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沒有超越藍綠——白綠合作就是綠,無色覺醒就是藍

作者強調,白綠合作就是綠,無色覺醒就是藍,藍綠對決沒什麼不好,假裝清高搞騙票就很不好。(資料照,翻攝北市府官網)

作者強調,白綠合作就是綠,無色覺醒就是藍,藍綠對決沒什麼不好,假裝清高搞騙票就很不好。(資料照,翻攝北市府官網)

選後,遭到空前挫敗的綠營開始吹「白綠和」,將柯綠原本就存在的曖昧搬到檯面上,一方面檢討「柯綠分手」的禍因,另一方面勾住接下來的立委補選議題,與2020綠營選舉戰略佈局。

說真的,標誌著「柯叛韓」的小野事件以後,剩下來仍死忠於柯文哲的柯粉,當然都是綠的,還能是什麼顏色?誠然柯粉隊伍裡仍有真正的中間選民,但其佔比就是總選民佔比約10%,對政治純屬狀況外,才會挺柯如故。其餘柯粉乃「假白實綠」,在討厭民進黨的大風向下,不願承認自己的意識形態偏好近綠,也樂於為柯文哲「洗白」,好樹立一個「我也討厭民進黨」的白旗,繼續消費「超越藍綠」練肖話。

柯粉們當然不會承認自己綠,但淺綠的民進黨人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將你們洗綠。親綠也親柯的「美麗島民調」又來了,以民調數據框限了柯粉的政治光譜。根據該民調在選後的政治人物信任度調查,信任蔡英文與賴清德的民眾,有超過7成也信任柯文哲。該媒於是下了結論: 

英粉或賴粉,有7成都是柯粉。另外,泛綠支持者有近7成支持柯文哲。

誠然,美麗島電子報這群人雖與民進黨內的深綠本就橋歸橋,路歸路,各吹各的調,但其政治光譜就是淺綠,絕非「超越藍綠」者。現下為柯粉貼上綠色標籤,不無「挟柯粉以制深綠」的意味,但若要說淺綠帶這風向純屬政治性造假,也是不對的,因為數據有其正確性。

粗略來看,柯文哲這次得票率41.05%,設使大部分中間選民投柯,根據以上美麗島民調的解釋,裡面有7成是綠色選民,也就得出了真正的中間選民只有4成中的3成,佔總比例約1成的結論,挺為合理,與歷屆選舉中間選民佔1成的結構相符合。

換言之,定調剩下的柯粉都是綠的,政治意識型態近於民進黨的說法,是有數據支持的。自然,也坐實了「白綠一家親」的結論。

所以,別再吹「超越藍綠」,也別再吹選民結構已然大變,柯文哲與其支持者,就是綠的。

20181205-被問到屬意觀傳局長陳思宇出馬角逐北市第二區立委補選,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有意願者先表達。(台北市政府提供)
作者堅稱,柯文哲與其支持者就是「綠的」,並要求別再「吹」超越藍綠。(資料照,台北市政府提供)

同樣根據美麗島民調,國,民兩黨支持度都不高,但卻不能將此結果解釋成中間選民為最大比例,因為真正的中間選民就是約1成-1成5,這次測量柯粉的交叉分析,證實了這一點。否則,「泛綠支持者有近7成支持柯文哲」這個說法就不成立。

一旦澄清了沒有所謂「超越藍綠」,也就沒有所謂第三勢力,接下來的選舉,依舊是「藍綠對決」明矣。又,只要摸清了這個架構,柯文哲以第三勢力之姿選總統就是不可能的事。從這個角度看,柯綠關係就會清晰得多。

現下的態勢,民進黨顯然不能沒有柯文哲,因為柯潮雖退,仍保有對中間選民的吸引力,此乃民進黨所缺。反過來看,柯文哲也不能沒有民進黨,因為再怎麼說,民進黨仍擁有涵蓋全台的組織動員能力,此乃柯文哲所缺。

丁守中罵柯文哲「騙藍騙綠騙北京」是實情,卻也是民進黨現在最需要的。民心既然轉向務實,就不樂見兩岸尖銳對立,雖然蔡英文是最有正當性與大陸握手言和的人,但她要是願意做,能做,早就做了,輪不到別人去做。而現在向大陸遞出橄欖枝會動搖黨本,不遞出橄欖枝又不行,正是最需要白手套與買辦的時候,那麼,綠營還有誰比柯文哲更適合「騙北京」呢?

王世堅公開反對民進黨「以柯養綠」,顯然不是玩笑一句。

「綠色」的超越藍綠是假,「藍色」的超越藍綠亦非真。由親藍媒體所發起的「無色覺醒」,剛開始的時候確實做得風風火火,很有超越的架勢。然而,在選舉進入白熱化後,「無色覺醒」就因藍綠選民歸隊而開始消風。

「無色覺醒」訴求的本質,是矯正國民黨的不藍不綠,不統不獨,不上不下,不三不四。之所以有這樣的市場,乃因有大量藍營支持者厭棄國民黨的「二手台獨」作風,以及永無止盡的宮廷內鬥。從藍營的角度來看,「無色覺醒」也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有整頓藍色意識形態的作用。

20181103-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3日出席「 skyline手牽手」掃街拜票活動。(顏麟宇攝)
王世堅稱白綠合作是「以柯養綠」,作者也贊同認為「不是玩笑一句」。(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果有留意「無色覺醒」的聲量,會發現在選前三個月「韓流」崛起時,藍營的「超越藍綠風」就變弱,並乾脆橋接韓國瑜「政治0分,經濟100分」的概念,一方面隨「韓流」而行,另一方面也降低了批判國民黨的力道。直到選後國民黨大勝,「無色覺醒」又回到原本的位置,掀起「勝選非國民黨之功」的檢討話題。

事實上,這次選舉是手持青天白日旗的選民,與手持民進黨黨旗的選民對決,就是「藍綠對決」無誤。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台灣人與民進黨的對決,因為「討厭民進黨」不見得支持國民黨。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韓國瑜的得票來源,藍營支持者仍佔多數,他們曾經走到中間選民的隊伍,響應「無色覺醒」的號召。但在高雄幾場大造勢裡,一片國旗旗海與夜襲軍歌又燃起了心中的藍火,這就叫做歸隊。

藍民歸隊,也不見得就是接受了國民黨的現狀,只是因為沒有「無色覺醒」的參選人可以投而已。

故而,「無色覺醒」最多只能作為一種對國民黨的監督與鞭策,它沒有進入體制內參與改革的政治人物,也沒有選票數據可作為民意依據。既然如此,自然就談不上第三勢力,理念上也無所謂「超越藍綠」,而應以「出於藍而更勝於藍」的角度視之。

只要能正確理解「白色力量」與「無色覺醒」,就不會對第三勢力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第三方勢力只是傳統藍綠政黨的反對者,監督者,糾正者,其政治任務是推動藍綠政黨與時俱進,往更接地氣的方向蛻變。一旦國,民兩黨發生了質變,贏得支持者的認可,第三方勢力就會式微,重新回歸到藍綠光譜裡。

白綠合作就是綠,無色覺醒就是藍,藍綠對決沒什麼不好,假裝清高搞騙票就很不好。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