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忠觀點:領導者的視野與寬容

2019-08-06 06:50

? 人氣

國安局針對特勤人員私菸案召開記者會,由局長邱國正親自主持,說明調查內容。相片左起為特勤中心副指揮官周廣齊、國安局政風處長劉異海。(蘇仲泓攝)

國安局針對特勤人員私菸案召開記者會,由局長邱國正親自主持,說明調查內容。相片左起為特勤中心副指揮官周廣齊、國安局政風處長劉異海。(蘇仲泓攝)

上星期五國安局召開「特勤人員違法涉嫌私菸案件」記者會,會中公布特勤人員涉嫌此案,除吳宗憲、張恒嘉兩人已在押,共有76人涉案。無獨有偶,國安局記者會後,總統府於傍晚立即發表三點聲明,其中針對特勤權責部分:

國安局特勤中心、總統府侍衛室,及總統警衛室長年累積的 管理權界定不清問題,既然發生此次利用元首出訪涉嫌違法私菸案,總統府與國安局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爾後回歸特勤條例宗旨,由國安局負責安全勤務的督導與輔導,總統府則依組織法辦理有關人事預算等一般行政庶務。

如果讀者讀過筆者此系列第二篇《侍衛室、警衛室與國安局的歷史情結》一文,並了解《特種勤務條例》第8條已對此的權責規範:

特種勤務任務編組由國家安全局局長任指揮官,特勤中心副指揮官為副指揮官,襄助指揮全般特勤工作之執行,總統府侍衛長兼任副指揮官,專責執行有關總統與其配偶及家屬之特種勤務事項。特勤中心執行長兼任特種勤務任務編組執行長,承指揮官之命,襄助副指揮官,執行特種勤務。

當知特勤人員挾帶私菸案,主要問題並不是出在特勤制度,而是層峰對侍衛長與副侍衛長的人選是如何選定的?也就是筆者前文所說:「得人者昌,用人者興」。蔡總統是民國105年5月20日就任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第一任侍衛長劉志彬,任期從105年5月20日至106年11月30日。在其任內蔡總統有兩次出訪,分別為105年6月「英翔專案」與106年10月「南太平洋專案」。依據華航公布這兩次的出訪,總統專機香菸之銷售量分別為342條與2242條。換言之,就永和警衛室而言,特勤人員借出訪機會,挾帶私菸入境,恐是在劉志斌任侍衛長時就有,進而相沿成習。

對劉志斌?筆者印象深刻,這印象主要來自於蔡總統的「南太平洋專案」出訪時,在總統專機上一段特勤人員在機艙通道走台步的一段影片。因為《特種勤務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特勤人員除安全維護專業職權行使外,不得從事與職務無關之工作。」當時筆者看完影片,感概萬千。

這感概萬千之事,主要是「南太平洋專案」總統出訪專機,從桃園國際機場起飛,在飛往夏威夷途中,發生在機艙內的情事。當時專機尚在飛行途中,隨行的總統府第三局局長李南陽刻意主導,安排時任外交部長的李大維與總統府侍衛室(總統警衛室)兩位特勤人員先佇立於機艙,李南陽手持麥克風,對隨行的記者團簡介三者身上所穿的夏威夷衫,隨即導引兩位特勤人員在通道上走起台步,李南陽並從旁解說特勤人員身上穿著的夏威夷衫特質。這真是特勤史上第一遭,也是荒誕之事。兩位特勤人員當然知曉,他們所做所為是違反特勤規定的。然而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何以明知違反規定,仍只有配合。這之中若沒有劉志斌管理鬆散之下的默許?李南陽何敢如此戲謔特勤人員?

20190328-總統蔡英文出訪「海洋民主之旅」,28日過境夏威夷時與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進行視訊會議。(取自總統府@Flickr)
總統蔡英文出訪「海洋民主之旅」,過境夏威夷。(取自總統府@Flickr)

筆者在此系列第三篇《挾帶私菸下的特勤哀愁》一文,即言明內部管理鬆散,一樣會滲透到任務執行層面,文中所舉的三個勤務缺失案例,其中兩個案例「史上第一遭-總統遭面板砸頭部」與「總統勘災民眾嗆聲-前所未見」都是發生在劉志斌任內。讀者一定會問?那劉志斌如今安在?劉志斌在今上「栽培」下,已貴為上將!

劉志斌調職,由張捷接任侍衛長,張捷上任後卻適時取消了警衛室傳承已久的晨操,晨操本是警衛室特勤人員一天的起始,一方面藉此點名,一方面勤練戰技。晨操取消改在早餐時點名,或許是為體諒與討好部屬,但在管理與特勤人員心理上,卻可能更形鬆散。這也是為何自蔡總統就職後,永和警衛室成員違法犯紀事件,始終不歇的原因。當然兵隨將轉,再好的制度,若沒得人善用,加以領導幹部若不能自我要求?若不能時常深思有無己過?就是再好的制度,也只是不具效用的框架。

茫茫江漢上 日暮欲何之─經國先生垂暮的沉思

筆者在七海警衛室七指中心服務期間,雖然七指中心房舍,就在寓所旁邊,但由於工作性質不同,並不常見到經國先生。在我印象所及,經國先生晚年有兩次機會,我得以遠近觀之。兩次都是在經國先生辭世的前一年,也就是民國76年。一次是深秋的黃昏,經國先生至寓所外散步。當時筆者正在七指中心輪值警衛參謀,接獲七海警衛組值日官通報,立即向七海內衛區發布「安全一號」散步計畫,隨即至七指中心側牆邊,掌握警衛加強部署情形。這時正好看見經國先生坐在輪椅上,由侍從簇擁推在七海潭小徑,當時正當夕陽西下彩霞滿天,我看見經國先生面向彩霞,只沉思一會,也許那時身體已非常不舒服,所以不久輪椅就折返寓所。

第二次也是當年12月25日上午9時,中樞在台北中山堂舉行行憲紀念大會,經國先生親臨致詞。當時筆者負責蒞臨場所機動指揮所警衛參謀。由於情資顯示當時有國大代表現場鼓譟抗議,要求國會全面改選。所以筆者在經國先生抵達前,先期到會場掌握狀況。當時經國先生坐於輪椅,由侍從推出就舞台向大會致詞。現場鼓譟仍持續為之,並高聲喊叫「全面改選國會」,經國先生不為所動,簡單致詞幾語,因體力不剩負荷,請國民大會祕書長何宜武代為宣讀書面講詞。結束離去時,會場鼓譟依然,經國先生深情地回眸望向鼓譟聲源處,當時經國先生眼疾日深,或許他已望不見遠方是何物?但那時經國先生的神情,對筆者的震撼卻是無與倫比。

經國先生對中共曾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為政策,晚年基於人道主義,於民國76年11月開放老兵返鄉探親。此無疑是其反思自身所訂的三不政策後,以國家領導人的視野回歸仁道。一個國家領導人,能時刻反思、反省,以人民為念,這才是經國先生雖辭世多年,仍為國人懷念的原因。

蔣經國在台美斷交後一度暫停了試驗中的民主選舉。(圖/BBC中文網)
蔣經國辭世多年仍為人懷念。

領導者的視野與寬容─退後原來是向前

筆者舉經國先生為例,在說明國家領導人的視野,應是超出己身利益之考量,以大局思考為重,更要能以時時省思自己,有無過失為貴。筆者在前文〈侍衛室、警衛室與國安局的歷史情結〉,曾談過特種勤務制度的良窳,其關鍵之靈魂為侍衛長、副指揮官與副侍衛長(警衛室主任)因此總統如何選將用人?才是制度得以昌盛或崩壞的主因。

孫子兵法謀攻篇:「夫將者國之輔也,輔周則國必強,輔隙則國必弱」。這話譬喻選材用將的重要性,因為一個好的將領,做事縝密周詳,當事人在其輔助下,必然得其助益。若然,選將不嚴,行事疏漏失當之下,必使當事人蒙受其害。民國85年《總統府組織法》修正,廢除參軍長一職。因此侍衛長,除了原有掌理有關總統的侍警衛事項,更是總統軍事方面諮詢的重要幕僚。

因此國安局於記者會中表示對此挾帶私菸案,針對涉嫌者,要出重手嚴懲。然而蔡總統有無應負責任?筆者認為關鍵是選將不嚴,侍衛長人選為其所勾選,常伴其周邊活動,竟不能事先查知其領導統御與人格特質?況且一樣涉入私菸案,劉志傑是高升,張捷卻降調。所謂的公平正義又是劃在哪一條線上?

此案以蔡總統的獲報,表達出震撼、震驚與震怒的「三震」下、決定徹底調查整頓開始。筆者不知這三震,是否是基於媒體輿論對特勤人員挾帶私菸案的「厚愛」,進而淹沒了出訪歸國應有的「讚譽」?其實國安局表達對此案將下重手,日後必將爭議更為紛擾,因為方向不對。例如蔡總統同意國安局「總統府侍衛室督導責任歸國安局」,若如此,將使總統、總統府秘書長與國安局局長權責,更形混淆。假若侍衛長在外有違法情事,這行政疏失,是總統選將不嚴?總統府秘書長管理不善?還是國安局長督導不週?

再說總統府秘書長的位階和五院院長相同,國安局局長的位階等同部會首長,侍衛室的督導責任若歸國安局,則總統府組織法中明定的秘書長對侍衛室的職掌,就面臨調整?而這調整又將涉及立法院的權責?

至於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對此案,是否應有政治責任要負?癥結並不在陳菊與特種勤務之關聯。因為國安局記者會中公布的私菸總量,尚未符合查獲總數,日後這些私菸流向與所屬,必然會公開與透明,此時若有總統府相關局處或隨行人員,亦涉入此案,陳菊才要面對所謂的政治責任。其實總統出訪所涉私菸案,案情單純不過,只要承案檢察官,先行調查偵結,將涉案人起訴移送法院審理,真相就會大白。如今提油救火之下,相關特勤權責必將更為治絲益棼!

20190729-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出席「後背包的初心-蔡其昌的人生解題法」新書發表會。(盧逸峰攝)
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和私菸案到底有無關係,不能太早論斷。(盧逸峰攝)

胡適曾說:「做學問要在不疑處有疑,待人時要在有疑處不疑」。有一著名的「絕纓之宴」故事,這故事主要說有一國家的領導人,有一天歡宴下屬,上下歡愉痛飲之下,已至傍晚薄暮,夜色低垂,尚未添燈之際。這時國家領導人疼愛且頗有姿色的重要助理,突然發現被人吃了豆腐,助理情急之下,將來客的帽纓摘下,然後手握帽纓,馬上告訴國家領導人,請領導人上火照明抓人。幸好這領導人腦袋清醒,反而先請下屬都將帽纓摘下後,才上火添燈照明,此夜賓主盡歡而歸。三年後這國家與別國交戰,在戰況危機時,這領導人發現有將領拚死奮戰,就在這將領以死相搏之下,終於戰勝強敵,後來領導人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就是當年輕薄助理之人。這故事告訴我們待人處事須從遠處著想。

特勤人員固然挾帶私菸案,行之有年,雖華航言遠在陳前總統時期就有,然而究其因,主要還是選將不嚴,在上層將領腐敗之下,肇生管理鬆散,紀律不嚴所致。若要上追,不僅時日過久人事全非,尋求真相益增困難,更將使特勤人員人心惶惶。況且明年一月總統選舉,特勤中心理應以此為重,穩定軍心,戮力維安整備。是否需擴大株連?殊值主其事者深思。

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

寫完了《是誰竊取了特勤的尊嚴與榮譽》系列文章,其實心中是無限的沉痛。特勤制度有其傳承與沿革。前文曾引曾國藩語:「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嚮而已。」當年國共第一次合作期間,蔣經國與王新衡同時在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就讀,兩人有共患難的革命情感。其後蔣經國將接任行政院長,王新衡至七海寓所拜訪,由於王新衡雖為立法委員,在外仍有商業行為。蔣經國乃告知王新衡,其接任院長後,要推動公務人員十項革新,其中第5項:「各部會首長及全體行政人員,除參加政府所規定之正式宴會,以及招待外賓所必須者外,一律不得設宴招待賓客,並謝絕應酬」,並暗示王新衡,以後就不要再相見了。這就是國家領導人,以身作則引領風氣。

《論語˙顏淵篇》「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這話的意思,就是政治就是端正,只要自己能夠以身作則端正做事,底下的人,怎敢鑽營旁門左道?特勤人員利用總統出訪歸國之際挾帶私菸,既是相沿日久的積習,身為將領,來來去去侍衛室,承受國恩,卻不能力矯時弊,進而開創新局,這才是此案的首要之惡。俗語:「兵隨將轉」,私菸案,問題不在買菸的人,問題更不在制度,而是享有權利的人,他的領導統御與管理心態,所塑造出的環境氛圍!

註:

1、私菸案射向陳菊!府秘書長不在特勤中心指揮體系

2、故事出自漢·劉向《說苑·復恩》「楚莊王宴群臣,日暮酒酣,燈燭滅。有人引美人之衣。美人援絕其冠纓,以告王,命上火,欲得絕纓之人。王不從,令群臣盡絕纓而上火,盡歡而罷。後三年, 晉與楚戰,有楚將奮死赴敵,卒勝晉軍。王問之,始知即前之絕纓者。後遂用作寬厚待人之典」。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本文為「是誰竊取了特勤人員的尊嚴榮譽」系列之四。本系列結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