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過年無法回家的人》長官比火災還可怕!消防員崩潰日常 救災救人比不上摺好棉被

消防員認為,平常工作最麻煩的也不會是火場,而是長官熱愛的「門面」與做不完的行政工作。(資料照,取自Pixabay@Pexels)

消防員認為,平常工作最麻煩的也不會是火場,而是長官熱愛的「門面」與做不完的行政工作。(資料照,取自Pixabay@Pexels)

「台灣消防隊是兼很多行政工作,我們比較像行政人員兼職做救災……消防員還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雖然你工作有7成是沒有意義的……」

過年必須上班、無法回家與家人團聚的消防員,是抱著怎樣的心情?一名從業近10年的男性消防員阿修(化名)分享,其實過年心情跟平常工作比起來,已算是滄海一粟,平常工作最麻煩的也不會是火場,而是長官熱愛的「門面」與做不完的行政工作。

阿修說,在消防隊永遠有比救人、救災更重要的事,例如救災檢討PPT永遠一修再修讓長官滿意為止,又例如就連晚上在寢室休息,也有長官衝進來檢查你棉被有沒有摺好。為了「門面」,台灣消防員有7成時間都在做沒意義的工作,人們眼中的打火英雄,每天都是這樣的崩潰日常,被超長工時壓垮。

新北六連霸災防演習評核獲六都第一名,消防局12日於市政會議由消防局長黃德清代表獻獎。(圖/新北市消防局提供)
台灣消防員有7成時間都在做沒意義的工作,人們眼中的打火英雄,每天都是這樣的崩潰日常,被超長工時壓垮。(資料照,新北市消防局提供)

「每一個案件都是未爆彈,哪怕他是謊報,可能下一秒就會死在路上」

消防員的一天從檢查裝備開始。談起一早工作,阿修說大概是每台車子都要試著發動、打開油箱檢查,毒氣偵測器確認電力滿格、每一支身上氣瓶都要確認是滿的:「要是沒看到的話,過幾個小時就是報應。」救護車上的設備更多更雜,也要一一檢查。

每一天的例行檢查,是為了做好準備隨時去面對各種突發狀況。每當有案件進來,依規定白天90秒內要出勤、夜間則是120秒,若報案人能清楚報出地址是可以很快找到,但有更多是無法說清楚的。

報案人說話顛三倒四 幸好消防員沒中途折返

阿修分享,曾經碰過一名報案人說話顛三倒四,當下覺得可能是謊報,但同事們並沒有放棄,到該區域挨家挨戶問,從鄰居口中問到「某一個巷子轉進去的廢棄工廠的某一個巷子裡」,終於找到住宅後,同事們很慶幸沒中途折返:「一進去,他家人是死在床上,要是我們以為他謊報回去的話,就挫賽了。」

每一次救護救災都充滿未知,例如曾經同事接了一個救護,民眾本來意識清醒,看起來並沒有很嚴重,沒想到在送醫途中「死掉」了,心臟不跳了:「同事馬上電擊,電了又電、死了又活,完全就是電影情節……後來那個人莫名其妙就活了,我去醫院查,他沒有心臟問題!連最簡單的案件都是這樣……」

「每一個案件都是未爆彈,哪怕他是謊報、哪怕他只是喝醉酒,他可能下一秒就會死在路上。」狀況總是說來就來,消防員的日常,沒有一刻能鬆懈。

行政工作是主責、裝火災警報器遭報警、棉被折好折滿 拖垮救災心力的日常

儘管突發狀況不斷,卻沒有一個好環境讓消防員專心。阿修嘆,台灣消防員與其說是救災,不如說「行政人員兼職做救災」,每趟救護車出去都要填記錄、高規格審核,連自然死亡也要辦「檢討會」:「媽呀,誰要聽你那些檢討會!」

若遇嚴重火警,有時候會一連打上24小時甚至好幾天,阿修也曾下班再上班、結果還是打同一場火,但對阿修來說,打火不是最麻煩的,最麻煩的是行政工作:「要做很精美的PPT給老人家看、再給更老的人看、然後再改,每一場大型火災完都要做個精美的ppt,我們會有1、2個專人被虐待來做這件事,他可能已經打火24小時沒睡,還有其他人要做一些訪談記錄……」

火災、消防、大火、打火兄弟。(取自pixabay)
消防員說,每一場大型火災完都要做個精美的ppt,我們會有1、2個專人被虐待來做這件事。(資料照,取自pixabay)

行政工作已經相當繁冗,阿修所在的分隊卻只有2台公務電腦,很多人必須自備電腦。雖然用自己電腦做公務其實是違法的,面對做不完的行政工作,消防員也是別無選擇,把行政工作帶回家做是常態,甚至有人請婚假還被叫回分隊做行政工作,讓阿修哭笑不得。

除了寫不完的報告,消防員一天也要安排4小時的值班接電話,讓阿修無言:「這樣的工作不值得你花6、7萬請一個人來做!有些國家已經電腦化,台灣科技發達,居然要用這麼落後的方式處理事情,消防隊人力已經不足,這樣是很浪費的!勤指中心就有一票人會接電話、看新聞,我們電腦化派遣已經推十年,電腦本來就會跳訊息,還會整個消防隊一起廣播……」

消防員挨家挨戶裝火災警報器 「警察也沒有路上發安全帽」

夜間消防員也可能要派一組人挨家挨戶裝火災警報器,常遇到有民眾以為消防員是詐騙集團,會報警:「絕大多數火災傷亡可以用警報器避免,可避免7成以上的死亡,但不該是上班的消防員去裝!他已經把火災防範無限上綱,就像你說不戴安全帽危險,叫警察拿一堆安全帽去路上分發……」

新竹市消防局發放的「住宅用火災警報器」,已成功防止多起住宅火警案件釀成傷亡。(圖/新竹市消防局提供)
夜間消防員也可能要派一組人挨家挨戶裝火災警報器,常遇到有民眾以為消防員是詐騙集團。(資料照,新竹市消防局提供)

最可怕的莫過於「內務檢查」,阿修說,曾有長官深夜來檢查內務,看棉被、衣服有沒有亂放:「就連最機車的國軍也不會在這時間來檢查內務,還有老百姓誰會來看你的寢室?如果是車庫亂掛被檢討,我接受,會影響到救災力,但如果是我自己寢室,不會影響到救災吧?」

「我們要把自己作戰跟訓練這兩件事情做好,已經很花精神了……冗員只會做冗事,他如果不做冗事他會崩潰,無法彰顯他的權威,所以說消防員要進步,就是老人家趕快退休……」阿修說。

「有人力救火、沒人力救人,出來救護車只剩一個人顧」人力不足到無力救災

目前,阿修在倡議團體「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服務,期望改變整體人力不足、裝備不足、工時過長、雜務過多等狀況,避免干擾救災也避免消防員過勞。

例如救護車遭濫用的情況,阿修認為目前較可行的方式仍是「以價制量」,例如美國有些地區救護車就會列表,符合緊急條件才免費,不符合連載都不載,要自己叫300美金以上的民間救護車來。此外,山難、海難其實也不該是消防員的工作,海難有海巡署專業船隻可搜救,山難也應有專業團隊。

20171122-專題配圖:勞工、一例一休、勞動部報告、勞基法、假日上班。急診、救護車.(陳明仁攝)
例如救護車遭濫用的情況,阿修認為目前較可行的方式仍是「以價制量」。(資料照,陳明仁攝)

最重要的,仍是減少雜務,否則當消防員為「冗事」四處奔波,就會發生「3個人去打外勞宿舍大火、4個人去打鐵皮屋全面燃燒的案件、3個人看到一間房子已經『發爐』了、下巴掉下來」這樣的尷尬場面,一心想救人卻無能為力。

阿修說,一般火警標準出動消防員人力配置應有11名,才能做到「有人進去救火、有人進去救人、人拉出來有救護車在等」這樣的順暢分工,但在台灣因為人力不足,5人已算豪華陣容,3、4人是更常見狀況,如果人手不足,就會發生「有人力救火、沒人力救人,出來救護車只剩一個人顧,然後車開不走」這樣的慘案;阿修說,消防員也常迫於搶救壓力,立刻把裝備全丟在地上、趕緊開走救護車,回到現場才發現裝備少一隻手套,那些都是有帳的,會很麻煩。

「消防員還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雖然你工作有7成是沒有意義的」

雖然每天面臨過勞、工時超長、裝備人力不足等問題,談起做消防員這行的心得,阿修這麼說:「消防員還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雖然你工作有7成是沒有意義的,但一張CD買回來有3首好聽就值得了,精選集買回來也不會每首都好聽啊!」

消防員這一行每天都能看見光怪陸離,長官各種要求更是血淚斑斑,儘管如此,阿修仍認為這是一份有意義的工作。對於這一行他仍有熱情,只是擋在救災前的重重阻礙,還有待改革。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