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日武觀點:讀你…決定是否投你一票!

2019-09-03 05:20

? 人氣

筆者提出,台北市長柯文哲集政客、奸商、壞老闆於一身,在政治市場中勢力卻不容小覷,其可能的解釋為台灣自認中立的選民其實較支持民進黨,但因不想沾染上綠營色彩而選擇白色力量來「自欺欺人」。(資料照,吳俊廷攝)

筆者提出,台北市長柯文哲集政客、奸商、壞老闆於一身,在政治市場中勢力卻不容小覷,其可能的解釋為台灣自認中立的選民其實較支持民進黨,但因不想沾染上綠營色彩而選擇白色力量來「自欺欺人」。(資料照,吳俊廷攝)

先說一個商管領域的故事:在人力資源管理書籍和各種求職寶典中,經常都會出現「五分鐘(甚至一分鐘)決定面試成敗」的主張,我印象深刻的早期範例是以色列在六日戰爭大勝之後,某家美國企業將「戴揚將軍(當時的以色列國防部長)是誰」納入面試題目,近期範例則是某家日本業者會端咖啡給應徵者,然後根據應徵者在面試結束後是否會主動清洗咖啡杯,來決定是否可能予以錄用!

見微知著的人際評斷法則

這個故事與選舉投票何干?包括我在內,所有自詡「選人不選黨」的民眾,實際上都不可能和機要秘書一樣貼身觀察特定候選人,那麼我們如何決定是否要用選票支持呢?理想的答案是評估其政見,但實際上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精力與專業知識來做到這點。因此,我們通常只能根據其片段言行,判斷該候選人是哪一種人(社會心理學所稱的「歸類」),以及是否應予支持。

問題又來了!稍具知名度的候選人都會在媒體上呈現出海量但分散的言行,我們如何在其中進行抉擇與評斷呢?顯然,我們不可能蒐集媒體所呈現的所有言行並逐一評斷,因此答案是和上述的故事一樣,我們其實是根據自己的價值觀來選擇特定的言行…差別只在於此時我們是被動選擇,而不是和面試一樣可以主動提問。

說了這麼多,我其實只是想要指出兩點:其一,個人價值觀不盡相同,對特定候選人(其實也包括政黨)自然會衍生不同的評價…這正是民主的真諦之一:保障新聞與言論自由,容納多元觀點。其二,包括「換人做做看」在內,特定候選人(或政黨)在選戰中的成敗,其實只是選民對其某些言行所反映的傾向表達了支持或反對的立場所致。

我所關切的不是這兩個事實,而是我們所選擇的價值觀可能未盡理想。正如上述故事當中的作法未必能夠選出最適當的應徵者,我們的價值觀也未必能夠達到「選賢與能」的理想。這是人力資源管理書籍當中所說的「甄選效度」問題:諸如背景資料、筆試、面試等各種甄選工具,都無法正確有效的篩選出任職後通常都會表現優異的員工!

白色力量或自欺欺人?

打著超越藍綠的白色力量旗號,儼然形成第三勢力的柯文哲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從兩次台北市長選舉結果觀之,國民黨都只是保住自己的鐵票,如果民進黨在第二次選舉中繼續禮讓,那麼綠營和中立選民的選票應該會全部流入柯文哲陣營。然而,早在第一次選舉之前,柯文哲的墨綠身份就已經是人盡皆知,民進黨的禮讓更間接證實這點,但中立選民卻趨之若鶩,這是什麼道理呢?

柯文哲展現出許多讓我唾棄的言行,我也因此將之視為「集政客、奸商、壞老闆於一身」。舉例而言,在打出白色力量旗號掩飾其墨綠身份之外,還為了順利舉辦世大運而在對岸喊出「兩岸一家親」,返台後卻又多方辯解,近期為了壯大其台灣民眾黨,對郭台銘從昔日的惡言相向變成極力吹捧…這一切給我的結論當然是:一個說變就變,隨時可以為了利益而轉變立場的政客!

20190823-台北市長柯文哲、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前立法院長王金平23日出席「八二三61週年音樂饗宴」。(顏麟宇攝)
筆者評論,台北市長柯文哲(左)對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中)從昔日的惡言相向到近來近來關係緊密,可見柯文哲是隨時可以為了利益而轉變立場的政客。圖為柯文哲、郭台銘與前立法院長王金平23日出席「八二三61週年音樂饗宴」。(資料照,顏麟宇攝)

同理,柯文哲不顧前朝與業者簽訂的書面協議而掀起「五大弊案」,但被媒體挖出的松菸文創案秘室協商卻顯示,這很可能只是濫用權力迫使業者讓步繳錢的手段,因此「五大弊案」銷聲匿跡成為「五大奇案」其實事出有因。其他如「把市府員工操得很兇」卻洋洋自得,為增加市庫收入而將部分免費停車格改為收費,導致轎車停在巷弄內妨礙交通並形成公共危險…這一切都讓我相信,他把市政當成做生意,而且是個無良奸商!

最後,我們都很討厭耍官威,但柯文哲毫不諱言他很愛罵人,甚至曾在眾多媒體記者前笑稱在剛結束的會議中從頭罵到尾。把外國政要贈送的懷錶說成「破銅爛鐵」這類尖酸刻薄的言詞就甭提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某件山老鼠疑案中,他可以只憑一張原木的橫切面照片,就斷言涉案的是高級木材,並直接在媒體鏡頭前斥責該管區的高階警官…這不正是「官大學問大」而且「愛耍官威」的惡老闆嗎?

這麼一個集政客、奸商、壞老闆於一身的人,卻是首善之居的兩任市長,而且還能夠在本屆總統大選中攪動風雲,我只想出一個可能的解釋:台灣自詡為中立的選民,其實大多數比較支持綠營,但是又不願意沾染上綠營的負面色彩,因此用白色力量或第三勢力來自欺欺人!

換了位置就換了價值觀?

如果這個解釋不符事實,那麼我就更擔心前述的「甄選效度」問題了。或許,柯文哲的博聞強記與才思敏捷,讓許多人因為敬佩而衍生好感(我也佩服得五體投地),但這種好感應該無法抵消對於政客、奸商、和壞老闆的厭惡吧。換言之,多數中立選民根據其價值觀評估候選人之際,很可能並未使用對於政客、奸商、和壞老闆的價值觀,那麼在藍綠鐵票都是選黨不選人之下,台灣的前途豈不是很容易落入政客、奸商、和壞老闆的掌握!

更糟糕的是,我們都討厭政客、奸商、和壞老闆,但我們的投票行為卻不考慮這些,甚至是支持顯露出這些特質的候選人。這點顯示,我們的內心可能並不排斥、鄙視政客、奸商、和壞老闆,之所以討厭只是因為我們是這類言行的受害者,未能享受到這類言行所衍生的利益。因此,政壇常見的「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職場常見的「升官後立刻變臉」,其實只是反映我們民族性…這就未免太令人絕望了!

拿柯文哲當例子必定有所爭議而且對他不公平,但換成任何政治人物或政黨都無法避免這兩個問題,例如在我眼中,蔡英文是心狠手辣的黑寡婦,蘇貞昌是愛耍官威、心無鬼神的壞蛋,吳敦義則是把「強迫小我犧牲以成全大我」視為最高倫理準則(可以拿諾貝爾獎)的道德侏儒。熟悉時事的人不難推斷我是根據哪些事件和價值觀來下斷語,但重點在於,政治是可受公評之事,而我也只是表達了民主體制多元觀點當中的一種,因此我無愧於心。

*作者為前程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