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承恩專欄:反送中讓香港問題更國際化

2019-09-02 07:00

? 人氣

自1980年代中英談香港主權移交,香港問題就已經是國際議題。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民眾。(資料照,AP)

自1980年代中英談香港主權移交,香港問題就已經是國際議題。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民眾。(資料照,AP)

香港問題是個國際化議題非始於今日,而反送中運動拉扯又為香港問題帶來什麼改變?國際公開支持港人爭取民主治理的呼求,相較於過去不顧內容對於一國兩制的相挺,是值得歡迎的轉向。

香港問題一向是利益相關國家關注的議題,但這是否意味著「香港問題的國際化」?如果指的是,各國對於香港如何治理,以積極的態度採取政策介入,則答案是否定的。香港問題基本上是中國的問題,利害相關最大的也是中國;若是指各國基於自身利益,對其情勢保持關切,則香港問題是個國際化議題。這並不是新問題,至少在中英談主權移交的一九八○年代已浮上檯面。但最新階段是反送中運動拉扯帶來什麼改變。

國際向來支持一國兩制

香港地位的關鍵,是具有國際高度共識的一國兩制。自從談判的初期,英國接受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而中國承諾基於一國兩制,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各國對香港問題的政策即已確立。具體內容記錄在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及其附件,而且這是經兩國批准、向聯合國秘書處正式登記的條約。

各利益相關國家的香港政策莫不圍繞《聯合聲明》內容,最顯著的例子是美國九二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基於《聯合聲明》內容,給予香港在美國法上非主權實體的地位,與中國的其他地區有所區隔,使美商在香港的活動不受美國國內法針對中國的種種限制。

各國政策首要目標是希望:一國兩制能夠在香港成功運作,各國在香港及區域的經濟利益均能因此獲得確保。即使當天安門事件讓港人對中國統治信心動搖,各國的政策仍未改變。利益最為相關的英、美、加拿大、澳洲等國,透過高層互訪、合作機制的建立、支持香港在國際經貿組織的獨立參與等措施,盡力穩定局勢;也配合英國對港人的移民,提供額外彈性,讓港人在取得各國的居留簽證或申請入籍過程中,能夠多些時間留在香港工作與生活,這也造就各國最近聲明中,提到的其國民在香港為數眾多。

「一國」是指香港主權歸屬中國。一國兩制的成敗,關乎中國對外經貿與投資安排,具有極大政治意涵。因此,當武警集結深圳,作勢要進入香港平亂時,各方都密切觀察,中國是否會親手終結一國兩制。

「兩制」則有關香港資本主義體系與國際經貿地位不變,法治、基本自由保障、社會經濟制度與生活方式不變,港人治港、民主與選舉機制得以發展等各項承諾。西方國家向來認真看待這些承諾,英國與美國定期檢討各項承諾的執行。 

各國強調集會自由的行使權利

回歸後,不論在人口移動、文化教育語言政策、政治領導的產生、法治的維持,香港人民看到原本生活方式在改變,「送中條例」成為對港府與中國統治不滿的全面引爆點。

反送中運動讓香港瀕臨無法治理的邊緣,特首林鄭月娥始於八月二十四日提出成立對話平台,但並未對運動的五大訴求鬆口。國際壓力是否會幫香港人民爭取到欲達成的目標?各國近來在中國武力干預的威脅下所發表的聲明,也透露些許與過往政策的不同。

2019年6月15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試圖化解「反送中運動」危機(AP)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見圖)24日成立對話平台,邀請各界人士商討化解《逃犯條例》而起的風波,但仍未回應反送中運動的訴求。(資料照,AP)

首先,加拿大與歐盟八月十七日的聯合聲明中,支持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以及《基本法》與國際協定中所保障的基本自由,包括和平集會的權利。聲明呼籲各方克制,並採行緊急措施來緩和局勢,包括廣泛參與對話過程。

相較於港府與中國將運動定性為暴動,甚至恐怖主義或顏色革命,此聲明並未將情勢緊張完全歸咎於「少數極端分子」,暗指暴力升高,政府未能即時妥善回應人民的訴求,至少也有部分責任。這也符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專對於港警過度使用武力的批評,以及英國宣布在情勢未明朗前,暫停批准英國公司向港警提供催淚彈等鎮暴設備。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十九日則將香港問題定性為中國是否兌現其承諾,包括依《聯合聲明》尊重香港法律完整性的承諾;他同時重申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將香港問題與中美貿易談判連結起來的態度。川普說:「若習近平對香港做出暴力之事,要我簽署協議將會更加困難。」過了幾天,他還主張動用《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IEEPA),要求美國企業撤出中國。

美國副總統彭斯16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呼籲盟邦禁用華為產品。(AP)
美國副總統彭斯(見圖)將香港問題定性為中國是否兌現承諾,並依循《聯合聲明》尊重香港法律完整性。(資料照,AP)

相較於中國認為《聯合聲明》已經於九七年履行完畢,而成為「歷史文件」,美國則認為其中的承諾仍有效力,必須獲得實現;且事關中國的國際信用,甚至與美中是否能達成貿易協定掛鉤。要求美國企業撤出中國,固然是在增加關稅的背景下說的,若是中國武力進入香港平亂,美國及其盟友所能運用的措施將不止於此。對照六四事件後的做法,可能包含凍結資產,甚至外匯存底等經濟制裁,將造成中國鉅大的經濟損失。

《聯合聲明》與中美貿易掛鉤

反送中運動是人民對於香港治理方式的怒吼。現行體制下,人民的聲音無法反映在選票或影響港府決策,只能在街頭蔓延。自治權未獲保障,就沒有穩定的治理。過去香港主權移交,人民毫無置喙餘地,國際社會也是幫兇;今日國際間更公開支持香港人民爭取民主治理的呼求,即使其中包含利用此槓桿對抗中國的盤算,也是值得注意的轉向。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695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