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許宗力的千斤萬擔

2020-01-16 07:20

? 人氣

司法院長許宗力在司法節致詞時,特別對陳師孟約詢法官之事提出警示。(盧逸峰攝)

司法院長許宗力在司法節致詞時,特別對陳師孟約詢法官之事提出警示。(盧逸峰攝)

「以法律見解不當為由,對法官發動調查,乃至彈劾,將付出傷害法治的代價。而一旦司法不再能公正審判及保障少數,憲政民主無異於僅剩下空殼,民主台灣與威權政體的分野也已無聲地消融了。」大選結束,司法院長許宗力終於藉著慶祝司法節的同時,對監察委員陳師孟約詢法官之事,發表談話。

當司法破毀,民主與威權的分野將無聲消融

許宗力的談話,或許來得太晚,畢竟距離陳師孟發出約詢通知已經一個月;但他的談話也算來得及時,因為陳師孟約詢時間選前即已敲定在選後一周之內;最重要的,許宗力言辭緩和但毫不含蓄,他直接點出破壞司法獨立的後遺症,就是讓「民主台灣與威權政體的分野無聲地消融了」,簡單講,如果連任的蔡英文總統繼續放任監察權惡搞司法,破壞的不只是五權分立的憲政體制,而是讓蔡政府的統治民主其形而威權其實,這是一槌定音的「警訊」,會不會成為四年後蔡政府結束時「預示的蓋棺論定」?值得蔡英文時時警惕,當然,也有賴許宗力和他領導的司法體系的自覺和警覺。

美國政治社會學者戴雅門在思索「全球民主危機與反擊之道」後,提出「獨裁者的十二步計畫」,閱之觸目驚心,原因很簡單,細查他列出的「十二步」,從「妖魔化對手缺乏正當性且不愛國」、「掏空司法的獨立性」、「攻擊媒體的獨立性」、「加強控制網路」、「控制選務機關」…蔡政府在過去三年八個月的時間中,幾乎可謂「步步合拍」,蔡英文連任且民進黨繼續全面執政後的未來四年,就進入最恐怖的最後階段:「重複步驟一到十一」!

許宗力的警示,正是其中的第二步:「掏空司法的獨立性,特別是憲法法庭,留清法官並以忠心黨羽取而代之,或是修改司法結構以削弱法官,將其納入黨的掌控」。

20190518-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戴雅門18日出席六四事件30週年研討會。(簡必丞攝)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戴雅門列出「獨裁者的十二步計畫」,「掏空司法獨立性」就是第二步。(簡必丞攝)

蔡英文沒做的事,陳師孟為她做了

蔡英文或可以說她並未把手伸進司法,特別是她從不干預個案為寬解,但是,她沒做的事,陳師孟却替她做了。陳師孟或許可以他不是為民進黨找司法官的碴為辯詞,但他以藍綠顏色為約詢、調查法官的動機,却不折不扣讓政治直接干預司法,特別是干預司法個案─即使是審結的個案;這也是最諷刺的事,因為根據五權設計以及監察權的立意,監察委員和司法官一樣,都設定為獨立行使職權,超然於政黨,做為制衡行政權的一環,陳師孟恍若未覺,當他得意洋洋自比「英系尖尾」的同時,他首先羞辱了提名他的蔡英文總統,兜頭罩下他是「奉旨查案」的假象;其次羞辱了監察權,讓監察院成為政黨的附從;其三才是羞辱司法,既羞辱司法官專業,更羞辱司法官尊嚴。

許宗力在講話中,為「司法獨立」做了扼要明確的定義:

「司法獨立,它的意義,用最素樸語言來說,是要避免外來的不當干預及壓力,使法官不需要屈從特定人的意志,而能中立超然於各方之間,做出公正無私的裁決。且所謂不受干預,不僅指裁判前不受干預,裁判後也不受秋後算帳。雖然隨著民主憲政步上軌道,台灣民眾似乎已經將獨立的司法,視為陽光、空氣般理所當然存在的事物,但司法獨立不僅得來不易,甚至還有可能在溫水煮青蛙的過程中緩慢衰敗、死亡。而滑坡的起點,往往就在司法捲入敏感政治性案件時,因為此時社會高度對立衝突,不論最後判決結果如何,都一定引發敗訴一方特定群體的不滿,於是,責難承審法官的獵巫衝動便從中滋生。」

司法獨立,不僅僅要超然於政黨,還要超然於總統,特別是大法官,儘管大法官由總統提名,但在立法院通過同意權那一刻開始,大法官與總統間的連結就告一段落,大法官的職權角色就要落到憲政運作,當許宗力毫不迴避地質疑陳師孟干擾司法之舉時,他或許也該反省,為什麼陳師孟膽敢於無視監委的憲政職權分際?如此理所當然地以「英系」、以「伸張民進黨的正義」為傲?在蔡英文第一任期間,大法官對政治爭議釋憲案的態度,是否也加強了陳師孟的理所當然?以至於蔡英文引為政績的「司法改革」,竟也成為破壞民主以來,逐步建立的「司法公信力」的笑柄之一?

20190817-監察委員陳師孟17日出席2019永社感恩募款餐會。(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沒干預司法,但監察委員陳師孟幫她干預。(顏麟宇攝)

海妖的誘惑不只是民意獵巫,更是權力

許宗力以「有些東歐國家雖有選舉的外殼,卻逐漸喪失民主的靈魂,主要原因之一,就在於這些國家的法治正不斷遭到腐蝕,司法的獨立性更往往首當其衝,成為被打擊的對象」為例,對比並慶幸台灣仍擁有媲美先進國家的司法制度,心中當為陳師孟的大膽干擾司法且無制衡阻止之道感到憂慮。

在蔡英文以八百多萬選票得到民意授權連任,且民進黨在國會以絕對多數過半之後,在她的第二任期內,將提名補足換屆的大法官和全部任期屆滿的監察委員,更值得憂慮的是,未來的監察院是否「全英系監委」?未來的大法官,尤其是以獨派自居的大法官,能否執守司法專業與道德,維護「中華民國憲法」真義?

「在荷馬史詩奧德賽中,海妖利用魅惑的歌聲,來誘使航海者葬身於船難。當案件高度敏感,政治激情高漲之時,人們往往忍不住去批鬥、甚至設法彈劾法律見解不合己意的法官。但這種政治衝動,就像是海妖迷人而致命的歌聲,背後潛藏著讓民主法治觸礁的暗流。」許宗力以此期許國人要像希臘英雄成功抵禦誘惑,不要屈服於如海妖歌聲般致命的政治獵巫衝動,不要偏離權力分立的航線,在政治風浪中撐住審判獨立的桅杆。

許宗力的比喻太好!他更應該提醒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大法官、各級司法官,抗拒海妖致命的歌聲─權力,尤其是來自總統和執政黨的權力。司法,正是阻絕「大總統」成為「獨裁者」的最後防線。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