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謝幸吟專欄】在肯亞貧民區辦學校的台灣女子

2013年8月5日星期一。車子經過肯亞首都奈洛比近郊一工業區,來到Kwa Njenga貧民區,台北靈糧堂牧師Melody,1998年在這裡創辦了一所小學 – Comido Education Centre。

15年,校舍的從鐵皮屋到水泥建築;黃土操場舖上石頭,不再晴天塵土飛揚、雨天滿地泥濘;學生從原本32人,成長到320人,而且有完整的八個年級;教職員從4位增加為12位。五千多個日子以來,不變的是Melody的堅持,她相信辦學這條路是對的。

這處貧民區,隨著工廠興起,居民愈來愈多,估計有20 – 30萬人。車停在最外圍,再走路大約20分鐘,才會抵達學校。而貧民區的最裡面,大約還要再走2小時。這條Kwa Njenga的主要道路,有不少店家,賣衣、賣菜,賣現炸Mandazi (類似台灣的油炸雙胞胎)、現烤的印度餅(Chapati)和玉米(Mahindi Choma),有人形容為「貧民區的忠孝東路」,但Melody稱它為「恩典之路」。

這是一條黏黏濕濕又軟軟爛爛的黑色泥路,塑膠袋,菜葉,雞、羊等動物的排泄物,孩童隨地便溺,和混雜各種氣味的空氣,遇到大大小小的水坑,或者跳過去,或者跨開大步,踩著石頭走過。

「為什麼在這裡創辦學校?」Melody歸於神的旨意。Melody和先生James,原本住在Kwa Njenga貧民區附近的社區,一街之隔,卻是截然不同的生活環境,1995年十月,James有一天到這裡買東西,聽見召喚:「Give my love to them.」。接著Melody巧遇這一區的行政首長與副首長,對方承諾免費提供土地辦學校,看似水到渠成的發展,卻暗藏「潛規則」,但Melody和James的愛心,超越宗教與種族藩籬,得到了當地居民與穆斯林媽媽們的支持,終於突破困難,順利取得土地。

除了要與官僚體系打交道,Melody還要面對一連串肯亞鄰居的疑問,「妳怎麼敢去?」「為什麼不敢?」,勇氣和堅定,是Melody的答案。「這裡的孩子和一般孩子沒有兩樣,唯一的不同,是他們生在貧民區」。他們的家長,一天收入,大約是1美金。

1998年1月,半木頭半鐵皮的「雙子星」(twin building)在貧民區落成,一邊是教會,一邊是主日學及行政辦公區。Melody沒想到,來主日學的孩子,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這個意外的發現,讓Melody決定擴大服務範圍,而這也就是Comido Education Centre的前身。

肯亞貧窮家庭,不論大人、小孩,因為沒有錢,往往一天只吃一餐,Melody辦學校,除了教育,她也絕對不會讓孩子餓著了。(圖/謝幸吟提供)
肯亞貧窮家庭,不論大人、小孩,因為沒有錢,往往一天只吃一餐,Melody辦學校,除了教育,她也絕對不會讓孩子餓著了。(圖/謝幸吟提供)

「老師哪裡來?」Melody和先生自掏腰包,讓兩位主日學老師受訓,就從這樣基礎的師資開始。那時一個月一個學生收費50先令,學校提供午餐和營養粥。肯亞貧窮家庭,不論大人、小孩,因為沒有錢,往往一天只吃一餐,Melody辦學校,除了教育,她也絕對不會讓孩子餓著了。「從第一天到今天,孩子們沒有缺過一餐」,Moledy看著前方正在操場運動的學生,一路的堅持,換來下一代健康的成長,她的眼神裡,滿是感恩。

「在拮据經費裡,怎麼做到的?」「我和先生到鄉下採購玉米和豆子,一公斤8先令,煮成githeri」(githeri和ugali都是肯亞主食),因為價錢和城裡相差三、四倍,「不可思議的貴」。

不過,1996年學校剛剛蓋好時,就遇上流血暴動,行政兵帶槍闖入學校,強行拆除,整座建築只剩屋頂的鐵皮。還好這起動盪沒有擊潰Melody和先生,他們重新修繕,也為孩子們的教育與營養,精打細算。

肯亞最嚴重的問題之一,是族群與種族對立。但是在基督教牧師Melody創辦的Comido Education Centre,有四分之一的學生信奉回教,或有飲食文化的不同,但學生們能夠不分彼此,一起學習一起玩樂,沒有區別心,是Melody最欣慰的事。

「後悔過嗎?」「完全沒有」。Melody說得義無反顧。但是,「媽媽從不放心到放心,從不明白到明白」,的確是一段漫長的心路歷程。現在媽媽仍不時給Melody錢,要她留著家用,但這些錢,常常在學校入不敷出的時候,派上用場。媽媽雖然心疼,但總以女兒為榮。

1992年,因為一個深刻的夢,Melody踏上非洲的土地,在南非停留2個月之後,來到肯亞,到了肯亞的第2天,就到烏干達公出,在那裡,遇見她的人生伴侶。十個月後,來自台灣屏東的Melody牧師,和肯亞貧窮的咖啡農之子James,步入禮堂。Melody父母從台灣來參加婚禮,一方面為愛女遠嫁千里不捨,一方面給了最深最深的祝福,要他們幸福。

20多年了,Melody愛上肯亞,愛上肯亞人,為貧民區的孩子辦學而忙碌奔走,她習慣了肯亞的主食githeri和ugali,但她最愛的食物,還是水餃。在這裡買麵粉,從和麵、擀皮到包饀,在地食材包著台灣味,「台灣還是我的家」,「還是會想家」,只Melody平均兩年才回家兩星期,水餃的美味,很遠,在台灣;又很近,在心裡。

Melody的故事,不只是基督徒的見證,更是人性與愛的極致光輝。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