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好憂鬱?英國政府有「孤獨大臣」、美國耶魯大學「幸福生活課」1200人搶修

2018-01-29 11:00

? 人氣

美國名校耶魯大學近日開授「心理學與美好生活」課程,竟然吸引將近1200位人選修,打破耶大創校316年紀錄!學生認為,讀耶魯課業壓力大,學生只能拼命壓抑自己的感受,「如何快樂」是最想學會的事情之一,開課教授桑托斯則說,希望此課能

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心理學系2018年第一學期開授課程「心理學與美好生活」(Psychology and the Good Life),短短10天之內,已有超過1200名學生登記選修,等於耶魯大學1/4的大學部學生統統選了這門課。

42歲教授洛芮‧桑托斯(Laurie Santos)是這堂課的主講,媒體聞風而來時,桑托斯表示:「學生想要改變,想讓自己更快樂,也想改變校園文化。」

「每4個學生就有一個修了這堂課,如果我們發現了好的習慣正在增加,例如學生更懂得表達感謝、拖延情況改善或是增加互動等等,那我們將會目睹學校文化的改變。」桑托斯說。

桑托斯說,想要進入耶魯大學的高中生,往往必須放棄很多快樂的事,或者養成了不好的生活習慣,一切都是為了追求好成績,她認為這種現象已造成該校的「心理健康危機」,因此啟發她開授這門課程。據2013年統計,耶魯大學的大學學生在學期間,超過一半都曾尋求心理方面的協助。

「其實呢,我們很多人都很焦慮,壓力很大,不快樂到甚至麻木,」選修此課的19歲新鮮人梅納茲(Alannah Maynez)說:「這堂課吸引了這麼多人來修,就證明了學生有多麼厭倦,大家為了專注在學業成就上,往往壓抑了各種正面和負面的感受。」

耶魯大學學生壓力大,從法學院牆上的雕塑可看出一二。(圖/Alex Guerrero@flickr)
耶魯大學學生壓力大,從法學院牆上的雕塑可看出一二。(圖/Alex Guerrero@flickr)

心理系大學部主任安宇京(Woo-kyoung Ahn,音譯)表示,過去多年來,學生一直向學校請求開授一門「正向」的心理學課程,當她得知桑托斯教授的提案時,「開心得簡直要飛起來了」她說。

安宇京主任說,她猜測這門課會很搶手,但沒料到多達1182位學生選修,一口氣破了耶魯大學創校316年來的最佳紀錄。

耶魯大學上一個「最熱門課程」最佳紀錄恰好也是心理系課程,「心理學與法律」,這門課在1992年開設,共有1050位學生。其餘大部分的大型演講課程,選修的人數不會超過600人。

開始上課前,校方倒是為了這門課傷透腦筋,為了找到能容納1200人的聽課場地,學校一開始把學生分成2部分,一部分坐在可容納800人的古蹟拜特爾教堂(Battell Chapel)聆聽現場講課,其餘的人則在另一間視聽教室看實況轉播。開學2周之後,學校決定騰出交響樂專用的伍爾斯演藝廳(Woolsey Hall),讓全班學生都能和老師真人互動。

此外,這堂課的助教陣容必須擴張到24位,但心理系沒有這麼多助教,因此還要從公共衛生學院和法律學院招募人手。這門課預計每兩周講課一次。

耶魯大學「心理學與美好生活」課程吸引1182位學生選修,學生須在演藝廳內上課。(示意圖非當事人)(圖/g c@flickr)
耶魯大學「心理學與美好生活」課程吸引1182位學生選修,學生須在演藝廳內上課。(示意圖非當事人)(圖/g c@flickr)

報導指出,課程的內容著重在「正向心理學」,例如,討論哪些人格特質可以豐富人們的心靈,甚至因此改善人的行為,以及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運用這些特質等等。學生也有小考、期中考,還要制定一個「改造你自己!」(Hack Yo’Self Project)的自我提升計畫,作為期末作業。

不過,部分學生也承認,他們覺得這堂課「很涼」,因為作業要求比較少。「我是聽別人說才知道這門課啦,不過課程負擔比較輕,而且,說不定我真的可以學到一點技巧,讓自己生活得比較沒有壓力。」22歲的大四生里奇蒙(Riley Richmond)說。

雖然被視為「涼課」,桑托斯教授卻說,這可能是耶大「最難的一堂課」,桑托斯說:「想要看見實質的改變,學生就必須為他們每天的生活負起責任。」

耶魯大學開設「心理學與美好生活」一課,竟吸引1182位學生選修。(圖/ Tim Gouw@Unsplash)
耶魯大學開設「心理學與美好生活」一課,竟吸引1182位學生選修。(圖/ Tim Gouw@Unsplash)

桑托斯表示,學生呼朋引伴一起修課,可以創造一點人際壓力,讓他們認真看待作業,但又不會產生追著分數跑的焦慮感。桑托斯說,這門課只有兩種成績:「通過」與「不通過」,希望這種做法能證明她的理論──追求數字的人生,無論是成績再高、薪水再好,都沒辦法帶來快樂。

不過,桑托斯承認,未來可能不會再次開授這門課,安宇京主任表示,這類大型課程久久開一次很不錯,但太常開的話,會影響到其他課程的選修狀況。「這樣會起衝突,我們沒辦法每年都花時間在助教和其他資源的問題上掙扎。」安主任說。

桑托斯表示,她已經等不及想看看,這一堂課能否改變校內風氣,「現在正是我們改變耶魯大學文化的時刻,學生都感受到自己身處其中,展開一場美好的奮鬥。」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