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超級價值國之救港啟示

2019-09-03 06:00

? 人氣

爭取普世價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卻無法獲得民主價值源頭的西方列強實質支援。(資料照,AP)

爭取普世價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卻無法獲得民主價值源頭的西方列強實質支援。(資料照,AP)

香港反送中抗爭已近三個月,但這個爭取普世價值的超大型民主運動,似乎前景黯淡。主因之一是普世價值源頭的西方列強,迄今為止只提供有限的口惠,而欠缺任何實質的救援。美國總統川普因為中美貿易戰而因應香港的Twitter已讓世人了悟這位精於算計的商人總統,恐怕不會因為普世價值而出手救援(反而有可能成為結束中美貿易大戰的暗盤籌碼)。那麼民主人權源頭的歐洲列強,為什麼也是按兵不動?甚至連口頭聲援也是那麼保守吝嗇呢?

如果要深入理解歐洲列強對今日香港抗中以及明日台灣存亡時的可能應對,我們必須先從回顧歐洲超級價值國-德國的民主滄桑史,再參酌近二十年德中競合的事實,來進行判斷。

2019年8月3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AP)
香港反送中抗爭已近三個月,但這個爭取普世價值的超大型民主運動缺乏西方列強實質支援,似乎前景黯淡。(AP)

德國對香港抗中的回應

歐洲經濟超級強權-德國,不僅僅只是以高端製造業聞名,她更是全球進步價值-自由、民主、人權、環保、綠能、生態等理念的最堅實的倡議及捍衛者。過去二十年,以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為首的德國高階官員及政黨領袖,是少數西方官員在面對巨大經貿利益前,還敢屢次向中國高層提出人權異議的歐洲領袖。但是此次面對香港震懾人心的普世價值抗爭運動時,最捍衛基本價值的德國行政領袖們,卻一直僅有微弱而無力的表態。德國外長直到抗中運動進行的次月,才嬴弱的主張中國政府必須以符合人權的方式對待香港的示威者。兩個半月之後,德國才加入G7,聯合發表必須尊重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的有效性。但迄今為止仍未曾見到德國最高領袖-總理梅克爾親自針對中共打壓基本價值而發聲譴責及實質救援。

2019年5月30日,德國總理梅克爾受邀至美國哈佛大學為畢業生演講。(美聯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是少數敢向中國高層提出人權異議的歐洲領袖,但她迄今未親自針對中共打壓基本價值而發聲譴責及實質救援。(資料照,美聯社)

德國巔坡顛簸偶然的民主之路

何以超級價值國竟低調如此?這必須從兩方面的事實來深入分析。首先、德國民主制度之確立及實踐,是歷經漫長而慘烈的波折,最終在各方機緣性的折衷協調下,才成為德國政體中的主流制度。德意志帝國在十九世紀前一直是封建貴族及教主采邑統治的國度。法國大革命前後所興起的近代自由民主運動幼苗,在普魯士王國建立的德意志第二帝國的鐵血統治之下,一直難以茁壯。直到第一世界大戰戰敗,威瑪共和國成立,德國才真正建立略具雛形的民主政體。可惜不到二十年,德意志第三帝國的希特勒(Adolf Hitler)又將青澀的民主制度完全摧毀。

而當代德國全域進行西方式的普選民主,一直遲至一九九0年東西德統一之後,才依賴當時少數的政治卓越領袖,例如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等,在偶然的妥協折衷的機緣下,德國才真正穩健地實行統一又富強的民主法治體制。

所以德國的普世價值完全彰顯之路,至今尚不足三十年。事實上,德國民主之路也是建立在深沈的民族傷痛之上。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前後近乎兩千萬人喪生,四分之一國土被割讓的慘痛教訓下,德國國民較美、英、法等西方列強子民,更深一層的體會到民主、人權、及和平等基本價值的可貴。

但是德國的價值之路不是歷史之必然,卻是許多偶然事件和多方妥協之下的產物。也許因為巨大的傷痛,今天這些普世理念已內化為多數德國人民的基本價值觀,但這些價值是否足以轉化為實際的正義行動,特別是必須犧牲巨大的經濟利益,以救援身陷集權泥淖中的香港人民?

二戰之後,很多人不希望德國再有任何武裝部隊。(BBC中文網)
二戰之後,德國國民較其他西方列強子民,更深一層的體會到民主、人權、及和平等基本價值的可貴。(資料照,BBC中文網)

巨大的經濟利益的背後

其次,要深入了解經濟增長對統一德國之關鍵性,以及現今中國巨大的市場對德國經濟的重要性。一九九0年當西德馬克以一比一兌換東德馬克,以促成兩德偉大的融合工程時,德國經濟卻出現了戰後首次的下行。其後的十餘年,德國經濟步履蹣跚,失業率難以擺脫兩位數字。直到最近十年,德國的經濟才漸漸強勁,失業率降至個位數字。雖然今日德國的製造業快速抬頭,尤其在高技術的奢華、高端領域領先全球,但德國經濟的持續發亮和近年在中國市場的攻城掠池有關。以高端汽車市場為例,二零一七年德國全球成長率為百分之四,但實則他們在傳統的歐美市場成長有限,甚至萎縮。只有在占比高達百分之六十的新興中國市場,一直能夠維持近百分之十之亮眼成長。

在德國經濟強勁的成長和中國市場密不可分的殘酷事實之下,我國駐德謝志偉大使曾提及某次他在對德國企業家的演說中,聽眾質疑:「中國的市場如此龐大,德國企業怎麼可能為了台灣的自由民主而放棄巨大的利益?」的確,這正是現今德國的政界及商界菁英的理性思惟。因此,德國人即使崇尚普世價值,但似乎不可能犧牲巨大的經濟利益而兵援港台。

德國首相梅克爾(右)要求英國強森政府在30天內提出脫歐的解決方案(美聯社)
德國人即使崇尚普世價值,但似乎不可能犧牲巨大的經濟利益而兵援港台。(資料照,美聯社)

台灣的新保台策略?

前日香港部分解放軍已經入港,昨日傳來香港抗爭運動中的主要青年領袖,如黃之鋒等多人,已相繼被捕。看來二零一九年夏季香港運動將是難以避免地以悲劇收場,將是六四鎮壓的軟性版。這其中關鍵的原因,正是香港得不到歐美列強實質的救援,甚至連措詞強硬的口惠都得不到。

如果超強價值國-德國的反應尚且如此,那川普和其他歐洲強國的回應就更不可期待了。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本周警告,對中共而言,香港事件如果無成本落幕,下一波就輪到台灣要被收拾了。務實的台灣執政菁英團隊,當我們如香港一樣等不到歐美列強的實質救援時,我們因應亡國的保台策略是什麼?(何為最佳保台策略?敬待後作)。

*作者為大學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