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檢察官演戲很無聊,陳師孟查辦是拿牛刀嚇雞

2018-02-24 07:20

? 人氣

新科監委陳師孟立案調查第一案,竟是九年前的諷扁話劇。(資料照,蘇仲泓攝)

新科監委陳師孟立案調查第一案,竟是九年前的諷扁話劇。(資料照,蘇仲泓攝)

聲言鎖定「辦綠不藍的司法官」的新科監委陳師孟,開春之後果然「大動作出擊」─立案調查二00九年在慶祝大會上,由檢察官編導演出的「諷扁行動劇」,此舉一出,想像得到,自陳上任就張大了眼看他要辦誰的司法官們,個個錯愕不已,只差沒爆笑。

該劇的導演編劇慶啓人說:「陳水扁貪汙罪是靠證據定罪的,不是靠行動劇定罪。」

當時的法務部長王清峰聲明表示,部長只管政策面、制度性的工作,對於每年例行性的活動,如司法節的慶祝,事前並不知道表演的内容。最重要的,好像也強調,藉創作、表演表達意見,是憲法所保障的自由,司法人員在司法節做這類的表演,「個人」認為並不適當。嗣後也没有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20161222-前法務部長王清峰22日出席上官鼎(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從台灣來」新書記者會。(顏麟宇攝)
前法務部長王清峰聲明事前不知表演內容,個人認為表演不妥。(顏麟宇攝)

諷扁表演走鐘,但是否已達有違官箴?大有疑問

對相關人等的回應,陳師孟嗤之以鼻,他反批,「狗屁!他們表達言論自由,就可以羞辱受刑人嗎?可以表演受刑人的動作嗎?」。陳師孟直指,台灣的檢察官、法官缺乏教育,以為讓嫌犯、受刑人吃好睡好就是人權,卻用表演的方式戲謔嫌犯,違反國際兩公約所說,「對失去自由者要尊重其人格」,侮辱嫌犯人格,極不尊重人權;而當時阿扁還沒被判刑,無罪推定,就算是一個有罪的人,都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去污辱他的人格,即使阿扁罪證確鑿,司法官也沒有資格做這樣的行為,檢察官會演出這樣的行動劇,就表示他們的養成教育有問題!

陳師孟的說法和做法,到底有沒有問題?

首先,司法節在元月下旬,扁案(包括國務機要費、龍潭購和洗錢案)一審判決在該年九月,即使一審判決有罪,仍未定讞,即使曾遭羈押,檢察官演出時的確理當屬於「無罪推定」階段,然而,不論定讞與否,以表演方式戲謔嘲諷涉嫌人或受刑人的確不宜不妥不該,不要說此人是陳水扁,任何受刑人都不該受此待遇。尤其是,演出者竟是理當對犯罪行為人存哀矜之心的檢察官!陳師孟痛責檢察官養成教育有問題,不是沒有道理。

不過,以創作表演表達意見,的確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連司法都得尊重,監委辦案又豈能忽視?唯檢察官是公務員,公務員當然也享有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但却有職務倫理上的限制,比方說,公務員服務法第四條規定,未經長官許可,公務員不得以私人或代表機關的名義,任務發表有關職務的談話,這是對「職務上的言論」之限制;至於「非職務上的言論」,沒有明確規範,但一般通認仍有「應謹慎的義務」,此前最知名的是郭冠英(時任駐外新聞秘書)網路發表文章遭撤職停用三年;也曾有檢察官在政論節目批評檢辦案,遭降級改敘的例子。

但是,檢察官在司法節慶祝大會的表演,某種程度屬司法人員的內部同歡,是否到達監察委員「整飭官箴」的糾彈範圍,却大有疑問。

陳水扁的政治操作,反而「證實」他的健康。(林瑞慶攝)
陳水扁對台灣社會情緒勒索,陳師孟對司法官職權要脅,該道歉的不知是誰。(資料照,林瑞慶攝)

陳水扁情緒勒索,陳師孟職權要脅

其次,陳師孟心心念念在舊主,忠誠固然可感,但這絕對不該是他行使職權的動力和理由,做為陳水扁市長任內的副市長、乃至總統任內的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不折不扣是「利害關係人」,別人查扁案可以,獨獨他必須迴避!根據第十一條:「彈劾案之審查委員,與該案有關係者,應行迴避。」陳師孟或許會以他只是立案調查,並未提出彈劾案辯解,但調查之利益迴避精神理應一致。

儘管陳師孟從被提名到經立法院同意後迄今,鎖定顏色與扁案為己任,但對就任伊始監察院長張博雅有提醒的職權行使要旨與規範,理當也熟讀一遍,否則他不會說,「本案不一定要彈劾誰,我沒那麼壞心,但覺得這些人欠阿扁、欠社會一個道歉,這樣就夠了。」

先不論陳水扁以國家之尊貪污還洗錢到國外,洗錢情資甚至交到陳水扁手上,遭國際洗錢防制組織艾格蒙聯盟形容為「成立以來最大醜聞」,其對台灣國際形象的傷害,遠遠超過陳師孟口中「影響台灣國際形象」的諷扁劇;而陳水扁保外就醫迄今,無一日消停地以其身心狀況翻雲覆雨做文章,對台灣社會、對民進黨舊日戰友、對兩任總統施壓,到底誰欠誰一個道歉?就算陳師孟為舊主委屈鳴冤,又豈能濫用監委職權、無視利益迴避,浮濫騷擾司法官?如果陳水扁對台灣社會是「情緒勒索」,陳師孟就是紮紮實實對司法官「職權要脅」。

檢察官果若有辱及受刑人人格之事,難道不該調查糾彈嗎?當然應該也必須,陳師孟若不是糾纏陷溺於扁案不可自拔,他對受刑人尊嚴與人權之重視,未始不能辦出一個漂亮的糾正案,偏偏拿起牛刀的第一件「獵物」,竟是演扁案話劇的檢察官,所求只是「這些人給扁一個道歉」,這已經不是殺雞用牛刀,而是拿牛刀嚇雞,而且,還嚇不到,徒然惹人訕笑而已。功能不彰的監察院又出了這麼一號功能暴走的監察委員,這一筆要記下:提名他的總統和同意他的立委,都欠台灣一個道歉!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