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都看不下去!德國極右派「另類選擇黨」進入各級議會 叫罵插嘴不斷

2017-10-03 08:00

? 人氣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國會,地方議院表示發言情形一團混亂。(美聯社)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國會,地方議院表示發言情形一團混亂。(美聯社)

「納粹!」「史塔西!」粗魯的叫罵聲在德國東部的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裡此起彼落,議會外的易北河照樣靜靜流淌,但議事廳裡劍拔弩張的氣氛,與此前二十年溫和的討論截然不同。

極右黨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成立不過4年,卻在選舉中接連斬獲大量選票,更在9月24日德國聯邦議院(Bundestag)選舉中拿到12.6%政黨票,躍升第三大黨。大體來看,AfD在德國東部支持率較高,更在2016年3月薩克森-安哈特邦(Sachsen-Anhalt)議會選舉中獲得約四分之一的席次,成為該邦第二大黨,跌破許多人的眼鏡。

隨著AfD成員進入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議會的氣氛明顯改變。討論變得粗魯而針鋒相對,AfD的敵對政黨成員喊他們「納粹」,AfD則回以「史塔西」(Stasi,東德國家安全局),汙辱詞語滿天飛,甚至在討論難民議題時強行將話題帶到長照。議事廳外,兩方人馬相處也遠遠稱不上融洽,許多人拒絕與AfD成員一同用餐。甚至有參訪學生表示:「在我們學校,這樣子會被退學的。」

 

德國聯邦議院選舉,許多人對執政多年的聯合政府失望,轉而把選票投給AfD。

AfD在聯邦議院的709席中拿下94席,這也是逾50年以來,極右派第一次在聯邦議院贏得席次,學者憂慮,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的混亂狀況,可能也會在聯邦議院裡發生。德國聯邦議院在聯合執政的基民盟/基社盟(CDU/CSU) 和社民黨(SPD)主導下,大致維持平和的氣氛,但AfD元老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在大選當夜就高調表示,AfD會打破這樣的平靜,他說:「我們會對梅克爾(Angela Merkel)窮追猛打,拿回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的人民。」贏得聯邦議院席次的政黨,對AfD反移民、反穆斯林的主張都非常感冒,也都拒絕和AfD合作,意圖使AfD在聯邦議院的影響力降到最低。

AfD成為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第二大黨 議場亂象層出

馬格德堡大學(Otto von Guericke University of Magdeburg)政治學者史托克(Roger Stöcker) 觀察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的氛圍,發現議員發言討論的語氣改變了。「他們說話變得更粗魯、更加有攻擊性,不再像以往那麼尊重同事。光是聽他們的用詞,你很難想像這是在邦議會出現的對話。」他又推測,「聯邦議會大概也會是這樣。」

薩克森-安哈特邦位於德國東部,屬於前東德,兩德統一後,經濟表現始終不如其他地區亮眼,失業率一直位居前列。2016年3月,薩克森-安哈特邦舉行邦議會選舉,AfD一舉拿下87席中的22席,成為邦議會內的第二大黨,僅次於獲得31席的基民盟。在此之前,成立於2013年的AfD從未在邦議會選舉中贏得12%以上的選票,卻在薩克森-安哈特邦擠下「左翼黨」(Die Linke)和社民黨,得到24.3%選票,僅次於基民盟的29.8%,左翼黨只得到16.3%,社民黨則是10.6%。

史托克自己是社民黨的活躍成員,他說2016年薩克森-安哈特的選舉結果「令人大吃一驚,沒有人能預料到會出現這種結果。」由於基民盟和社民黨得票相加未過半,他們不得不找綠黨(Die Grünen)聯合執政。

發言情形混論 參觀小學生:我們這樣會被退學

AfD成員破壞了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原有的秩序。自己人發言時,他們叫好;敵對陣營發言時,他們譏笑;若是要表示反對,他們會直接打斷發言。討論氣候變遷時,AfD成員會插嘴說那全都是謊話;討論老人津貼時,他們會質問,為什麼該給德國長者的錢卻花在難民身上。AfD進入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後,議程上多了從來不需討論的問題,例如是否限制穆斯林女性穿戴「布卡」(burqa)。

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的基民盟議員克魯爾(Tobias Krull)認為,現在的邦議會開會的重點,不在誰的論點好,「而是誰講話大聲」。他說,最近有學童前來參觀邦議會,行程結束之後,其中一名孩子告訴他:「如果我們在學校表現得和你們一樣糟糕,是會被退學的。」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國會,一名議員開心亮出名條。(美聯社)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第一次進入國會,一名議員開心亮出名條。(美聯社)

AfD叫罵言詞與納粹相似 他黨議員不能接受

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的狀況不是個案。目前德國十六邦的邦議會中,有十三個邦選出了AfD議員。資助德國與歐洲社經研究的奧圖布雷納基金會(Otto Brenner Foundation)近期發表研究報告,指出AfD成員在各地方政府及議會中挑起尖銳的爭論,而且總是將話題轉到難民、移民和穆斯林族群等敏感議題。薩克森-安哈特邦議會中其他黨派的議員表示,AfD議員的言行已經無法以「粗魯」一詞概括,他們的用詞發言,甚至會讓人想起第三帝國時期納粹黨的政治宣傳。

左派政黨的薩克森-安哈特邦議員說,AfD成員曾用惡毒的言語攻擊他們,例如說他們「骯髒」(versifft)。綠黨議員芙蕾德金(Dorothea Frederking) 表示,AfD成員的用詞非常汙辱人,並且她感到很遺憾,「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去70年後,又有右翼極權份子坐在我們的議會裡。幾年以前,我根本無法想像會發現這樣的爭論,現在它們又出現了。」

薩克森-安哈特邦的AfD領袖帕根伯格(André Poggenburg) 在一次訪問中,承認了AfD成員的確在煽動氣氛,然而他強調,選民將票投給他們,就是要他們這麼做。帕根伯格說,在AfD成立之前,議會裡的討論和爭辯,都太安逸、令人昏昏欲睡,「而我們的目標就是點燃氣氛,這是民眾想要的」。同時,帕根伯格認為AfD是德國唯一一個愛國的政黨,並駁斥「AfD成員言論與納粹相似」的批評。他說:「如果你要做出十條聲明,那麼其中一條很有可能曾在納粹時期用過」。

今年9月7日,德國另類選擇黨的競選文宣掛在首都柏林街頭(AP)
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標語:「布卡?我們還是喜歡比基尼。」(美聯社)

其他議員不願同坐、不打招呼

另一方面,帕根伯格指出,AfD的敵對政黨一點也不友善,是對手先開始粗魯無禮的行為。他說其他黨派的一些人,不願意和AfD成員握手、不願意坐在他們旁邊用餐,甚至不願意在社交場合和他們打招呼。而且AfD和敵對政黨都有彼此叫罵,而左翼黨成員是最凶狠的,「他們每罵我們三次,就有一次叫我們「納粹」或「法西斯」,那麼我們也可以用「共產主義者」或「史塔西」回敬。」

隸屬於基民盟的薩克森-安哈特邦邦長哈瑟夫(Reiner Haseloff)則嚴正批評AfD一直使用低劣的語彙,尤其無法容忍與納粹 政治宣傳相似的用語。然而,儘管其他黨派對AfD避之唯恐不及,德國總理梅克爾也明確表態,不會與AfD合作,基民黨仍表現出與其合作的意願。基民黨近期與極右派合作,希望組成委員會調查極左派,此舉招來梅克爾的責難。

哈瑟夫認為基民盟有義務深入了解AfD如何崛起,「迄今為止,我們未曾好好討論這些議題,包括『德國人』的身分認同、我們該接收多少移民、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衝突如何應對等等。如果我們不仔細聆聽選民的心聲,AfD是不會自己消失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