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火猛烈 學者:不會引發匯率戰爭,美期中選舉後才有談判空間

2018-09-20 08:00

? 人氣

關於中美貿易戰,前財政部長許嘉棟認為,兩國都是大國,任一方示弱、對國內都很難交待,或許美國期中選舉結束、民粹氛圍暫歇後,兩方會較有讓步空間。(甘岱民攝)

關於中美貿易戰,前財政部長許嘉棟認為,兩國都是大國,任一方示弱、對國內都很難交待,或許美國期中選舉結束、民粹氛圍暫歇後,兩方會較有讓步空間。(甘岱民攝)

中美貿易戰火越演越烈,本周美國確定對中國祭出第3波、向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的關稅清單,讓外界憂心全球經濟將隨之震盪。余紀忠基金會今(19)日舉辦「從全球貿易戰看國際政經變化」論壇,邀請前證交所長薛琦、前財長許嘉棟、中研院士劉遵義、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等重量級學者討論中美貿易問題。學者認為,中美貿易戰短期看來對兩國經濟都不致造成太大影響,也不會引發匯率戰爭;但衝突是否能降溫,則得等到美國期中選舉後才能明朗。

美國總統川普今年3月以懲罰中國竊取智慧財產權和商業秘密等理由,對中國祭出「301條款」,6月開始公布清單、對自中國進口的商品課徵關稅,總課稅商品金額達2600億美元,中國也陸續提出重稅反制。全球前兩大經濟體僵持不下,連帶影響全球市場走向,讓學者形容,中美貿易戰將是影響未來全球政經情勢的轉捩點。

薛琦:美發動貿易戰,旨在換取在服務貿易移轉籌碼

探究美國發動貿易戰的主因,前證交所長、現世新大學講座教授薛琦分析,美國去年貨品貿易赤字超過8000億美元,中國就占近一半,表面上看來對中國加關稅很合理,但若無法因此引導業者回美國生產,則稅加再多都沒有用。薛琦因此推測,美國應是想藉對貨品課稅,換取在服務貿易如金融、教育及技術移轉上的籌碼。

20180919-從全球貿易戰看國際政經變化論壇,世新大學講座教授薛琦。(甘岱民攝)
前證交所長薛琦認為,美國是想藉對貨品課稅,換取在服務貿易如金融、教育及技術移轉上的籌碼。(甘岱民攝)

陳添枝:中國崛起,美國有意搶回控制權

美國對中國發動攻擊更深一層的理由,則是憂心中國崛起將改變美國霸主地位。劉遵義認為,中國現今人均GDP已是美國的3分之2,再過10年就可能超越美國,美國自然不希望中國成長太快。陳添枝則指出,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後,並未如美國預期「被體系馴服」、轉型為市場經濟國家,反而利用國際資源提升經濟和科技實力,讓美國有意搶回控制權。

陳添枝也說,全球貿易成長減速、唯有數位經濟在成長,中國卻管制Google、臉書進入中國市場,WTO也無法扮演積極角色;另一邊中國在鋼鐵、太陽能等製造業過度補貼,造成全球產能過剩,也破壞市場秩序,中國近年又喊出中國製造2025,各種拒絕市場檢視、又不計代價發展的做法,「讓美國感到害怕」。

20180919-從全球貿易戰看國際政經變化論壇,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陳添枝。(甘岱民攝)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陳添枝指出,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後,並未如美國預期「被體系馴服」、轉型為市場經濟國家,反而利用國際資源提升經濟和科技實力,讓美國有意搶回控制權。(甘岱民攝)

美新關稅攻勢 僅影響中國GDP 0.43%

儘管外界擔心世界兩大強權對峙將衝擊中美兩國經濟、進而造成全球衰退,學者則普遍認為影響不大。劉遵義指出,經計算美國新一波關稅僅影響中國GDP 0.43%,對經濟成長率6.5%的中國來說「不算什麼」。

劉遵義說,中美兩國都是大型的大陸型經濟體,較不受外國經濟波動影響;加上中國出口占比近10年來逐漸降至20%,輸美商品金額更只占3.4%,顯示早已轉向內需市場。

美股反應淡定 港股沒跌太多

劉遵義認為,金融市場對不確定性很敏感,但連許多陸企掛牌的港股都沒有跌太多,美國S&P 500指數還上升5%,顯示各界的擔心都只是心理作用,實際影響不大。

20180919-從全球貿易戰看國際政經變化論壇,中央研究院院士劉遵義。(甘岱民攝)
中央研究院士劉遵義表示,美中新一波貿易戰,許多陸企掛牌的港股沒有跌太多,美國S&P 500指數還上升5%,顯示實際影響不大。(甘岱民攝)

至於貿易戰中人民幣波動、以及多國央行總裁關注證券風險調控,未來是否進一步引發匯率戰爭?許嘉棟則持保守態度,強調「匯率戰」的定義為一國央行政策性引導貨幣貶值,但近期人民幣走跌是因美元走強、以及中國貨幣政策轉鬆所致,並非中國政府出手。

許嘉棟認為,中國政府近年來已改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如今並非只重視人民幣對美元漲跌,而已改以「一籃子匯率」、也就是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做為匯率參考指標。此外,中國儘管出口受阻,內需市場還有很大成長空間,因此政府為救經濟,而刻意讓人民幣貶值的可能性不高。

美下波課稅清單 料涵蓋消費性產品

至於美國是否將在短時間內再祭出新一波關稅懲罰?陳添枝認為,下一波清單應無可避免涵蓋消費性產品,若課稅將影響美國消費者,因此在美國期中選舉前應有一定緩衝空間。但陳添枝也說,美國對中國宣戰是因川普希望藉此讓更多廠商回美國生產,且中國無法提出解除網路管制等具體承諾,因此短時間內應無法輕易結束衝突態勢。

許嘉棟則表示,中美都是大國,任何一方示弱、對國內都很難交待,或許美國期中選舉結束、民粹氛圍暫歇後,兩方會較有讓步空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