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種族主義、槍枝氾濫──美國社會兩大腫瘤,病灶就在白宮

2019-08-06 06:10

? 人氣

2019年8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對連續槍擊慘案發表談話(AP)

2019年8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對連續槍擊慘案發表談話(AP)

他千里迢迢開車10小時來到一座毗鄰美國與墨西哥邊界的城市,只有一個目的:儘可能殺害當地的西語裔。他殺了22個人。

他高中時把自己要殺害、要強姦的人列成名單,被學校暫時休學,被警方調查,但他還是可以買到合法的槍械。他殺了9個人。

2019年8月4日,俄亥俄州代頓4日發生槍擊案,包括槍手在內共10人殞命,另有至少16人受傷。(AP)
2019年8月4日,俄亥俄州代頓4日發生槍擊案(AP)

兩個看似尋常的美國白人青年

不到24小時,從德州到俄亥俄州,連續爆發兩樁大規模槍擊案,前者22死24傷,後者9死27傷;就連在類似案件頻頻發生的美國,仍顯得駭人聽聞,代表這個社會顯然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兩案的兩名凶嫌不是川普政府最歧視排斥的穆斯林或者移民或者黑人,不是來自外國的恐怖分子;兩人都是美國土生土長的白人男性青年,都受過大學教育,人生際遇看似尋常,卻突然斷裂爆發,奪走數十人性命、重創數十個家庭。

美國頻頻發生大規模槍擊慘案,一般民眾只能自求多福(AP)
美國頻頻發生大規模槍擊慘案,一般民眾只能自求多福(AP)

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川普支持者

德州案凶嫌作案前透過網路發布4頁「宣言」,毫無疑問是個旗幟鮮明的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充分領會川普對「西語裔移民大舉入侵美國」的嚴峻警告,一路從德州東部開車到西部,只為了找一個讓他可以殺害最多西語裔的地方。

川普從2015年6月宣布參選總統伊始,就以強烈的反移民立場獨樹一幟,輔以仇視穆斯林、反全球化、反政治正確、反體制、反菁英的民粹情緒,迅速贏得白人右派選民熱烈支持,白人至上主義團體矢志效忠。上台之後,他的種族歧視心態更是流露無遺;效應之一就是,針對少數族群(黑人、猶太人、西語裔)的攻擊事件此起彼落。

川普說,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根本沒有資格選總統,墨西哥移民充斥著強姦犯,墨西哥裔法官無法公正判案,新納粹組織有不少「很好的人」,中美洲窮國與非洲國家有如「糞坑」,膽敢批判他的在野黨少數族裔女國會議員應該「滾回她們的國家」──儘管她們都是美國公民。

2019年8月3日,美國德州帕索槍擊案,造成慘重死傷(AP)
2019年8月3日,美國德州帕索槍擊案,造成慘重死傷(AP)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代言人:川普 附隨組織:共和黨

俄亥俄州案凶嫌當場遭警方擊斃,也沒有留下多少數位足跡,大開殺戒的動機可能永遠成謎,目前看來可能與人格偏差甚至精神疾病較有關聯。問題是,此人在高中就流露反社會傾向,曾經擬了一份「殺人名單」與一份「強暴名單」,被學校暫時休學,被警方調查。然而幾年之後,他仍然可以合法購買威力強大的突擊步槍與高容量彈匣。

這問題在美國當然不是第一次曝光,一場接一場慘劇之後,面對一具一具冰冷的屍體,從民間團體到國會議員提出各種加強槍枝管制(是加強管制,不是禁止)的方案,然而全國步槍協會(NRA)及其附隨組織共和黨,總是有辦法任何具實質意義的修法工作。推動槍枝管制,歐巴馬8年任內已是舉步維艱,NRA代言人川普上台後更是原地踏步。

無論槍擊慘案死多少人,無論死者是稚齡學童還是退休老人,川普與NRA總是能以不變應萬變,強調「殺人的是人不是槍」;「以暴制暴」才是王道;想阻止壞人開槍,就要讓好人拿槍;因此學校老師應該帶槍、教堂牧師應該帶槍、公共場所警衛應該帶槍;主張加強管制的人都是自由派野心分子。擁槍權與槍枝工廠的利潤神聖不可侵犯,但人命賤如螻蟻。

2019年8月3日,美國德州帕索槍擊案(AP)
2019年8月3日,美國德州帕索槍擊案(AP)

想像自己開槍殺人的美國總統

槍聲過後,8月5日,川普發表電視演說,聲稱他要譴責「種族主義、頑固偏見與白人至上主義」,然而這些都是他賴以煽動支持者、追求政治利益的伎倆;他聲稱要對治暴力電玩、精神疾病,但絕口不提加強槍枝管制,因為「扣下扳機的是仇恨與精神疾病,不是槍枝本身。」果然是一位非常認真負責的NRA代言人。

川普歷來對美國「槍擊案」最精闢的發言,其實是2016年1月23日在愛荷華州,他昭告美國社會:「我就算站在(紐約)第五大道(5th Avenue)中央開槍殺人,選民還是會挺我。」

種族主義與槍枝氾濫是美國社會的癌症;更可怕的是,今日的病灶就在白宮。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