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老母親獨養兩個孫!被台灣社會「漏接」的冤案家庭日常:生活夠難了,我沒有辦法

2020-01-16 08:20

? 人氣

因為冤案,這位阿嬤不得不養一個癌末的大兒子、兩個年幼的孫子,因為不會用網路,就連家裡大門壞掉也只能用繩子勉強綁著撐著,像極這個家正面臨的人生...(示意圖/謝孟穎攝)

因為冤案,這位阿嬤不得不養一個癌末的大兒子、兩個年幼的孫子,因為不會用網路,就連家裡大門壞掉也只能用繩子勉強綁著撐著,像極這個家正面臨的人生...(示意圖/謝孟穎攝)

「冤案」這種事情或許像鬼,聽過的人多、碰過的人少,然而一旦遇上,對生活就是難以想像的衝擊──從籌備至今運作一年多、目前服務7個家庭的「台灣無辜者行動聯盟」,執行長黃芷嫻碰過一位阿嬤不得不養一個癌末的大兒子、兩個年幼的孫子,因為不會用網路,就連家裡大門壞掉也只能用繩子勉強綁著撐著,像極這個家正面臨的人生。

「生活已經夠難了,我沒有辦法。」曾經有位因為冤案與丈夫分離、一夕淪為「單親」的婦女這麼對黃芷嫻說。這些家庭要面臨的不只是經濟支柱消失,同時也必須照顧一個消失的家人,去監所探監的路往往遙遠、也往往難以配合工作時間,甚至連要寫信給在監獄裡的人,都會累得寫到一半就在書桌上睡著。

「雖然不是自己的錯,但被冤判了,他們會覺得我害了我的老婆、小孩、我的媽媽,害他們為我這麼辛苦……」這是黃芷嫻看到的受冤者常態。一人受冤、全家坐牢,如此人生,黃芷嫻從冤獄平反協會服務當事人時就看過很多。(封面圖片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家庭)

冤案當事人的無助自責:從經濟支柱變成「被照顧者」,他跟家人說「沒來看我也沒關係」

說起如何確認「冤案」的存在,黃芷嫻說目前服務的7個個案都是經過律師閱卷確認證據瑕疵,儘管這些冤案當事人在監獄喊冤往往會被嘲諷「假肖」,他們的清白,家人再清楚不過──有一位被控性侵的個案,案發當下甚至是跟太太在一起的、根本有不在場證明,雖然證據不被採信,太太每次去探監總是跟監所人員訴苦:「我是他太太,如果他是性侵犯,我早就跟他離婚了,我怎麼還會這麼大老遠花這麼多心力跟錢來看他?」

20191007-貧窮、萬華、住宅、南機場(謝孟穎攝)
進牢並不是終點,接下來家人要面臨的,往往是家裡少了一個主要經濟支柱、這個經濟支柱也成為「被照顧者」的困境(示意圖/謝孟穎攝)

有些被冤的人曾選擇逃亡、也有人無可奈何接受命運進了監所,再怎麼喊冤最終人還是進了牢裡,只是進牢並不是終點,接下來家人要面臨的,往往是家裡少了一個主要經濟支柱、這個經濟支柱也成為「被照顧者」的困境。冤案家庭面對的不只是「少一個出力的人」,更是「多一個要照顧的人」。

黃芷嫻記得,有個冤案當事人是清寒家庭,孩子說當年爸爸身上只帶了1000元就走,離開時把所有的錢都留給70多歲的阿嬤跟孩子,淡淡說句:「爸爸要離開了,很久才會回來。」

聽到這事,黃芷嫻直說這讓她非常驚訝又心酸──這一家人住偏鄉,搭客運再轉火車、再搭車到監所,剩下有沒有500元都不知道,而監所什麼都要錢,洗髮精肥皂看醫生衛生紙全都要自己出、一個月最省也要2000元,「只有500,你連一個月都活不下去……裡面當然有水有三餐,但你會活得很沒尊嚴……」

人在監獄裡沒有錢,就必須靠勞力來換取各種生活物資,然而黃芷嫻也說,她接觸的無辜者在一開始多半是不願意做的:「我已經受冤進來,我還要低聲下氣做人家小弟?」家人來探視、寄錢或許是解救這些無辜者的一個途徑,然而現實是當家庭少掉一個經濟支柱,其他人光是面對生活、照顧與教養孩子就已很忙碌,許多無辜者會內疚、自責、說沒來看沒寄錢也沒關係。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