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個沒有爸爸的中秋節:警官被冤收賄流亡海外 她20年無奈說謊「爸爸去美國做生意」

2018-09-20 13:20

? 人氣

20180920-羅明村的女兒羅小姐接受《一位14歲女孩說了20年的謊》影片專訪,訴盡冤案家屬的委屈。(取自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20180920-羅明村的女兒羅小姐接受《一位14歲女孩說了20年的謊》影片專訪,訴盡冤案家屬的委屈。(取自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說的謊可能不只一個,說一個就要圓更多個,因為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講白一點,我爸爸是通緝犯,說我爸是清白的,怎樣都不會有人相信……」

1997年,曾任新莊分局刑事組長、在白曉燕案衝鋒陷陣、還被恐嚇「要殺你全家」的羅明村,意外捲入一起「違背職務收賄」冤案,雖然羅明村有不在場證明也一度被判無罪,但在檢察官非法逾期上訴後案情翻轉,遭判刑13年,而當時還未成年的女兒,也開始漫長的「說謊」生涯──因為爸爸是通緝犯,被問起爸爸去哪了,她只能說謊。

昨(19)日下午,羅小姐在民間司改會陪伴下至最高法院檢察署提起非常上訴,是第50次。「50次是怎樣的數字?有人可以不斷不斷跟國家喊冤、說我們判決錯了,希望能得到一個平反……」律師林俊宏感嘆。

2018.09.19-民間司改基金會陪同前新莊分局刑事組長羅明村之女,為羅明村貪污案聲請非常上訴,圖為準備遞交上訴書。(陳品佑攝)
2018.09.19-民間司改基金會陪同前新莊分局刑事組長羅明村之女,為羅明村貪污案聲請非常上訴,圖為準備遞交上訴書。(陳品佑攝)

50次為爸爸喊冤、進入第11個沒有爸爸陪伴的中秋節,是什麼心情?羅小姐昨日提起第50次非常上訴的發言、及民間司改會過去所做羅小姐專訪《一位14歲女孩說了20年的謊》影片,訴盡冤案家屬的委屈──很少人想過自己會被冤,但這一冤就是發生了,有苦難言。

 

「如果我不在了,妳要撐起這個家」一通電話再也不見 她崩潰痛苦找爸爸

羅明村案發生時,她的女兒才13、14歲,一路陪著爸爸整理資料。談起爸爸過去擔任警察的日子,羅小姐在專訪影片笑說:「我爸以前是讓我非常驕傲的英雄。」羅明村擔任刑事組長時期曾接手白曉燕案,遭歹徒放話「殺你全家」,而羅明村嗆的那句「不要動我家人」,女兒至今仍印象深刻。

「可是案子開始,那時候我13、14歲,會開始想說怎麼辦怎麼辦,我爸會被抓去關嗎……」羅小姐從未想過當時人在警局開會的爸爸會被控訴去收賄,更沒想過爸爸雖然一度被判無罪、似乎沒事了,後來案情還是翻轉判了13年,更沒想到的狀況是──爸爸就此踏上流亡之路,從家裡缺席11年。

「我接到電話,他要我好好照顧我媽媽跟妹妹,我說我不要,為什麼,很奇怪!他說:『沒有啦,如果我不在了,妳要撐起這個家,因為媽媽跟妹妹是比較需要照顧的人,妳要幫我照顧、扛起來這個家……』」
「我說『不要,你要去哪』,他說『沒有沒有』,我跟我爸說明天找你吃飯,他說『好啊,什麼時候』,後來我到了,跟他說不是要約吃飯,他說『吃飽了,好啦,下次啦』,說他在開會,我說好──後來他就出去海外了。」

羅明村賣了家裡的房子,靠這筆錢流亡海外,一逃10多年。談起爸爸走的那天,羅小姐仍印象深刻:「我知道找不到人,我整個就瘋了!想說天啊完全聯絡不上,我每天都在哭,那段時間真的很煎熬……」

20180920-羅明村的女兒羅小姐接受《一位14歲女孩說了20年的謊》影片專訪,訴盡冤案家屬的委屈。(取自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20180920-羅明村的女兒羅小姐接受《一位14歲女孩說了20年的謊》影片專訪,訴盡冤案家屬的委屈。(取自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阿公走了,第一次聽到爸爸大哭:為什麼他真的沒做錯事,卻連送自己爸爸也沒辦法?

爸爸走了以後,羅小姐開始漫長的「說謊」生涯:「說的謊可能不只一個,說一個就要圓更多個,因為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口……講白一點,我爸爸是通緝犯,說我爸是清白的,怎樣都不會有人相信……」

爸爸是通緝犯,這件事實在太難說出口、太難相信朋友會理解,她只好騙朋友說爸爸在美國跟朋友做生意,她放假偶爾會說「我要去美國找爸爸」,結婚時被朋友問說「妳爸該回來了吧,怎麼結婚妳爸不回來」,她繼續說謊:「我太胖了,不想穿婚紗啦!」一開始敷衍親朋好友說等兒子滿周歲再辦婚禮,兒子兩歲了爸爸卻還是沒回來,「紅毯上沒有爸爸牽,我爸又不是死了……」這些話,她只能自己吞進去。

案件追訴期長達20年,意味著羅明村必須在海外待超過20年,羅小姐無法想像爸爸能否撐到那時候。提起第50次非常上訴時,羅小姐說爸爸一個人在國外生活,只靠當初賣房子那筆錢撐了10多年,爸爸有高血壓、心臟病,真能撐到70多歲平安回來嗎?她不敢想像。

逃亡期間羅小姐跟爸爸聯絡上了,碰上爺爺過世、被爸爸問「怎麼了」的時候,她不得不告訴爸爸「阿公過世了」,她也在專訪影片說,那是她第一次聽到爸爸在電話裡放聲大哭:

「他說他實在不孝,沒辦法回來……他真的覺得老天爺很不公平,為什麼他真的沒有做錯事情,卻連送自己爸爸都沒辦法……」
「那時候覺得天啊,一方面爸爸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現脆弱,我覺得怎麼會這樣,接下來我想──我會不會也這樣?會不會接下來爸爸走了、生病走了,我也沒辦法送他……」

「不要讓我爸爸的冤案再發生」要檢察體系認錯 第50次的拚命

談起為何提第50次非常上訴了仍不想放棄,羅小姐昨日說,替爸爸爭取清白已經成了她人生的一個信念:「我也是相信爸爸的清白,都在協助他整理資料,就是覺得說不想放棄……我個性本來就固執一點,對的事情我就想做到底。」

爸爸的冤情不會得到社會同情──羅小姐深深知道這點,律師也說,收賄案件加上流亡海外,似乎特別難引起社會共鳴。但在民間司改會問她要不要接受專訪、談談心路歷程、給其他在冤獄中掙扎的家屬一點鼓勵後,她仍決定站出來,露臉,把藏了20年的秘密說出來。

「其實很有壓力,因為很有熱度,親朋好友跟很多同事們都說『妳最近上電視了』……」談起專訪影片後來的熱度,羅小姐尷尬笑了笑。

2018.09.19-民間司改基金會陪同前新莊分局刑事組長羅明村之女,為羅明村貪污案聲請非常上訴。(陳品佑攝)
2018.09.19-民間司改基金會陪同前新莊分局刑事組長羅明村之女,為羅明村貪污案聲請非常上訴。(陳品佑攝)

律師林俊宏指出,羅明村案除了檢察官逾期上訴、收到判決書拖了20天才提上訴之外,羅明村本身也是「真實無辜」,包括被控收賄的時間點在警局開會也有領槍記錄、共同被告說法矛盾、調查局退休人員李復國也坦言測謊不可信,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更說:「他(李復國)對自己測謊都沒有信心,那我們的法院怎麼能有信心?」

一個不懂法律的人,經過爸爸這一冤,羅小姐不得不更深刻認識司法體系了。她感嘆,這件事最終還是要回到檢察體系的問題,雖然很多長輩也會告誡她:「幹嘛把所有責任扛在自己身上?要他們承認自己的錯誤有那麼簡單嗎?畢竟那麼久的案子……」

「就算知道的朋友也很難跟他講,快沒辦法呼吸了,被磨到不敢想……案子一直重送重審、一直不斷非常上訴、甚至幫我們忙的律師都退休了,我們去他事務所搬資料,才會發現原來這麼久了……」

專訪影片裡羅小姐曾這麼說,然而在昨日提起第50次非常上訴時,她仍堅定地說不想放棄,更重要的是:「不要讓我爸爸的冤案再發生。」

第11個沒有爸爸的中秋節前夕,羅小姐進行第50次的搏鬥,只盼能讓爸爸早日回歸清白。而其他還在等待平反的冤案家屬,能否順利團圓?羅小姐的故事僅是其中之一,這條平冤漫漫長路,當事人受苦,整個家庭也跟著捲入。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