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兩岸一家親」與「兩岸議價親」

2018-12-02 06:40

? 人氣

作者認為,如果用這些衝突議題歸納這場選舉,我們便看到了支配台灣的兩股勢力:「兩岸一家親」與「兩岸議價親」。血緣相同,未必便親;價值觀相同,才自然而然親。(AP)

作者認為,如果用這些衝突議題歸納這場選舉,我們便看到了支配台灣的兩股勢力:「兩岸一家親」與「兩岸議價親」。血緣相同,未必便親;價值觀相同,才自然而然親。(AP)

如果用各種衝突議題歸納這場選舉,我們看到了支配台灣的兩股勢力:「兩岸一家親」與「兩岸議價親」。兩岸議價親又可粗分為「可殺價親」與「不可殺價親」。

和幾個日本學者閒聊安倍的長壽政權,一位號稱「最後的岩波自由人」悲憤地說:「在野黨與進步公民們已經一籌莫展了。我們只剩下最後一招。」哪一招?「詛咒他!早上起床,打開電視。喔,安倍今天印堂發黑,食少事繁,其能久乎!(以下喃喃,疑似日文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耶也,快死快死,喝!」

人生最有趣的一次民主選舉

前幾天又看到被中共按著頭猛打而士氣低迷的香港本土派,因為甘心事匪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與經民聯議員莊永燦相繼病死的新聞,而歡聲雷動。與此「大快人心」的一幕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即將受審的「佔中九子」站在西九龍審判法院前,一字排開拉起抗議布條,曰:「行無愧怍,天道昭昭。」

二十一世紀愈走愈像十九世紀,怪不得識者心憂。不過,心憂以至於束手,只能施咒術、求天道,上演著蒼生只能問鬼神的奇妙戲碼,未免悲慘得近乎滑稽了。

相較之下,台灣倒顯得「人本主義」──無論選戰或公投,競逐的各方真可謂烏龍擺盡、創意無窮。加上中國骯髒的「銳實力」全面加持,人性本N──N代表您想得到的所有可能性──差不多全都出籠現世了。我不禁歡喜讚嘆,經驗了人生最有趣的一次民主選舉。

金馬獎什麼東西?還有哪個最佳演員能像柯柯丁丁、韓韓厚厚,把自我人格特質表露得如此淋漓盡致呢?就算有個把影帝影后勉強也做得到吧,但是觀眾呢?粉絲呢?龍套呢?經紀人呢?誰能戲精附身,僧道起乩如柯丁韓厚,土條愛家粉?誰能哭笑不得,清醒無奈如搖昌龍邁,一生(一三)、一世(一四)、愛我(一五)毋須粉?

原本在台灣,民族認同、政黨傾向、死刑存廢之類的話題,跟美國的宗教、墮胎、槍枝管制一樣危險。一到選舉,甚至鬧得連朋友夫妻、父母子女都沒得做。此次公投,則再加碼了幾個衝突點,例如擁核廢核或同志結婚權。

20181013-行政院長賴清德指柯文哲喊兩岸一家親不能支持,柯文哲回應,他覺得愛民、把人民福祉當作很重要的一件事、放在第一優先考量,不可能地方跟中央意見不一樣。(方炳超攝)
20181013-行政院長賴清德指柯文哲喊兩岸一家親不能支持,柯文哲回應,他覺得愛民、把人民福祉當作很重要的一件事、放在第一優先考量,不可能地方跟中央意見不一樣。(方炳超攝)

價值觀相同,才自然而然親

如果用這些衝突議題歸納這場選舉,我們便看到了支配台灣的兩股勢力:「兩岸一家親」與「兩岸議價親」。血緣相同,未必便親;價值觀相同,才自然而然親。主張兩岸一家親的很單純,不但政治價值無限趨近中國共產黨,經濟價值、文化價值、社會價值等也處處呼應中國共產黨。國親民、新黨、「XX不分藍綠」拆白黨等屬之。但凡新舊黨國的價值,就是他們的價值,倒也明快易懂。

另一方面,主張兩岸議價親的則主張,兩岸親不親必須立基於對普世價值的共識之上。沒有共識就沒得親,但也不是毫無轉圜。所以又可粗分為「可殺價親」與「不可殺價親」。

主張「不可殺價親」的,大概就是以國際人權公約為最低限度防線的公民社會進步派。對於這些人而言,某些分配性的社會權可以議價,但新疆、西藏的「民族淨化」、死刑、反同乃至於李明哲的被認罪等,就絕無殺價空間。因為這類對人權的壓抑,在本質上與其衍生的邏輯上,是一脈相通的。

而主張「可殺價親」的,則雖然會在其中某些議題宣稱絕不妥協,但在其他本質相同的議題上卻可以輕易妥協。傳統獨派是一個相對容易觀察的例子。乍見之下,他們堅守「民族/國家認同」不可殺價,卻居然能強力贊成「敵國」或「敵黨」所堅持的許多反動保守價值:例如維持死刑,例如反對同婚,例如對原/新住民族的歧視。

「議價親」是希望戰勝了經驗

現今的民進黨則是較隱晦的可殺價親主張者。死刑與同婚,當然都可以殺價。而且事實上,只要對「走資=全球化資本主義」有利的,全都可以殺價──包含政治、經濟、社會乃至於文化價值,全都有議價的空間,連民族/國家認同都未必例外。

*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656期。授權轉載。

只不過民進黨的支持者,一向來自兩岸議家親(包含可殺價親與不可殺價親),所以只能偽託民意,不敢像兩岸一家親主張者那麼明目張膽,或者說理直氣壯。這解釋了民進黨為什麼可以禮讓柯文哲,卻痛批韓國瑜──除非學歷歧視,否則明明同一種人。「兩岸議價.不可殺價親」主張者,其實對這一點看得很清楚。

不過第三勢力不成材,也只好繼續與民進黨互相挾持,互為人質。從以上各光譜的分布狀況可知,「兩岸議價.不可殺價親」在近代公民社會的正當性與合法性最強,但是人數最少。

十九世紀的同志王爾德(Oscar Wilde)不幸生也晚,又生錯地方。別說民法規定,連特設專章也無福消受。所以他很吃味地譏諷:「結婚,是幻想戰勝了理智;再婚,是希望戰勝了經驗。」如果他是現代台灣同志,不知道會不會投廢票?不過他這句名言稍微修改一番,也許更符合台灣的現況:兩岸一家親,是幻想戰勝了理智;兩岸議價親,是希望戰勝了經驗。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56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