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年礁溪天主堂深夜遭偷拆,「古蹟半毀」竟只罰3000元?蘭博館館長悲憤痛斥:實在荒謬!

2018-06-07 12:00

? 人氣

編按:昨日(6)清晨,擁有55年歷史的宜蘭礁溪天主堂在未申請許可下,遭連夜偷拆。昔日古蹟一夜成斷壁殘垣,文資人士痛心不已,紛紛指責宜蘭縣政府、文化局未善盡保護責任,而依法最多也只能開罰3000元,更是引來眾怒。

根據文化局資料,宜蘭礁溪天主堂為荷蘭籍和振華神父於1963年購地興建,用以傳教、照顧超過千名小兒麻痺孩童,深具歷史意義。

文化工作者葉永韶嚴厲譴責這是「台灣文資界最黑暗的一天」。他表示,在地文史工作者一直要求縣政府將天主堂列為「暫定古蹟」,才具保護效力,但縣政府遲遲不給天主堂一個正式文資身分,才會落得如此的悲劇局面。居然古蹟被拆一半才趕來貼公告、開罰,在號稱以「文化立縣」的宜蘭發生這種事,實在是非常諷刺、令人錯愕。

下文為蘭陽博物館館長對於此事的看法。

邪惡的半夜拆除行動在今天(20180606)清晨發生了。

(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礁溪天主堂深夜遭偷拆,餘下斷壁殘垣慘不忍睹。(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實在難以理解,一個擁有千年高雅信仰的愛的教會,對於邊陲地方曾經努力過的文化資產建築,汲汲拆除而後快,悲憫與愛惜之心哪去了?

實在難堪,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帶著全國文化資產保存專業人士,召開全國文化資產會議,宣示建立台灣文化主體性之後,天主教會台北教區隨即深夜拆礁溪天主堂。文化棒喝。

實在荒謬,已經走入文化資產保存審查程序,竟然還有空窗時間,可以在沒有文資法保護的機制下半夜邪惡行動。

雖然礁溪天主堂在拆除到一半被重新暫定古蹟,但這敲除的不只是礁溪天主堂建築,而是我們的文明、我們的良善。

(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宜蘭縣政府文化局在古蹟被拆一半才趕來貼公告重新列為「暫定古蹟」,並且開罰。(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文化保存是著眼長遠社會公共利益,對於短視近利的當代社會,這是沒有選票的行動,只有吃力不討好的,私人建築資產被列為古蹟,始終被當成負債,即是法令已經提供容積移轉,確保私有資產發展利益不被剝奪,但是我們仍然很傷心的看到,就算有法令,沒有社會文明意識的共識和基礎,文化人經常被當成負債、當成文化恐怖份子,當成剝奪別人開發權益。

(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宜蘭曾經是文化國力的表徵,但我們可以很明確的瞭解,這只是許多用心推動前輩自己燃燒青春換來的。

現在保護農地的行動,要背負開發阻礙的惡名,剝奪私人開發權利之過,推動文化資產保存的文化知識份子變成阻礙進步的絆腳石。今日看看我們的作為帶來什麼樣的價值觀?

宜蘭的公民意識讓人汗顏,當年不畏開發誘因阻擋蘇澳火力發電廠,阻擋六輕宜蘭廠,巨大的經濟、政治、選票壓力,前輩們都承擔,並且帶領衝出文化立縣的高度地方文化意識,讓今日宜蘭可以維持好山好水,我輩應當更積極的捍衛宜蘭在地文化價值,但是面對開發的十字路口,我們是如何的表現,只能說,趕快彌補與搶救,搶救的不只是文化資產,是我們的良知,是我們宜蘭的永續價值。

(圖/截自google街景)
礁溪天主堂原貌。(圖/截自google街景)

誰是文化恐怖分子?
誰在搶救我們的文明!
沒有文化認同的地方還是家園嗎?
進入審查程序的礁溪天主堂是受到上帝眷顧,愛的證明,天主教會台北教區真的這麼缺錢嗎?
我想我們這個世代欠缺的應該是愛!

(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礁溪天主堂深夜遭偷拆,重要文化資產被開腸剖肚,在地文史工作者皆痛心不已。(圖/取自孫博萮臉書)

*本文作者為蘭陽博物館館長,(原文標題:敲除文明敲除良善:愛的悲歌在宜蘭礁溪天主堂)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