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伯輝觀點:燃料外運是否已經判定「核四死刑」?

2019-09-02 06:30

? 人氣

核四現況。(王伯輝提供)

核四現況。(王伯輝提供)

報載日前(8月29日)清晨,又運送240束核四的燃料棒回到美國原廠「保管」。官員說核四廠一號機因燃料棒不足,無法啓動,等於確定宣告核四「死亡」。

同樣地,8月22日經濟部官員也表示,核四重啓困難重重,而且需要「7+N」年。

除此之外,官員說還有臺電本身無法掌握的外在因素,共有四個艱困議題包括「與原顧問公司奇異之重啓合約談判」丶「安全數位設備更新及備品取得困難」丶「廠址地質需重新調查」、「立法院預算及建照重新申請」等。
同時,新北市侯市長也說「核四是個假議題」「你有能力處理核廢料嗎?」

事實上,經濟部的官員及侯市長,去過核四主持會議,卻從來未進入廠房實際了解電廠真正的狀況!個人在核四廠服務了近16年,實有必要做個事實的陳述,不為煽情,只希望替核四爭取個公道。

韓國瑜(右二)說,在安全無虞情況下,他是有條件支持重啟核四,但對於核能安全議題,台灣卻太多事情泛政治化。(圖/徐炳文攝)
韓國瑜(右二)說,在安全無虞情況下,他是有條件支持重啟核四,但對於核能安全議題,台灣卻太多事情泛政治化。(圖/徐炳文攝)

核四廠從去年七月開始運送燃料棒回原廠異地儲存,都是運「儲存在輔助燃料廠房尚未開封的二號機核燃料」。

一號機的核燃料已經開封且檢查完畢,目前儲存在一號機原子爐旁的燃料池內,儲存狀況非常的良好,國際原子能總署還來抽查過給予的意見是「在完美的狀況」(in perfect condition)!若啓封,核燃料是足夠的!倘若如官方所稱,少了幾束核燃料,那也無所謂,從原廠再運回或再買新的燃料棒,時間上絶對綽綽有餘,只是要多花些冤枉錢,反正目前的執政團隊已經不把人民的血汗錢當錢用!倒是我要強烈建議的是,明年燃料不要再外運了,一部機的燃料價值40億新台幣,不要再糟蹋它了,這可是,你我的血汗錢!

至於侯市長所提出的疑問,「你有能力處理核廢料嗎?」我們不談運轉中的核電廠,以核四廠而言,在其設計之初,即已經考慮了未來40年的處理原則。 低階(即用受核污染的衣物及設備)的部分,核四廠有一個比美式足球場還大的廢料廠房,是由日本日立公司承攬及設計,內有焚化爐及超高壓的壓縮機,低階廢料會先焚化或壓縮,將體積變小後再用水泥固化。預計一部機,18個月會產生120桶左右,核四廠在山凹裡,有一個低階核廢料儲存倉庫,總共可以儲存2萬桶!至於高階用過核燃料,會先儲存在原子爐旁的用過燃料池內,15年後再移到輔助燃料廠房,這個廠房可以儲存二部機的燃料25年以上!那麼40年之內,二部機的高、低階核廢料都有妥善的處理,它不必也不需考慮是否有永久儲存場。

至於經濟部官員所提的四大困難。我必須說,奉承上意的人,給你的訊息是錯誤的!首先,儀控數位設備備品及更新取得困難⋯他們不知道,當年我們就已經了解這個問題,防患於未然了。備品的部分,核四廠儀控人員,已經準備了可以運轉2~3個大修的備品,所以3~5年之內的備品不必再擔心!備品準備的數量是個很大的學問,沒有很專業的技術很難評估得恰到好處,核四廠當時的工程師確實是費盡心思才估算出備品的數量。倘若原廠不生産了,我們仍然可以用經過「認證」通過的產品來代替它,這是美國及國際認可的程序!

同一個邏輯,假如經過10年就買不到備品或不能用,請問核二及核三目前又如何運轉?真是不該拿這種議題來搪塞核四重啓的可行性!

核四廠前1、2號機各約800多束燃料棒分別以乾式、濕式貯存。(圖片來源:台電公司)
核四廠前1、2號機各約800多束燃料棒分別以乾式、濕式貯存。(圖片來源:台電公司)

談到與美國奇異公司的談判及建廠執照二個問題⋯只要政府有決心,一下子就可解決了!

奇異公司,在商言商,仲裁案已經結束,他們急著要的是核四運轉的實績以建立他們的商譽!至於經濟部官員所提的地質問題⋯他大概不知道,核四廠的原子爐是蓋在一個大岩盤上,當時為了要開挖這個岩盤,還必須用炸藥才動得了它,怎麼又有了地質的問題呢?

一提到核四啓封,一些老掉牙的議題又都跑出來了!拚裝車,保特瓶,原子爐底座電焊等等又再重提,我願意在此一次講清楚⋯⋯

拚裝車⋯核四廠的原子爐是奇異設計,分別由日本東芝及日立承製,發電機是三菱重工,廢料廠是日立,這些都是世界上的大廠,怎麼會是拚裝車呢?

至於在圍阻體發現有一個保特瓶之事,當時是二號機,事後已經把它挖掉又處理好了,同樣為了確保沒有别的保特瓶,整個底層的圍阻體都做了超音波檢查,通過原子能委員會的檢查才結案的,同樣地,原子爐基座的電焊問題,也是改善後經過原子能委員會檢驗通過才能結案!

一個大型工程,從開始到結束,不可能完全沒有問題,重點是面臨問題時的心態,我不否認,當工程之初我們有點急,導致許多問題存在,但,我們每次都誠實面對!

就像電纜線拉得紊亂,產生許多誤信號,我們也是痛下決心,全數重拉,又多費了近8個月,我相信在國內的重大工程,很少有像我們這麼堅持的。

至於說,反核人士因在二號機發現有保特瓶而懐疑圍阻體的品質。我要特別提一下,圍阻體的完整性測試(Structure  Integrity Test,簡稱為SIT)及洩漏測試(Integrity Leakage Rate Test,簡稱為ILRT),讓大家了解這二個測試的目的及圍阻體的品質!圍阻體,是保護原子爐的主要防線,八層樓高,寬比二個網球場還大,2公尺厚的水泥混凝土!施工完後必須做二個主要的測試,一個是耐壓測試看圍阻體能否耐得住,每平方公分,4.6公斤的壓力!因為,這是奇異公司第一次設計的進步型反應器的圍阻體,頭一次測試,世界上許多大公司都來見證,測試後連一點小小的裂痕都沒有!當時負責的奇異工程師,Ray Chou假如您看到了,我這個文章,可幫忙做個見證!至於洩漏測試,在這個大建築內,不能有任何洩漏,一個人的噴涕量就無法通過,我們做了三次,也成功的完成了!當然,過程中有許多心酸及know how(圍阻體測試SIT及ILRT,實際影片

按照日本人對進步型反應器機组的規劃,大概,圍阻體洩漏測試通過後的三個月內,就是該放核燃料開始發電了!可惜,我們的核四廠命運多舛,淪為政治人物的籌碼,被封存了。

如今,有人說要啓封,就有政治人物說,它不可能,它是假議題⋯等等,歷史的故事告訴我們,每一個大型的計劃,都有正反兩面的意見,民國63年提出興建翡翠水庫時,反對者恐嚇,翡翠水庫離臺北市太近,一旦地震或戰爭,將水淹台北市!當年,林洋港先生當台北市市長他說「只要是對的,有益民眾的事,就應該去做」。如今翡翠水庫供應了600萬人口乾淨的水源。

高鐵被譏諷為破銅爛鐵,如今說破銅爛鐵的民代,該怎麼說呢?

當年的台北捷運,不是也有政治人物說,他當選後要拆木柵捷運嗎?

如今的大安森林公園,中華商圈的重建及北捷的規劃,大家應感激及懷念的反而是木訥的黃大洲市長!

政治人物要爭千秋而不要一昧的討好選民!歴史會給你們評價的。

龍門電廠一部機組所產生的電力,足夠供應臺灣全島3至5%左右,同時也可平衡北部供電的短缺,目前北部的主要電廠大潭電廠,當年是設計為緊急救援之用,因龍門電廠的封存卻變成了主力,但,它的供氣僅靠著來自中部的一個海底36吋管線,而輸出的電力也僅靠一條線路,氣斷了,就是昔日的815大停電!輸出斷了,那影響會更大!為了國家電網的安全,龍門更形重要!為了能源安全,可不可以,拋棄政治,專業的考量,評估核四是否該啓用?
大家憑著專業來討論,如此才能對後代子孫有所交代。

*作者為前核四龍門電廠廠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