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罹患「無魂有體症候群」

2020-01-16 05:20

? 人氣

作者直言,在國民黨上位者權鬥失德,讓青年黨員陷入自卑的情境中,若沒有「黨魂」作為集體支撐,藍營青年很快就會因為思想戰力潰散,而盡快各奔出路。(資料照,蔡親傑攝)

作者直言,在國民黨上位者權鬥失德,讓青年黨員陷入自卑的情境中,若沒有「黨魂」作為集體支撐,藍營青年很快就會因為思想戰力潰散,而盡快各奔出路。(資料照,蔡親傑攝)

不知為誰而戰?不知為何而戰?是藍營青年世代的悲鳴。

他們不甘心為韓國瑜而戰!卻解釋不出為何黨提名了韓國瑜。不願意為吳敦義而戰!不想成為宮廷權鬥戲的棋子。

他們想為台灣而戰,但看到國民黨對「反滲透法」扭捏作態,對香港亂局迴避閃躲,還提名吳斯懷、葉毓蘭當立委,他們只要一思考到黨的種種作為,再想想難道民進黨沒防衛台灣民主成果?這些藍青很快露出痛苦表情,他們確實陷入不知為誰而戰?為何而戰?陷入缺乏正當性與精神戰力的困境之中。

韓國瑜(中)和吳敦義(右)要對國民黨的慘敗負最多責任。(柯承惠攝)
作者直言,國民黨上位者權鬥失德,讓青年黨員陷入自卑情境中,若沒有「黨魂」作為集體支撐,藍青便會因為思想戰力潰散而各奔出路。(資料照,柯承惠攝)

在這種上位者權鬥失德,讓青年黨員陷入自卑的情境中,若沒有「黨魂」作為集體支撐,很快這些藍青便會因為思想戰力潰散,而盡快各奔出路。本次大選蔡英文總統的八百萬選票中,不僅是中間選民跟首投族,甚至有不少藍營青年世代含淚投蔡。

本篇從最老派,其實也是一切問題根源的「黨魂」開始談起,作為黨務改革系列文章的起手式。

20200111-韓國瑜、張善政11日至競選總部現場向民眾致意。(顏麟宇攝)
作者直言,國民黨喜歡談蔣經國路線,卻推出懶散草包韓國瑜去替換蔣經國當年的角色。(資料照,顏麟宇攝)

分析國民黨、民進黨、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中國共產黨的黨魂、哲學、作法

「黨魂」是超出物質之上的團體凝聚力的精神哲學系統。「黨魂」就是一個政黨對於「是非對錯」價值觀跟行為準則,是一個政黨在權傾朝野或流離失所各種狀態下的精神約束跟靈魂食糧。

當「黨魂的力量」反應在群眾行動上,可以驅動人們做不求回報的金錢捐獻、沒有目的性的「集會遊行」、做無法理性衡量的「權力寄託」。

當「黨魂的力量」反應在從政者身上,可以驅動革命志士殞命對抗極權、可以做出明知有牢獄之災的政治行動、也可以支撐候選人從敗選在野的失落再起、更可以幫助政黨從失敗中求取自身存在的意義,也可以在掌權後自我約束。

黨魂是一個最基本卻也最難求得的神秘元素,國民黨2014敗選、2016敗選、2020敗選,都不斷有人疾呼「找不到黨魂」,然而這個問題卻一年拖過一年,關鍵便在於兩點,

第一點:提問者以為舉手提問就是清高,其實只是丟出一張沒寫答案的空白考卷,談何高尚可言?不過暴露自身的空洞跟惶恐而已。當2020敗選,臉書一片「必須改革」的簡短字卡,「必須重視青年」這些萬年不變的廢話,究竟分析出什麼問題?又回答了什麼問題?

第二點:黨魂無法條條框框的具體羅列,國民黨也沒有人才足以去建構一套宏大的哲學系統,因此看起來很難解釋跟傳播,國民黨當權者便只能夠號召群眾去緬懷孫中山、蔣經國、孫運璿,但對於年輕人跟首投族而言,辛亥革命、蔣經國、孫運璿代表什麼呢?國民黨有說清楚那個風雨飄搖年代的歷史故事嗎?意圖用一串群眾逐漸淡忘的符號,來做驅動群眾的精神支撐,當然會失去號召力。

2020台灣大選:民進黨競選總部開票之夜,蔡英文支持者比出3號手勢。(AP)
民進黨黨魂的「訴求層次」是保住台灣這座民主堡壘,「論述層次」是宣揚「中華民國台灣」,「手段層次」是聲援香港反送中跟傳播圖文訴求增進民眾對極權的畏懼。(資料照,AP)

台灣民眾黨:黨魂的「訴求層次」是推倒藍綠高牆,「論述層次」是宣揚「政治回關專業治理」,「手段層次」就是宣傳柯文哲各種勤奮與還債的市政小故事,還有柯市長將「柯醫生的生死哲學」帶進政治場域,這些傳播在各種柯文哲出版書籍都展露無疑。

但台灣民眾黨和時代力量的哲學空間並非完美無瑕,其缺點如下:(時代力量黃國昌面對同樣問題,不另列舉)

第一:以柯文哲一人魅力支撐的論述系統無法持久,民進黨操作的政治哲學也不是弘揚「蔡英文哲學」,而是超出個人層次的傳遞出「此刻只有蔡英文能完成捍衛台灣民主與安全的集體訴求」,只要看看「韓流」跟「親民黨」這種「一人偶像政治」今日是怎麼失敗,就可知道未來台灣民眾黨若不擴展哲學空間,而只寄託於柯文哲一人的偶像魅力,也必然遭遇敗局。

第二:以市長的層次,可以在2020年以「治理論述」當作最高論述,苟且迴避掉國安與兩岸議題,但2024的總統候選人柯文哲絕無模糊以對的閃躲空間。

因為以上兩點原因,筆者認為在政治哲學的段位上,民進黨優於台灣民眾黨,而國民黨的段位只堪稱末流之輩,甚至相較於新黨跟台灣基進如此清晰的統獨立場,扭扭捏捏含混曖昧的國民黨都相較遜之。

柯文哲雖一舉讓民眾黨成為第三大黨,要選2024年仍難以樂觀。(陳品佑攝)
柯文哲一人魅力支撐的論述系統無法持久,且2024的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在國安與兩岸議題上,絕無模糊以對的閃躲空間。(資料照,陳品佑攝)

如果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眼光看待中國共產黨,他們黨魂的「訴求層次」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論述層次」是宣揚「中國夢」,並提出四個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從嚴治黨、全面依法治國」,「手段層次」是中紀委不斷打擊中共貪官,派發扶貧任務給相對應官員,在民間宣傳上,更是鋪天蓋地的愛國電影跟提升民族自信的活動,前陣子上映的紀錄片《我和我的祖國》,據說許多中共年輕官員看了掉淚,從影片理解中國大陸從開國時的文革動亂走到今天富強有多不簡單。

中共的哲學系統背後,最為令人驚駭者,在於每一句話都有對應的機構跟政治措施,例如專門打貪的中紀委對應的就是「全面從嚴治黨」這句話。國家監察委組織就是對應「全面依法治國」這句話。中共把哲學層次的具體落實,都指派好專責機構,是「知行合一」的經典,你恨中共也很好,愛中共也罷,負責近幾十年三代中共總書記政治哲學論述的中南海三朝智囊王滬寧,現也擠身中共政治局常委之列。

國民黨的思想大腦是誰?誰負責跟民進黨的思想大腦相抗衡?跟王滬寧這位中共常委的哲學段位懸殊多大?是憑吳敦義韓國瑜的心情主導選戰跟黨務?還是文傳會的主委看報紙後急呼呼的每日回應?抑或指是某位臉書小編就可以拍板黨的思想調性?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新年談話。(美聯社)
中共的哲學系統中,每一句話都有對應的機構跟政治措施,把哲學層次的具體落實,都指派好專責機構,是「知行合一」的經典。圖為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國民黨接下來要如何建構「新黨魂」

一群國民黨人想從蔣中正、蔣經國的歷史故事找尋黨魂,為什麼不更深入一層,去探索他們形塑自身政治思想的哲學根源是什麼?為什麼蔣中正要把當時總統官邸所在地「草山」改稱為「陽明山」?為什麼在蔣經國飄蕩蘇聯學習共產主義12年歸國後,蔣中正先嚴厲要求蔣經國必須先閉門研讀「陽明心學」,經過考校後才可以開始任公職?這都說明了「陽明心學」就是建構蔣家兩代在精神上堅忍不拔的哲學基礎。在此,激進反蔣者也不必看到「蔣家的哲學基礎」字眼就要獵巫辯駁,事實上,陽明心學啟迪日本知識份子推動民進黨高層最喜歡研究的「日本明治維新」。

開羅會議期間「三巨頭」蔣中正、羅斯福和邱吉爾合照。(圖/維基百科)
國民黨人想從蔣中正、蔣經國的歷史故事找尋黨魂,應深入一層,探索他們形塑自身政治思想的哲學根源是什麼。(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儒家與佛教也是一種哲學型態,是如何做到普及化?

為什麼佛祖要開設「三萬六千法門」,芸芸眾生學習佛法可以從最簡單的拜佛念佛號入門、願意求知者可以讀點佛法小故事、願意研究者有傳世經書可深窺、資質聰慧者亦有禪宗的機鋒頓悟跟密宗的神秘修行。一套佛法各自解讀,從基本的行為約束、善念維繫、到窺探時空義理,形成販夫走卒、政商巨賈、世外之人都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學佛法門。

針對政治哲學「廣開法門」這件事,長期作為中華文化政治哲學支柱的儒家早已發展過這一番辯論,面對程朱理學的條條框框,明朝心學開宗立派的王陽明決定將哲學系統引導到「本心」,認為「人人可以成聖人」,關鍵在於「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ㄧ」,認定「聖人」並不是一個「客觀的門檻」,而是在主觀上,一個人是否回應「內心自然湧現的善念」,並且具體執行(知行合一),因此,農夫種植出不會傷害消費者的好食材就是聖人,子女孝敬父母就是聖人,教職員竭盡心力的啟迪學生就是聖人。

這種「庶民哲學」的「擴充性」才足以海納百川走向「規模化」與「群眾化」,成為每一位支持者「都有參與感的政治哲學」,真實世界的政治場域中,不會人人都是蔣經國,或跟蔣經國同樣要面對台美斷交跟真槍實彈的國共內戰。過去把調子拉這麼高有助於偶像崇拜跟方便統治,但在2020的台灣,講究的乃是公共事務「參與」,青年要參與、學生要參與、中間選民要的也是參與,因此推出一套「人人皆有參與感、人人可以頓悟跟感知的政治哲學來支撐黨魂,就成為必然為之的事情」。

民進黨把買車票返鄉的投票行為、學運份子衝撞國民黨這些行為,拉高成為保衛台灣的聖戰,便讓年輕人有十足的參與感。這恰恰是國民黨永遠不解之處。

當「人人可以成聖人」跟「知行合一」的哲學理念拉高維度套用在政治領域,就可以理解里長做好

地方服務、議員努力監督市政、黨工辦好黨務,總統要斡旋國安與兩岸,軍方保衛國家,黨部志工阿姨要接好每一通陳情電話,記者要努力糾舉弊端......當每一個人在自己的職份跟場域上,盡心盡力去「實踐心中湧現的善念並具體執行」,都是有成聖的機會,都有聲稱自己擁有「黨魂」的權利。

「新時代公共事務哲學,不一定要有陽明心學的外觀,卻可以參採陽明心學傳播後代的精神內涵,可以用陽明心學人人可成聖為擴充點,發展出一套講究『參與感』而非『偶像崇拜』的哲學討論空間」,這一套有參與感的哲學系統要如何具體建構?才能讓黨員感受到黨魂的存在?才能重拾這個政黨的號召力?

韓國瑜在台中造勢即便天氣寒冷、下大雨、場地泥濘,韓粉仍堅定挺韓。(盧逸峰攝)
作者指出,新時代公共事務哲學可以參採陽明心學傳播後代的精神內涵,發展出一套講究參與感,而非偶像崇拜的哲學討論空間。(資料照,盧逸峰攝)

國民黨建構黨魂論述的可能方向

以筆者淺薄之見,國民黨的黨魂論述可以朝以下方向做發展:

「中國國民黨是一個『在時代使命下,由公共理念驅動的參與型政黨』,它起自顛沛流離的反專制革命,在不同歷史階段,吸引多樣化的人才加入,讓黨員以自我賦予的意義做為出發點,發動回應當下社會問題的公共事務行動。」

以上這段話,有一組關鍵字:「時代使命、理念驅動、參與型、多樣化人才、自我賦予、公共行動。」

在筆者嘗試的論述中,就對國民黨人的「黨魂使命」跟「自然演化」提供了解釋力跟擴充性,此刻的中華民國所面對的時代使命,跟孫文、蔣經國不同,要吸納的人才跟政治行動自然也不同。

能理解這一組字眼的意涵跟重量者,也許離最後的答案已經不遠。

筆者已經把黨魂的哲學層面做個小結,衍伸層面必須和筆者的另一套主張「議題黨部」統合討論,才有機會推導出來,請容改篇再議。

最終屬於國民黨版本的黨魂哲學論述,究竟要怎麼訂出:「黨魂訴求」、「論述主張」、「手段」,從而驅動社會不同族群的集體行動,重新建構政黨的精神戰力,其具體細節難拘筆墨,以上已經盡力呈現,我只能說,這不是一個廉價的提問,也不會出現一個簡化的答案,而這個答案也不屬於一個平庸的政治人物,只看誰是一壺濁酒喜相逢的有緣人,我想,這樣繁瑣枯燥的一篇文章,您還能讀到這裡,不能不說您也算是有緣人了。

*作者為日知協會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