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深信和解是台灣唯一的路!」施明德悼念死囚難友,國際人權日發表回憶錄

施明德這幾年山居寫回憶錄,希望能記錄下人生中最悲傷的歲月,並為冤魂做最深的悼念。(風傳媒攝)

施明德這幾年山居寫回憶錄,希望能記錄下人生中最悲傷的歲月,並為冤魂做最深的悼念。(風傳媒攝)

回首台灣,民主的進程並非一蹴可幾,終身作為台灣異議份子的施明德則在這股浪潮中,成為少數的倖存者。為紀念在牢中不見天日的死囚難友,他用近兩年的時間,撰寫下1962年至1964年的回憶錄,集結成《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一書。

但他並未讓此書成為普及版上市,僅僅印製2001本限量珍藏版,送給他精神上的朋友,也在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這天,選在喜來登飯店,舉行回憶錄的珍藏發表會,希望能為台灣的黑暗獵巫時期留下註腳,「台灣才有今天的自由民主和人權。我由衷謝謝您們。」

《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將在10日舉辦回憶錄發表會。(施明德提供)
施明德將在12月10日為《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一書舉辦回憶錄發表會。(施明德提供)

對於過去那段日子,施明德說,那些因公義而被掌權者終結生命的都是屬於全人類,屬於歷史。雖然台灣並未有相關的紀念碑,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西山國家公園「無名英雄紀念碑」似乎已留下他們的名。但他認為,「最應該立碑的地方,是您們的流血之地。」

為了紀念用血淚犧牲的烈士們,施明德說,他已決定找個時候,把自己親釀而當年他們來不及喝到的「牢酒」和這本回憶錄帶到玉山山頂獻祭。他說,玉山是台灣距離天堂最近的地方,也許攀爬到山頂,能更親近他們一些。

「作為一個倖存者,在您們走向刑場之後我仍然奮鬥不懈,不敢或忘初衷。」施明德回憶自己的抗爭之路,不僅三次以政治犯的名義承受牢獄之災,而近二十年來,也三次罹患肝癌,死神卻都棄他而去,他自嘲,也許是「牢酒」讓他被死神嫌棄,也指出自己該主動向世界告別,若非有極端情勢,他將不會再介入公共事務。

無情、血腥、恐怖,處處都佈滿苦難與死亡陷阱的年代。(施明德提供)
施明德說,那是無情、血腥、恐怖,處處都佈滿苦難與死亡陷阱的年代。(施明德提供)

這些年來,施明德自認自己的一生是從反抗走到和解的軌跡。他解析自己的角色,做一個反抗者,他何止無愧於天無怍於地;做為一個和解者,他也許不夠謙卑也不夠委婉,他心卻可鑑天日。這兩條路也並不好走,和解之於反抗更招致黨人分道揚鑣的後果,他說,「我始終深信和解是台灣唯一的路。」

施明德說,在這個告別的時刻,他想對後生說,「我們用了一生血淚追求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和主權,台灣確實有了新風貌。但願不要在你們手中把這一切都毀了⋯⋯。」作為耕耘者的他,也呼籲收割者切忌無所不割、不擇手段、趕盡殺絕所不割、不擇手段、趕盡殺絕。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