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委涉賄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為什麼越南工人愛罷工

2020-07-04 10:30

? 人氣

越南勞工罷工,是當地台商頭痛的問題。(美聯社)

越南勞工罷工,是當地台商頭痛的問題。(美聯社)

越南和中國都是社會主義國家,兩地投資條件有何差別?台商在越南能援用在中國那套管理模式嗎?為什麼越南工人那麼愛罷工?在《全球生產壓力鏈》中,王宏仁試圖解答這些重要問題。

一九八八年台商踏入越南,帶給越南第一筆外資,到去年越南吸引了三八○億美元外資,台資排第六,次於韓、港、星、日、中。近兩年來中美貿易戰爭引發全球產業鏈重組,原本落腳中國的產業出走避險,越南常是他們的首選。

去除文化偏見了解越南

越南和中國這兩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投資條件有何差別?台商在越南能援用中國那套管理模式嗎?而更多台商都有個共同疑問:為什麼越南工人愛罷工?越南政府為何不像中共那般強硬對待罷工?

在新書《全球生產壓力鏈──越南台商、工人與國家》中,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王宏仁就試圖解答這些重要問題。

王宏仁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到越南進行田野研究。他自我警惕,許多人做東南亞研究都選擇語言障礙最小的台商研究,但如果只是跟隨著台資腳步,最終會落入從中國/華人視角看東南亞的老路。他希望自己做的越南研究能讓更多台灣人去除文化偏見、不用傳統華人視野了解越南。

越南工人是本書關切焦點之一,作者問道:「越南工人如何在當代全球資本主義的結構下,發揮能動性來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

在全球產業鏈或者商品鏈中,核心國家的品牌商下單給台、韓等中間商,中間商在中國、越南等地設廠生產,買主要求低價、高品質、準時出貨,中間商就把這個壓力層層往下傳達,壓力鏈末端就是生產線上的工人,工廠管理部門逼著工人加班、提高效率,減少休息──包括限制上廁所次數。

市場邏輯是追求利潤極大化,生產鏈其實在進行層層剝削,品牌商壓低中間商利潤,中間商要工人加班、壓低工資、提高效率。一旦某個環節壓力過大而失衡,社會就會產生自我保護機制,被剝削的弱者也會採取各種形式的反抗。

越南政府雖與中共一樣是威權政體,但王宏仁把越共政權界定為「防禦型威權體制」,有著統合國家(corporatism)色彩。國家一方面以「越南勞動總工會」(VGCL)控制工人,但也需要獲得工人支持取得正當性,VGCL受越共指揮卻有一定獨立性,也會批評政府;資本累積是國家正當性另一個來源,所以代表工商界利益的越南工商會(VCCI)、VGCL與越南政府間必須獲得一定妥協。

《全球生產壓力鏈》一書的特點是把國家角色帶入全球生產鏈分析中,從書中描述可知越南這個「防禦型威權體制」不像中共那般具侵略性。(台大出版中心提供)
《全球生產壓力鏈》一書的特點是把國家角色帶入全球生產鏈分析中,從書中描述可知越南這個「防禦型威權體制」不像中共那般具侵略性。(台大出版中心提供)

政府多不壓制野貓罷工

但有時候結構矛盾無法取得妥協而失衡,會出現「結構破洞」,讓工人有反抗的機會。例如,政策失靈讓通貨膨脹率高於薪水成長,工人就起而罷工。又如,台商引進在中國已訓練成熟、且語言相通的陸幹當管理階層,陸幹位階高於本地幹部,且常不留情面當眾羞辱越幹,而造成內部矛盾,讓越幹常常成為工人罷工的支持者甚至組織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顧爾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