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思博觀點:司法為何讓民進黨的陳師孟們不舒服?

2019-12-28 06:50

? 人氣

監察委員陳師孟專找司法官麻煩。(顏麟宇攝)

監察委員陳師孟專找司法官麻煩。(顏麟宇攝)

監察委員陳師孟在上任前即宣示應立「除垢法」,把威權遺毒的司法官「清洗乾淨」!果然其就任監委以來屢屢劍指司法,引起各界對其監察濫權、違憲亂政的批判!日前陳師孟又擬約詢判馬英九洩密案無罪的法官,引發司法界連署抗議,表達「捍衛審判獨立、司法尊嚴」的嚴正立場。面對司法界的堅決反對監委干涉審判,違憲行使調查權的主張,陳師孟還召開記者會,批評「司法在臺灣不是正義的最後防線,而是保守勢力、黨國思想的最後防線!」

陳師孟此話一出,暴露了民進黨「陳師孟們」對於「司法」的真正觀點與態度。總而言之,政治立場,才是民進黨的最高價值,對其政治立場有利的則一律為善,反之則一概是惡,而其政治立場則是絕對正確,不容置疑。如此一來,「司法」對民進黨來說只有工具價值,任何對法律正當程序及法理有一定堅持的司法官,都可能被其視為反動勢力,都是必須清洗的黨國餘孽。無怪乎綠營法律人雖眾,但是對於法律的詮釋,都成了「走私變超買」的「詭辯派」,至於一貫的法理,就被棄之如敝屣,因此民進黨的陳師孟們會對「司法」與大多數仍堅持「一貫法理」的司法官磨刀霍霍,也就不難理解!

依據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之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監察委員能夠就司法官違反風紀、濫權羈押、無故積案等事項行使調查權,但涉及偵察起訴、認事用法之審判事項,乃司法權之核心。司法院釋字第325號即明示,司法機關審理案件之法律見解,監察院對之行使調查權,本受有限制,如今有監委明目張膽地挑戰並侵犯司法權核心,挑起憲政爭議,司法院許宗力院長,豈能一句「謹守權力分立原則」輕輕帶過,許大院長應該如同當年保護學生的臺大傅斯年校長,領頭抵抗!用具體的行動,公開宣示:「法官不必接受陳師孟濫權違憲的約談,有事直接找我本人!」,都被人騎到頭上了,司法如果不自力救濟,又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這樣的違憲霸凌?建議許大院長表個態,也看看蔡英文總統要不要行使麈封的「院際爭議調解權」?也算創個憲法案例對憲政有點貢獻。

20190704-最高法院大法庭揭牌典禮,司法院長許宗力出席。(盧逸峰攝)
司法院長許宗力應該嚴正抗拒民進黨的「陳師孟們」。(盧逸峰攝)

近日蔡英文總統一再以「馬王政爭」作為拒絕恢復特偵組的藉口,故意不提「柯總召」為自己司法案件關說這個關鍵,才引起特偵組為了偵辦受關説司法官員,監聽立法院的一連串事件。事實上,當年特偵組的成立,正是筆者擔任立法院司法委員會召委任內,推動修訂「法院組織法」成立!超然獨立的檢察總長,搭配由檢方菁英組成的特偵組,有權跨域專辦上至總統、院長,下至立委、富商巨賈的貪污或選舉舞弊案件,三合一的設計就為鑄成鎮懾權貴的國之利劍。

特偵組成立十年,辦藍也辦綠,成效可受社會公評。如阿扁總統國務機要費案、首長特別費案、國安密帳案、林益世案等。但蔡總統對特偵組「東廠」的說法,表示蔡總統忘性很大,「東廠」一詞是蔡總統的「促轉會」自封,蔡總統私心自用,以己度人,可能以為執法者人人以當東廠為榮,殊不知除了「陳師孟們」甘之如飴之外,哪個有自尊、重專業的執法者會自居下流?而這些蔡總統和民進黨無法馴服的司法官,是他們將執法機關「東廠西廠內廠化」的最後障礙,難怪譲民進黨這麼不舒服,要放「陳師孟們」出來咬人!

*作者為前行政院政務委員、世新大學法學院客座教授。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