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非洲最大貧民區Kibera :2.5平方公里的地方,卻擠了百萬人

2018-12-07 09:00

? 人氣

2013年8月15日星期四。今天一早到了Map Kibera Trust、一個致力於Kibera發展的NGO,成立於2010年,創辦人Mikel Maron去年曾經到台灣訪問,和原住民的相處,是他台灣行最美好的記憶。

Kibera屬於肯亞首都奈洛比的一部分,距離市中心大約5公里,是非洲最大的貧民區,在這個只有2.5平方公里大小的區域,有100萬人口。從Map Kibera Trust成立就在這裡工作的Sande Wycliffe,負責三大計畫的其中一項 – voice of Kibera,他說,100萬這個數字,是依據聯合國人類住區規畫署(UN-HABITAT)的資訊;Map Kibera Trust估計的人數約70-80萬;肯亞政府2010年所做的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則是30萬人。

UN-HABITAT是聯合國負責人類住區問題的機構,總部設在奈洛比。這也是Kibera成為全球知名度最高的貧民區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當然就是Kibera位在被稱為「東非首都」奈洛比市中心。(圖/謝幸吟提供)
UN-HABITAT是聯合國負責人類住區問題的機構,總部設在奈洛比。這也是Kibera成為全球知名度最高的貧民區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當然就是Kibera位在被稱為「東非首都」奈洛比市中心。(圖/謝幸吟提供)

Sande說,這些落差很大的數字,是「美麗的說詞」(beautiful way to consider the number),UN-HABITAT爭取聯合國經費,人數多錢就多;而肯亞官方統計的人數最少,原因也同樣是預算考量,政府可以少撥一點錢給這個區域;Map Kibera Trust介於二者之間。各方的算法,各取所需,也各懷鬼胎。

UN-HABITAT是聯合國負責人類住區問題的機構,總部設在奈洛比。這也是Kibera成為全球知名度最高的貧民區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當然就是Kibera位在被稱為「東非首都」奈洛比市中心。一條街,穿過了馬水馬龍的繁華,進入Kibera貧民區,有的家族在這裡落地生根已經好幾代。

一條街,穿過了馬水馬龍的繁華,進入Kibera貧民區,有的家族在這裡落地生根已經好幾代。(圖/謝幸吟提供)
一條街,穿過了馬水馬龍的繁華,進入Kibera貧民區,有的家族在這裡落地生根已經好幾代。(圖/謝幸吟提供)

Map Kibera Trust的另外兩項計畫分別是mapping以及Kbera News Networks。Sande認為,在今年春天肯亞總統大選時,透過Map Kibera Trust,讓民眾知道,並且分享更多訊息,例如「和平生活,反對暴力」等訴求,都獲得很大迴響。選舉期間,曾經被認為最可能引發動亂的Kibera ,反而是最平和的區域之一。

Map Kibera Trust目前正在進行2013-2016的策略方案,將著墨在如何將三大計畫所蒐集到的資訊,更有效地運用,讓倡議更能發揮影響力。管道包括聲音、影像、印刷品、手機、社群媒體,與社區論壇 (community forum) 等。

成立還不滿三年,Map Kibera Trust 已經和許多本地、區域及國際組織建立夥伴關係,例如上述以聲音做為倡議途徑,就和奈洛比一個電台 Pamoja FM合作; 國際夥伴則包括 UN-HABITAT、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 (USIP)、HIVOS、Indigo Trust、Plan International等。今年四月在奈洛比舉行「第24屆UN HABITAT執行委員會」(The 24th UN HABITAT Governing Council,GC24),Map Kibera Trust 獲邀出席,新當選的肯亞總統Uhuru Muigai Kenyatta參加了開幕式。  

現在,透過類似Map Kibera Trust 等NGO的努力,Kibera的百姓,有機會不再讓環境定義他們,而要自己定義環境,走向希望。(圖/謝幸吟提供)
現在,透過類似Map Kibera Trust 等NGO的努力,Kibera的百姓,有機會不再讓環境定義他們,而要自己定義環境,走向希望。(圖/謝幸吟提供)

Map Kibera Trust辦公室,距離Kibera地標、當地最大教堂,走路只要幾分鐘,這座教堂在2007年底、2008年初總統選舉期間被燒毀,現在已經重建完成。離開辦公室,看著前方一整片鐵皮屋頂綿延,五味雜陳。

一百萬人,在衛生欠佳的環境生活,為水,為電,為路,為安全,奮鬥著,有的人,從一次大戰期間就定居在此,好幾代的家人,在這裡出生、成長,面臨的情況不曾改善過。現在,透過類似Map Kibera Trust 等NGO的努力,Kibera的百姓,有機會不再讓環境定義他們,而要自己定義環境,走向希望。

離開Kibera之後,我在肯亞志工旅行的貧民區經驗,也告一段落了。

今天要到實習的African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Development(AIHD)跟同事道別。從台灣到肯亞,他們的好,豐富了我,是今年暑假最棒的禮物與祝福。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