發展的空間嗎?有朝一日是否可能走上像中國一樣,由國家帶動「改革開放」的路線呢?二〇一二年我造訪的滯北韓外商企業與工廠中,其生產設備等水準自然不能與日本相提並論,但卻自成一套獨特的生產運作方式。餐飲及服務業也發展得和中國或其他海外國家相去不遠,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食物變得好吃許多。米、麵包等等,相當美味。一九九八年旅行期間喝到只有苦味的糟糕啤酒,如今已突飛猛進,嚐起來更勝南韓的啤酒品牌。

北韓智庫「朝鮮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的李基成教授這麼說:「自二〇一〇年起,北韓的經濟成長率一直維持在百分之七至八。」日本的北韓研究學者對於成長率百分之七至八的說法也表示,「可從平壤的發展程度看出」,清楚地為北韓的經濟成長做背書。但是,平壤在北韓受到特別優越的待遇,多年來皆與其他城市有落差。二〇一七年,南韓的韓國銀行發表北韓二〇一六年經濟成長率為百分之三.九,並說明,「若綜合地方與平壤的經濟情況,經濟成長率至多百分之三.九,甚至可能需要下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