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書生碰到蒼蠅

2019-09-03 07:20

? 人氣

臺大校長管中閔被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記申誡一支。(吳俊廷攝)

臺大校長管中閔被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記申誡一支。(吳俊廷攝)

「白晝如黑夜,讀書見陳子昂詩:『人生固有命,天道信無言,青蠅一相點,白璧遂成冤』。」在司法院公懲會做出「申誡一支」的「判決」處分後,台大校長管中閔以詩明志,其心中憋屈不言可喻。

自詩經《小雅·青蠅》以青蠅喻讒言害國的侫臣小人以來,歷朝歷代千年不變,都有蠅營狗苟之輩,漢有王充:「讒言傷善,青蠅汙白」(論衡·商蟲),唐有陳子昂,還有最有名的李白:「楚國青蠅何太多,連城白璧遭讒毀」(鞠歌行),宋有秦觀:「誰知揮卻青蠅輩,功在春蠶一覺眠」(次韻羅正之惠綿扇)…,可嘆的是,封建皇權下的書生不敵青蠅汙白,民主時代的書生依然難抗滿朝青蠅。

汙白是青蠅的最大任務,只問結果不論過程

管中閔之過,不在寫社論,而在他不該參與校長遴選還當選,自他當選那一刻起,他就是青蠅攻擊目標,卡管一年無功,就任就遭到監察院彈劾,彈劾移送公懲會,還要破天荒「公審」,所有的這一切,無非極盡羞辱之能事,羞辱一介書生有意思嗎?這個問題不重要,對青蠅們而言,「汙白」就是他們最大任務,不問過程只論結果。

所以,管中閔的「兼職」爭議,從兼獨董到赴陸講(兼)課,檢調司法加監察院上窮碧落下黃泉,監察院又是破天荒地「兼檢調及國稅局」,調閱管中閔報稅紀錄,好不容易找到他為媒體寫社論的六十七萬多稿費,成為彈劾他的最重罪責。管中閔遂成為中華民國有史以來第一位寫稿被彈劾並「申誡一支」的政務官,他該抱怨嗎?不能,因為青蠅們會說,威權時代文字尚且下獄,「申誡一支」算是便宜了;他們當然看不到兩任監察院長王作榮王建煊,都是一枝健筆社論寫到老;更查不到其他政務官寫社論的更多案例,因為沒人肯配合他們當青蠅,讓仕者為文成為「共業」,更因為他們眼中只有管中閔一塊白璧讓他們扎眼。

公懲會判決處分如此敘述:「管中閔之行為有礙其職務尊嚴,足以讓民眾有公務員不專心自身政務、公務紀律鬆散的不良觀感,嚴重損害政府信譽,有懲戒必要。」公務員文筆好能寫社論,礙著誰的職務尊嚴?政府無視大學自治胡搞一通,這有政府尊嚴與信譽嗎?一缸子司法官(公懲會委員)無視政府對「兼職」的各種函示與大法官解釋(寫稿不是兼職),甚至故意不知「社論」就是不具名而非「匿名」,這叫什麼職務尊嚴和政府信譽?

監委查稅,法官言論審查,全亂套

遑論誰給監委查稅羅識之權!這個問題也不重要,對青蠅們而言,當他們自認是東廠、錦衣衛、或御前行走,所有的法治手段,當然只對付「政敵」,而非約束自己,管中閔的悲哀在,他大概想都沒想到一介書生都能成為「政敵」,台大竟也能成為政黨攻防的戰場,政府以逾越法律的手段對付書生,這叫職務尊嚴嗎?如果這是公懲會在意的「政府信譽」,只能說,這個政府好大的尊嚴毀了自己的大半信譽,「一支申誡」推翻自有大法官解釋以來的各種「兼職」定義。

20190902-管中閔被控違法兼職案宣判,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由書記官長林玉苹於會後召開記者會說明。(陳品佑攝)
管中閔被控違法兼職案宣判,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由書記官長林玉苹於會後召開記者會說明。(陳品佑攝)

更莫名其妙的是,公懲會在判決處分中,例舉若干篇章,認為內容對其任職的行政院多所針砭,還損及部會首長、央行總裁和閣揆形象,「違反行政倫理」,有礙職務尊嚴,公懲會委員自是不知司法(教育)總長駡倒袁世凱,傅斯年駡翻孔宋家族,王作榮的社論(沒具名)無一不駡,甚至大打筆仗;更重要的,這些完全不在監委彈劾理由之中,監委逾越職權查稅,法官逾越職權對言論進行內容審查,這又是什麼職務尊嚴和政府信譽?

庶民批評政府罰款三千,政務官批評同僚申誡一支

管中閔還有救濟之途嗎?完全看不出來,此前有前中研院長翁啓惠不服被記申誡(違反財產申報與利益揭露),聲請再審被駁回,管案若聲請再審,以青蠅們的本事,難講「汙白」之後會不會重來一趟「玉碎」的惡整?公務員寫稿違反公務員服務法是否損及言論自由?這是可以打憲法官司的,即使可預見即將調整的大法官結構並不那麼讓人信賴,至少以大法官推翻大法官,公平做出公務員言論自由的限制範疇,不為個案為通案,且從今而後適用,不溯及既往,相對更能服眾,比方說限定公務員可以寫稿,但社論例外;可以揄揚但不能批評長官(如總統院長)和同僚(如部會首長和央行總裁);很遺憾,這個政府青蠅當道,「汙白」的優先順序顯然在公平之上。

可笑的是,公懲會為了「申誡」管中閔,特別炮製了「應邀投稿刊登方式係屬新型態之兼任業務」,應邀投稿或寫稿,是自有報刊以來的常態,公懲會為管獨創「新型態業務」,形同承認他們的判決,不符合過去的大法官解釋或行政考試兩院的函示─寫稿從來不是「兼職」,這是典型現代版的「欲加之罪」。

台大退休教授林文月,有一篇極好的散文〈蒼蠅與我〉,細膩地描繪她與蒼蠅共處(搏鬥)一夜的情境,文中引用小林一茶的俳句:

「莫要打哪,蒼蠅在搓著牠的手,搓著牠的腳。」

她與蒼蠅對峙著,「不知道從蒼蠅眼中看出來的人類是否也是一個模樣呢?」對只會搓手搓腳的蒼蠅,她的鬥志急速冷卻,結果呢?沒事,翌晨,「牠的身體倒翻了過來,兩排細腿朝上蜷曲著。」青蠅擾人惱人,但嚇不了人。青蠅白璧千年不易,但留下名字的永遠是白璧,誰理那些青蠅是誰啊?就像庶民批評政府被移送法辦罰三千一般,公懲會記批評同僚的政務官「申誡一支」,本身就是笑話!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25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