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者剖析中美貿易戰:川普不斷威脅,負面影響遠比貿易戰本身還大

2018-09-18 20:00

? 人氣

美國宣佈再對美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後,中國股市早盤小跌開出,創下32個月來的新低。中國證監會副主席表示,以就貿易問題做好最壞的凖備。(德國之聲)

美國宣佈再對美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後,中國股市早盤小跌開出,創下32個月來的新低。中國證監會副主席表示,以就貿易問題做好最壞的凖備。(德國之聲)

美國宣布對價值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課徵10%關稅,到了2019年還會增至25%。面對高額關稅來勢洶洶,北京當局該如何應對?對中美各有什麼傷害?貿易戰還會再升級嗎?德國之聲專訪上海經濟學家沈凌,請他分析中美貿易戰最新的情況。

德國之聲:美國新的高額關稅意味著什麼?

沈凌:這不會出乎大家的預料,因為這件事已經發展了很長一段時間。美國的聽證會也舉辦了很長的時間。根據川普一貫的作風,不管美國民間會有什麼反對意見,他都會徵稅。總體來看,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對中國影響應該不會非常大。這次徵稅的額度只是百分之十。從三月份宣布有可能要進行貿易戰到現在為止,人民幣匯率貶值都已經超過百分之十。純粹地從關稅、出口的角度來講,這個影響可以說是沒有,甚至是已經提前消化掉。可以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影響的,可能是對未來的預期。從這一點上來講,川普非常懂得交易的藝術。不停的給中國貿易戰的威脅,遠比貿易戰本身對經濟更加有負面的影響。這半年間對中國股市的影響就反應出來了。因為股市上最體現出來的是對未來的預期,而不是對現實的損失。負面的預期已經產生重大影響。

德國之聲:中美貿易談判出現變數,未來還談嗎?

沈凌:我相信到最後是會談判。只不過是川普現在的談判方式跟我們以前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因為他覺得如果不給中國一個非常重大的威脅,談判間能得到的成果會比較有限。他可能在我們所認為的階段,到目前為止,並沒表現出非常大的談判誠意。而是希望不斷地給予一些現實的威脅,看看到最後中國會不會自己就把要價給降下去。從方法來看,我們可以理解川普的作法。

德國之聲:中國政府曾表示會回擊,川普也威脅要再對價值2670億美元商品徵稅。接下來情勢會如何發展?

沈凌:大家應該都很清楚明白,中國對美國貿易有巨大順差,中國出口有大約5千億,進口只有2千3百多億。想從數量上對等進行貿易戰是根本不可能。所謂對等的做法和制裁,也只是從形式上的一種表達。實際上沒有太大意義。從經濟學上來看,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增稅並不是美國撿了便宜了。反之亦然。如果說現在出口到美國的消費品是缺乏替代物的,沒有哪一個第三國能夠替代中國。美國對中國的徵稅只是讓美國消費者更加受到損失而已。所以有很多經濟學家認為,川普不太理解經濟學原理。他一直關注貿易逆差問題,實際上,逆差對美國來講並不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根據《華爾街日報》,貿易戰讓中國製造業為了加速生產高品質產品而提升了競爭力。這是美國始料未及的結果。(德國之聲)
根據《華爾街日報》,貿易戰讓中國製造業為了加速生產高品質產品而提升了競爭力。這是美國始料未及的結果。(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對於美國的要求調整經濟政策,包括減少企業補貼和加強保護智慧財產權,中國會做出承諾或讓步嗎?

沈凌:我對中國政府更多的建議是這一點。很多的對中國政府市場化的要求,更多智財權保護的要求,這些並不是違背中國利益的事情。其實這些事情對中國長期經濟增長是有好處的。我一直覺得,不能把這個做為一種籌碼去跟外國人談判。因為這個對我們並不是不好的,有時候反而是一種很好的收益。無非就是我們在權衡我們長期和短期利益的時候,我們可能會有一個跟外國人所期待不一樣實現的節奏。這個是中國政府要考慮的。最終目標來講,我覺得一個國家要依靠創新去拉動經濟增長不可能不保護智財權。市場經濟也是一樣。中國40年改革開放的成果是因為我們引入了市場經濟和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作用。我們更好地發揮市場機制應該是符合中國長遠經濟利益。

德國之聲:中美貿易戰要如何收場?

沈凌:我估計還會持續很長的時間。因為美國現在的經濟相對來說,還是處在比較好的階段。美國民主政體,一人一票,只要經濟好的話,川普現在做任何事情,很難受到國內輿論的壓制。支持他的力量仍然會比較大。他擔任總統也這麼長時間了,有很多助手都走了。很多懂經濟學原理的人其實是反對他的經濟政策,但都被他趕走了。可以預知他並不會改變。他對於貿易逆差的態度,對美國基本認識也不會改變。所以貿易戰還會持續很長的時間。

經濟學者沈凌。(德國之聲)
經濟學者沈凌。(德國之聲)

對中國來說,哪怕25%的增稅,到最後未見得對中國有很大的打擊。因為這個完全取決於國際貿易產業鏈的分佈。看看有多少其他的替代國。這個是最關鍵的。如果找不到其他替代國,最後受損失也許美國比中國更大。如果有替代國,也許中國損失大。我覺得這個事情到最後,需要時間,時間長了之後,美國總統四年一改,四年後也許換了,政策會有變化。中國政府可能也會意識到,民間投資者也會意識到,這個影響並不像我們原先想的那麼大。那麼這些事情慢慢就會淡化掉。你要增10%或15%的稅就增好了。我有很多做貿易的朋友說,今年其實賺錢賺了很多,因為貶值在先,增稅在後,現在的收益還比去年好。現在主要是一種情緒,覺得好像貿易戰不得了了,天要塌下來了。但是過一段時間就會平復下來。

沈凌為德國波恩大學經濟學博士,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副教授。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