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1天公務員換來冤獄7年!最衰土木教授牢獄告白:我唯一犯的錯,就是相信司法

2019-03-07 08:10

? 人氣

「我唯一犯的錯,就是我相信司法、相信檢察官...」只做一天公務員、開一場會、領微薄的車馬費,一名大學教授就此深陷10年未能洗刷的冤獄風暴。他作夢也想不到,自己開的會竟與前總統夫人吳淑珍被控的「南港展覽館弊案」有關,更想不到單憑污點證人片面之詞,他就成了「貪污犯」...(蔡親傑攝)

「我唯一犯的錯,就是我相信司法、相信檢察官...」只做一天公務員、開一場會、領微薄的車馬費,一名大學教授就此深陷10年未能洗刷的冤獄風暴。他作夢也想不到,自己開的會竟與前總統夫人吳淑珍被控的「南港展覽館弊案」有關,更想不到單憑污點證人片面之詞,他就成了「貪污犯」...(蔡親傑攝)

被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指控收賄,就能判刑7年半?2008年南港展覽館弊案爆發,前內政部長余政憲曾表示受前總統夫人吳淑珍指示洩露評審委員名單、讓得標之力拓公司對擔任評委的教授們行賄,教授們因此陷入司法風暴。如今10年過去、此事漸被社會淡忘,卻有一名教授永遠不可能忘──他是王隆昌,第一次見到力拓公司特助黃維安是在法庭上,對方卻說他收了錢,就這樣被判刑7年半。

「我唯一犯的錯,就是我相信司法、相信檢察官……」今(2019)年2月15日民間司改會籲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記者會上,王隆昌聲淚俱下如此說著。

從年輕時在台北科技大學一待39年,政府標案有需要幫忙就熱心擔任評委、只領一天2000元車馬費,王隆昌怎樣也想不到2003年南港展覽館這一去,就算檢方拿不出收賄帳目證據、污點證人說的行賄時間前後矛盾、甚至自己有不在場證明,仍被判刑7年半。如今假釋出來,堪稱「史上最衰」的土木教授王隆昌還想討真相,他所談的10年冤屈心聲,也在在指出台灣司法斑斑污點。

20190223-王隆昌23日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堪稱「史上最衰」的土木教授王隆昌還想討真相,他所談的10年冤屈心聲,也在在指出台灣司法斑斑污點(蔡親傑攝)

「我們一輩子都為社會在貢獻努力、希望我們國家更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奉獻教學列被告 他情緒失控當場咆哮

據過去民間司改會專訪影片,王隆昌16歲考上台北工專(今北科大),畢業後原本打算去榮工處,但當時土木科勸他留下來當助教、保證能一邊上班一邊得到大學文憑,他就待下來,一路待了39年至今。「如果我對金錢有比較高的興趣,我一開始就不會在學校了。」王隆昌嘆。

39年的人生都給了北科大,王隆昌平時就專攻政策研究,研究室通常要帶15–16個研究生,光是《採購法》相關論文就發表了50篇以上。因著自身研究領域,政府若有標案需要評審委員他向來樂意幫忙:「我們都會去幫忙,感覺很有成就感,做政策研究可以很快看到成果。」

也因此,2003年南港展覽館標案需要評審委員時,他也沒多考慮就參加,就此埋下禍端, 意外捲入弊案風雲。回憶弊案調查之初,王隆昌說一開始檢察官把所有評委都請去,拿了評分請他再評一次,他評的結果與當初一致,「他認為我公正專業,就結束了。」沒想到之後檢察官突然又來了,王隆昌變成「關係人」,之後又通知要從關係人改為「被告」。

被告。憶起身份變成「被告」那天,王隆昌直說是「晴天霹靂」,他坦言自己當時失態,忍不住在法庭上對檢察官咆哮:「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我變被告?你是檢察官、你是國家公器,你怎麼可以這麼隨便?我做錯了什麼?」

20190223-王隆昌23日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憶起身份變成「被告」那天,王隆昌直說是「晴天霹靂」,他坦言自己當時失態,忍不住在法庭上對檢察官咆哮:「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我變被告?你是檢察官、你是國家公器,你怎麼可以這麼隨便?我做錯了什麼?」(蔡親傑攝)

「他並沒有直接回答我,他只是說:『這裡不是你上課的教室。』就不理我。」那時檢察官只是這樣冷冷地回應。那時王隆昌完全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自己已被污點證人咬定,更不知自己參加的一場會議背後竟牽扯到前總統夫人吳淑珍。

本篇文章共 2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71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