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吳斯懷哪裡愧對「黃埔」?哪裡對不起「中華民國」?

2019-12-28 05:30

? 人氣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吳斯懷。(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吳斯懷。(資料照,顏麟宇攝)

斯斯有兩種,罵吳斯懷的人也有兩種,一是民進黨,完全是為了選舉操弄,罵的鋪天蓋地,紅漆潑滿地,但絲毫不意外。另一種是藍營的同志們,對吳跟本就不瞭解,只是人云亦云,就隨著綠營起舞開幹,令人既悲哀又憤慨。

德國諺語-敵人按危害程度分三種:敵人,死敵,同志。

眾所皆知,綠營最擅長的戰術之一就是「貼標籤」,用極簡單的口語就能醜化入人於心,例如吳敦義的「白賊義」,朱立倫的「砂石輪」,連勝文的「神豬」,韓國瑜的「草包」等。被對手謾罵也就算了,最怕是自己同志也跟著張弓射箭,最愚笨也最可恨。

揆諸岳飛、袁崇煥、甚至曹操兩位水師大將蔡瑁張允,有哪一位不是死於敵人的嘴,自家人的刀;近代史上,周恩來四處宣傳蔣介石專打內戰不抗日,蠱惑大學生罷課走上街頭,最後導致張學良發動兵諫,讓毛澤東獲得喘息之機,利用抗日全面作大,終至大陸赤化,是以張少帥臨終前仍懺悔不已。所以本篇主旨僅針對藍營人士,因為莎士比亞說:「人心才是埋伏在黑暗中最可怕的對手」。

作家朱西甯在《將軍令》一書中曾言:「讀者朋友識將軍者,不名亦知,不識者,即使說明亦是不知」。然所謂不知者不怪罪,今天筆者就將不為人知的吳斯懷呈現在同志面前,俾以細思自己是否陷入理盲與激情。

首先陳述綠營對吳抹紅的檢驗標準,是採用「橫切面」的方式(Crose-section),也就是只聚焦他起立的那一刻;而對於他為何會出席在大陸舉辦的活動?名稱義義以及在會中的具體表現之「縱切面」(Londitudinal-section),卻隻字不提,這不就是最典型的斷章取義嗎?此不啻韓國瑜日前抱小孩的照片,被姜醫師「橫切面」巧妙的運用如出一轍。

如果拒絕面對錯誤,真相也會被擋在門外。〜泰戈爾〜

2016.11月。吳赴大陸參加「紀念孫中山先生150冥誕研討會」。因中華民國及大陸均共尊孫為國父,此為海峽兩岸最大公約數。唯蔡英文執政後,鄙棄一切與中華民國有任何歷史連結的活動(選前例外),此為吳當年參加的「正當性」。不像某些將領去打球去吹噓;也沒有如綠營高官與大陸高官們,手牽手跳兩岸一家親,杯觥交錯拉生意,回台後高喊「愛台灣、顧主權」。

綜觀整個影音圖檔,吳在研討會中的確慷慨激昂、義正詞嚴地提醒大陸與會人士,必須正視中華民國自1912年誕生的事實,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才成立,同年中華民國退守台灣至今從未消失的現實狀況,吳共計八次提到並強調中華民國,請問吳有那一點對不起中華民國?

換言之,吳在研討會「起立事件」應是其「始料未及」的無心疏失(對過程不瞭解),但卻被民進黨拿來無限上綱,將之抹紅「極大化」;但對吳在會議中「不卑不亢」據理力爭中華民國存在的論述,卻視若無睹,將其武德無虧「極小化」,甚至一筆抹煞。民進黨此種一貫伎倆,有識者莫不一笑置之,藍營腦殘者卻跟著叫之。

難怪蕭伯納說:「一切假知識比無知更可怕」。對那些黨中央、黃復興部分有心人士們,或是以王昇所創立「劉少康辦公室」大才子自居的某名嘴,當真的了解吳斯懷嗎?了解後還要再狂喊下架吳而後快之嗎?

「王大將」不是也在2004年去大陸參加「中共抗戰勝利60周年活動」嗎?不也是被綠營抹紅潑漆嗎?但我個人「寧信」王昇在與會中必會堅持抗日戰爭是中華民國國軍的鮮血換來的!是19黃埔學生犧牲生命拚贏的(畢業總數20萬)。相信這位「劉少康」的大才子當感同身受才是。

冠蓋滿京華,斯懷獨憔悴

因限於篇幅僅列舉兩則吳在軍旅生涯中的風格與風評。第一是在陳水扁執政時期,吳任職國防部聯三次長(主管作戰),通常這個職務下一步鐵定接軍團司令,但吳講真話、說實話率直的個性,不肯違背專業,故不得部長李傑所喜,竟被下放至冷門的「教準部」冰凍,而拔擢嫡系愛將所推薦的某中將,結果這位中將司令卻進了台南的「日新山莊」。

第二是吳在陸軍副總司末期之際,大可對馬英九上表歌頌,當一位聽話的將軍,以謀取退輔會酬庸厚爵。但吳仍不改其一貫之志,對募兵制及廢除軍法提出箴言,想當然耳,不論藍綠的三軍統帥,誰喜歡聽忠言逆耳之言?所以吳就只有赤裸裸的退伍,連一個少將級的農場場長都沒撈到。

第三是蔡英文執政時因背信違憲強推年改,吳斯懷選擇了最艱困的路-走上街頭,在烈日寒風淒雨下,埋鍋造飯485個晨昏,試問這種年歲這種毅力,放眼檯面上的退將誰人能夠?(羅際琴為後起之秀)

20180630-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退役將領吳斯懷30日出席中華民國八百壯士捍衛中華協會成立大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退役將領吳斯懷30日出席中華民國八百壯士捍衛中華協會成立大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而在同流層的時空中,其官校同學李翔宙在退輔會任職主委,所屬的事業機關主管們,不論男女退將們有哪一位走上街頭?捐過一毛錢?至於「黃復興」高官就不贅言了,誰還敢厚顏躲在鍵盤後面帶風向?放冷槍、射暗箭?退輔會及黃復興的確有人愧對黃埔,但絕對不是吳斯懷。

最後僅以莊子的一句話贈與並祝福吳斯懷將軍:「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是非之而不加沮」。自古以來不遭人忌是庸才,雄獅昂首又何必在意身後的犬吠?誠如王昇的一生「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素」。

*作者畢業於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曾任國防部軍事監獄 憲兵204指揮部政戰主任 海巡署專聘講師,現為大學講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