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宏政專欄:亡國感逆襲的永劫回歸

2019-12-28 06:3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訪港會見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資料照,取自香港中聯辦網站)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訪港會見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資料照,取自香港中聯辦網站)

亡國感是直接聯繫著中國因素對台灣公民社會發動陣地戰而來。台灣要有效化解這種「鄉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唯有政府與公民社會合作,改變知識服務權力的慣習,促成真正的社會團結。

最近在誠品信義店參加一個「亡國感的逆襲」的新書發表會,在這麼一個五星級的華麗書店,談論這麼嚴肅的政治議題,竟然吸引近百位熱心參與的聽眾,顯然這是一個大家都深刻感受到的議題。

馬政府時代第一次亡國感來襲

有作者分析指出,「亡國感」這個字眼開始流行起於今年三月二十四日韓國瑜進入香港中聯辦。當時韓國瑜挾勝選餘威,把「九二共識」當做「定海神針」,中港資本家也配合演出,宣稱給了韓國瑜二十四億元新台幣的訂單。

這種以商業做統戰的模式其實早在二○○八年馬英九上任就以「旺中集團」回台購買媒體,以及六月第一次江陳北京會談達成陸客觀光協議而風風火火地展開。陳雲林後來在十一月來台參加第二次江陳會談時,被奉為上賓,中華民國國旗被當成禁忌,全部消失,引發學界成立「守護民主平台」,以及學生發起「野草莓運動」,對抗中國因素的入侵。

一一年十一月,馬英九競選連任前夕,台灣企業家輪流召開記者會、刊廣告,支持一個他們自己也說不出實質內容的九二共識。馬英九勝選之後,加速與中國的經濟融合與人員往來,除了大量陸客輸入之外,更企圖強行通過《服貿協議》,最終引發太陽花運動,以史無前例的五十萬人聚集在總統府前,終止了《服貿協議》,提前讓馬英九跛腳,也奠定了民進黨在一六年的完全執政。這可以說是台灣第一次亡國感的逆襲。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林瑞慶攝)
立法院委員會以30秒通過服貿審查,引爆318太陽花學運占領立院運動。( 資料照,林瑞慶攝)

有人認為綠營支持者固然有其亡國感,但藍營也有中華民國即將滅亡的亡國感,這是投機的形式主義解釋。台灣的亡國感是直接聯繫著中國因素而來的,所以許歷農、吳斯懷這些過去要人家「消滅共匪」的中華民國國軍,現在帶頭投共,支持消滅中華民國的敵國,才會成為亡國感的來源,也才會在選舉中成為綠營的催票利器。

亡國感來自「不能說」的佛地魔

所以韓國瑜勝選或進入中聯辦與其說是亡國感的原因,倒不如說是亡國感在進化版的中國因素中再次轉生,是亡國感的二部曲。透過網路的巧妙運用與基層組織的長久收買,中國因素可以結合「庶民」對建制派政治菁英的不滿,以及經濟成長中的貧富差距與工作貧窮,翻轉民進黨長久執政的地盤。其中顯示的意義是,中國因素已經深入台灣公民社會,足以利用民主選舉的形式合法地選出親中政治人物。所以即使韓的「九二共識定海神針」論後來在香港之夏被迫人間蒸發,但由他帶起的亡國感風潮並沒有因此消失,這清楚說明亡國感的來源就是中國因素這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佛地魔。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