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亞馬遜雨林大火燒出的傲慢與偏見、貪婪與反智

2019-09-03 06:10

? 人氣

2019年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釀成生態浩劫(AP)

2019年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釀成生態浩劫(AP)

2019年7月是人類歷史自有紀錄以來,地表均溫最高的一個月分。約莫與此同時,地表最重要的一片森林──亞馬遜雨林──陷入熊熊火海,溫室效應惡化、脆弱物種滅絕的警報聲在全球響起,有「熱帶川普」之稱的巴西極右派總統博索納羅成為眾矢之的。

亞馬遜雨林雖然距離台灣遙遠,但是全球暖化引發的極端氣候頻發、海平面上升、糧食供應受威脅、生態系統遭破壞,台灣無所逃於天地之間。本文將從7個層面分析這場亞馬遜大火雨林生態浩劫的來龍去脈。

一、亞馬遜雨林為何如此重要?

亞馬遜雨林(Amazon rainforest)位於南美洲北部,面積約550萬平方公里(台灣的152倍),橫跨巴西、秘魯、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厄瓜多、玻利維亞、蓋亞那、蘇利南8國與法屬圭亞那,其中巴西部分佔約60%。全球現存的雨林,40%在亞馬遜。

亞馬遜雨林茂密的植被──樹木3900億棵、1萬6000種──號稱「地球之肺」,也是全球最大的「碳匯」(carbon sink),一年約可吸納20億噸二洋化碳,一旦遭到嚴重破壞,將釋出巨量的溫室氣體。因此,在全球溫室效應日益惡化的今天,這個「地球之肺」的地位日益重要。此外,亞馬遜雨林還擁有極為豐富的動植物種(427種哺乳類、1300種鳥類、378種爬蟲類、400多種兩棲類……),堪稱一座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的寶庫。

二、森林火災似乎常見,亞馬遜雨林大火為何特別值得關注?

巴西國家太空研究院(INPE)今年6、7月開始示警,美國航太總署(NASA)8月佐證:目前亞馬遜雨林雖處於乾季,原本就容易發生火災,但今年火情特別嚴重,而且與巴西近年加速森林砍伐(deforestation)難脫干係。今年截至8月底,巴西全國發生9萬1891起火災,較去年同期激增67%;其中4萬7805起發生在亞馬遜雨林,更較去年同期激增107%,而且是2010年之後的新高紀錄,至今已毀掉1萬8650平方公里(半個台灣)的雨林。

與火災次數同樣怵目驚心的數字,是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總統今年1月1日上任以來,亞馬遜雨林消失了4700平方公里(17個台北市),較去年同期激增67%,全年上看1萬平方公里。森林砍伐會增加溫室氣體排放、破壞水循環、導致旱災惡化,這些因素都與亞馬遜雨林的火情息息相關。

博索納羅又被稱作「巴西川普」,政治手腕強硬,力求經濟發展。(AP)
博索納羅(AP)

三、博索納羅總統要為亞馬遜雨林大火負責嗎?

沒錯。這名極右派政客認定環保運動是左派阻礙國家發展的陰謀,對氣候變遷的科學論證無知無視,堪稱美國總統川普在南半球的化身,人稱「熱帶川普」(Tropical Trump),破壞力不難想見。博索納羅主張為了經濟「成長」大可以犧牲環境品質、危害生態系統;他極端仇視捍衛環境與生態的非政府組織(NGO);他將亞馬遜雨林的美洲原住民族視作「非我族類」,企圖限縮他們的保留地。

博索納羅上任之前,各方擔憂他會成為亞馬遜雨林數十年來最可怕的敵人;他上任之後,各方最悲觀的預期一一應驗。博索納羅為非法雨林砍伐開啟綠燈,全面鬆綁過去10年間成效斐然的環保法規;找來一個反環保政客薩勒斯(Ricardo Salles)接掌環境部;將劃定原住民保留區的權限由司法部移交給農業部(有人形容為「讓狐狸看管雞舍」)。博索納羅甚至半開玩笑地自封為「鏈鋸隊長」(Captain Chainsaw)。

INPE發布亞馬遜雨林大火與濫墾濫伐的警訊之後,「鏈鋸隊長」的反應是指控這個自家的政府機構「捏造數據、醜化政府」,將院長嘉爾沃(Ricardo Galvão)革職。面對國土上難以忽視的漫天大火與濃煙,「鏈鋸隊長」空口無憑指控NGO是縱火者(後來改口說他只是「覺得」)。身為國家最領導人卻如此反智,不僅是巴西的悲哀,也是全世界的悲哀。

2019年8月,巴西亞馬遜雨林野火燎原,地球生態遭遇嚴重威脅(AP)
2019年8月,巴西亞馬遜雨林野火燎原,地球生態遭遇嚴重威脅(AP)

四、國際社會如何看待亞馬遜雨林大火危機?

INPE與NASA發布警訊之後,舉世譁然,推特(Twitter)立即瘋傳「亞馬遜在燃燒」(#AmazonIsBurning)「為亞馬遜行動」(#ActForTheAmazon)的標籤,各方強烈要求博索納羅政府拿出辦法。向來關注環境與氣候議題的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態度尤其積極,甚至與博索納羅隔空言辭交鋒。

馬克宏也藉由主辦今年七國集團(G7)領導人峰會之便,特別安排討論亞馬遜雨林大火的議程,邀集重要國家領導人與會,但已經與馬克宏翻臉的博索納羅不在其中,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代替出席。8月26日這場會議只有一位受邀領導人缺席,會場上一張空椅子格外顯眼,那是川普的位子。會議最重要的結論就是「撒錢」,以2000萬美元協助巴西「滅火」;英國與加拿大各另贊助1200萬、1100萬美元。以巴西亞馬遜雨林超過300萬平方公里的規模而言,這4300萬美元(新台幣13.6億元)有如杯水車薪,但至少是一個起點。

五、博索納羅如何因應亞馬遜雨林大火危機?

危機爆發之初,博索納羅除了以國家領導人之尊誣賴NGO、開除堅持專業的科技官僚(兩項作為都頗有川普之風)之外,還祭出他的看家本領──褊狹短視的民族主義與「主權至上論」,聲稱「亞馬遜雨林是巴西的」(渾然不顧或不知鄰國受害),反咬馬克宏等人是西方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餘孽,甚至一度很有骨氣地拒絕G7的2000萬美元「施捨」。

歐盟今年6月底與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4國──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此時成為迫使博索納羅讓步的關鍵籌碼。諷刺的是,以貿易議題來操作非貿易議題,歐盟這招是向誰學的呢?與博索納羅臭味相投的川普。

後來博索納羅同意出動軍隊救火,加強取締濫墾濫伐,對合法的「燒林墾荒」下達60天禁令。這些作法都是治標不治本,短期內或許能遏阻火勢惡化,但人們要問:博索納羅會改變他貽害國人、禍延全球的愚蠢環境政策嗎?

亞馬遜雨林今年爆發逾7萬場森林大火肆虐,突破6年來紀錄。(AP)
亞馬遜雨林大火(AP)

六、巴西社會──尤其是農牧業──如何看待亞馬遜雨林大火?

在美國,環境運動的天敵是化石燃料業者;在巴西,主要是農業與礦業。過去半世紀,巴西亞馬遜雨林被道路與水壩建設、伐木、採礦、大豆種植與牛隻放牧吞沒了17%。然而農業和雨林未必不能共存,2004年到2012年間,巴西政府對雨林保育卓然有成,大豆與牛肉的出口照樣成長。雨林中極為豐富的物種,也是一座極具經濟價值的基因寶庫。

更重要的是,巴西農業出口一年產值超過1000億美元,雖然95%是作為原物料而非消費性商品,但「巴西品牌」的形象仍然非常重要,業者深知國際社會抵制的殺傷力。博索納羅競選期間威脅要退出《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並將環境部併入農業部,之所以至今還停留在「揚言」階段,正是因為農業出口業者大力勸阻。

此外,許多巴西人也知道,全球氣候變遷若持續惡化,極端氣候紛至沓來,最受衝擊的不會是七國集團這類的工業先進國家,而是巴西這類幅員廣大、人口稠密的開發中國家。森林濫墾濫伐導致的氣候劇變會重創農業,2015年的大旱就是一個例子,讓巴西中部的玉米農損失3分之1的收成。

2019年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森林濫墾濫伐是禍首之一(AP)
2019年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森林濫墾濫伐是禍首之一(AP)

七、亞馬遜雨林何時、如何才能撥雲見日?

這個月6日,除了委內瑞拉之外的「亞馬遜國家」領導人,將在哥倫比亞的列提西亞(Leticia)舉行緊急會議,國際社會期望諸國能針對加強保護亞馬遜雨林、推動永續發展達成協議,配合G7與歐盟的援助,遏阻情勢惡化。接下來9月23日在紐約舉行的「2019年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UN Climate Action Summit 2019),10月初在中國昆明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CBD )第15次締約方大會(COP 15),亞馬遜雨林大火都將是焦點議題。

倫敦政經學院(LSE)教授霍克斯泰特勒(Kathryn Hochstetler)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指出,早在1980年代末期,亞馬遜雨林就曾以漫天烈焰震驚世人,雖然如今看似悲劇重演,但其實相關各方在這30年間累積了珍貴的經驗,讓我們擁有3項工具,可以應對今日的危機:

——對於亞馬遜雨林和相關環境系統的海量資訊與深入研究
——巴西政府在2000年代推動的一系列卓然有成的環境政策
——NGO對於各種產品原物料生產過程是否傷害環境的認證

工具早已備妥,但是從博索納羅上任之後顯現的低劣素質研判,此人痛改前非的可能性實在不高,亞馬遜雨林的前景並不樂觀,國際社會恐怕必須持續施壓。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