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一港兩治」壓倒「一國兩制」?

2020-07-04 07:00

? 人氣

2020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正式生效,仍有許多香港市民走上街頭。(AP)

2020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正式生效,仍有許多香港市民走上街頭。(AP)

中共人大常委會7月月1日開始實施香港國家安全,這是中共收拾香港亂局的霹靂行動,無論港人怎麼反對,國際如何譴責與制裁,北京都置之不理,硬幹到底。對北京而言,唯有制訂國安法,在香港頭上高懸分裂國家、顛覆中央、從事暴力、勾結外力四把利劍,違反者一律嚴懲,以止暴制亂,向全面管治邁進。

正如北京盤算,大刀出鞘,望風披靡,香港只出現零星的抗爭,長年的民運領導人陳方安生宣布退出政治,「民主之父」李柱銘宣告與港獨及暴力劃清界線,黃之鋒、羅冠聰等要角推退出香港眾志,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陣線遣散香港地區所有成員。美國採取的制裁措施只有搔癢的輕微效果,其他國家限於言語指控。去年六月風起雲湧的示威遊行暫時偃旗息鼓,暴力破壞消聲匿跡,港獨運動轉到海外,習近平「敢於亮劍」的強悍作風收到預期的震懾效果。

香港眾志的創黨成員羅冠聰、黃之鋒、周庭,6月30日均宣布退出政黨。(美聯社)
香港眾志的創黨成員羅冠聰、黃之鋒、周庭,6月30日均宣布退出政黨。(美聯社)

香港的民主抗爭難免暫時沉寂,民主之路變得更加迢迢而巓簸,自由人權面臨將被限縮壓制,司法獨立自從不復完整。港人的反修例、反送中的抗爭運動,一年多來在香港引發狂潮,在世界廣獲同情,如今香港的政治處境不進反退,「一國兩制」勢必侷限於經濟領域,至於政治與司法層面,則將向一國一制推進,而透過選舉與議會爭取管治權的目標,將更加遙不可及。香港十餘年來贏得的「示威之城」雅號從此殞落,暫時回到「經濟之城」,於港人心靈深處而言,則是置身在「鬱悶之城」中。古代孔子作春秋,亂臣賊子懼;如今的香港是中央頒酷法,民主人士懼。不惜「攬炒」爭取民主的港人還有什麼路子可走?

「攬炒」這種玉石俱焚、同歸於盡的念頭像幽靈一樣,始終伴隨港人的抗爭。這是一種極其無奈的決絕思維。李柱銘近日一段話足可反映攬炒念頭的本意。他說:「等於一些武俠片,你的敵人在後面攬住你,你要殺死敵人,就要把劍捅到自己的胸口上,把他一併捅死。對香港來說要用到這招是很慘的。」果若攬炒成功,北京與港人兩敗俱傷,下場確實很慘。但有些年輕的香港人則不做如是想,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的說法反映這種天真瀾漫的想法:「在傷害到香港的攬炒發生之前,我們嘗試已經令香港人得到民主。」天下有這麼便宜的事嗎?港人抗爭無異以卵擊石,在香港收割民主果實之前,必然先要承受北京加大力度打壓,遭受經濟情勢持續惡化的苦果,而北京也許在顏面上有所失,但實質收穫可能更大。誠如美國一位中國問題專家所說:「把香港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正是北京想要的」,而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經濟損失大家來分擔,政治收益則由北京獲得。」確實如此,抗爭換來北京頒布國安法,像是把緊箍咒套到香港頭上,這正是攬炒意念注定的下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