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當媒體成了官商富賈豢養的看門惡犬

2019-09-02 06:40

? 人氣

作者認為,今日許多的媒體早已不是超然獨立的第四權,而是官商富賈豢養的看門惡犬,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須付出很大責任。(資料照,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

作者認為,今日許多的媒體早已不是超然獨立的第四權,而是官商富賈豢養的看門惡犬,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須付出很大責任。(資料照,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

人生有三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 所謂立德, 乃創制垂法,博施濟眾。所謂立功,乃拯厄除難,功濟於時。所謂立言,乃言得其要,理足可傳。

今日台灣的媒體,也有三不羞、寡廉、寡恥、寡義。主事者寡廉,奉承上意,乞沾雨露。撰稿者寡恥,搬弄是非,入人於罪。評論者寡義,見風轉舵,趨炎附勢。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們應該追求探索事實是什麼,而不是去設定我們所期望的事實是什麼。」這是任何一個媒體工作者與新聞從業人員,應該要有的一個典範與氣節。

可惜今日台灣雖然號稱新聞自由,但是媒體所賦予社會的信賴度,卻是讓人貽笑大方,慘不忍睹。許多新聞的報導與陳述,都是先射箭再畫靶。這其中最大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國內外政治勢力的介入,昭然若揭,眾目共睹。

所謂黨政軍退出媒體,在台灣根本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執政黨以公權力及龐大的政商資源,用各種不同的名目,挹助收買特定立場的媒體,擦脂抹粉有之,歌功頌德有之,打擊分化有之,抹黑造謠有之。以致誰掌握了媒體,誰就可以控致我們的思想耳目。

台灣媒體開放,走到今日,許多的媒體早已不是超然獨立的第四權,而是官商富賈豢養的看門惡犬。這些媒體的新聞倫理專業,是幼兒園的程度,但是抹黑造假,影射帶風向的本事,卻是雙博士學位都望塵莫及。

嚴格來說,新聞學也算是一個嚴謹的科學專業,可是在台灣卻被糟蹋成像個詐騙集團,那些NCC主事的所謂專家學者們,都應該被列為頭號戰犯。

這些人好歹辛辛苦苦讀了個碩士或博士,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最終卻選擇為政治服務,玩弄文字法律遊戲,為了利益而出賣靈魂,乃是典型現代版的浮士德。

這跟許多網軍找不到正經的事業,只能受雇躲在鍵盤的背後,剪接新聞做刻意的加工,或造謠抹黑來醜化對手,帶領風向,目的只為了打擊不同政營,實在是異曲同工。

更糟糕的是,台灣的媒體各擁其主,各有各的意識形態,各有各的政治立場。主事者待價而沽,不爭氣地配合這些網路帶風向的操作,養一些小鬼犬儒,敗德名嘴,用聳動影射的標題與流言蜚語,大幅報導,或造神或抹黑,實在是台灣政風敗壞的最大元凶。

醫學院學生,畢業的時候,都會宣示一段誓言:「身之所繫,命之所托」。我不知道媒體人畢業的時候,是否也有類似的誓言。但是很顯然,台灣的媒體工作者,有許多已經失去起初的理想跟良知了。

巧言如流,俾躬處休,胡不相畏,不畏於天。所謂知恥近乎勇,什麼時候那些在特定的新聞媒體工作的知識分子,會開始覺得丟臉不好意思,也許我們國家就有救了!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