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民快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監控錄影機、檢查站、線民形成密集網路「中華人民監控國」擴張不停步

中國政府的社會監控無孔不入(AP)

中國政府的社會監控無孔不入(AP)

中國的威權政府正在採取步驟擴大對國內的民眾和各種通訊管道監控,而且各種監控機構的觸手正慢慢伸向中國境外。過去一個月出現的種種跡象和對維權人士的抓捕,讓我們對這個監控計畫以及其對中國和世界的未來代表的意義有更深入的了解 。

新疆——監控手段孵化器

一些觀察者表示,新疆西部地區是中國政府擴張監控計畫的「原爆點」。監控錄影機、檢查站和線民形成了一個密集的網路,對絕大多數居民進行嚴密跟蹤,尤其針對維吾爾或哈薩克居民。這個系統一直在採用各種新技術進行更新。烏魯木齊的一些旅館現在已經採用人臉識別軟體來核查訪客的身份證。等到6月烏魯木齊的新地鐵開通的時候,沒有身份證將無法購票。

去年7月,新疆當局要求居民在他們的手機上安裝一種特別的應用程式「淨網」,用來掃描設備中被認為「危險」或過於宗教性的照片和影片檔案,並向有關當局報告。開放技術基金會(Open Technology Fund)4月9日發表一份有關這個應用程式的技術審計報告,證實了這個程式的侵入能力。他們發現「所有安裝了這個應用程式的使用者,他們設備上存儲的所有文檔都會被送往一個不知名的監控單位」。這份分析報告還指出,用於將資料發送給遠端政府伺服器的通道非常不安全,幾乎任何人都可以對其進行攔截和操縱。

監控活動不僅在新疆地區非常活躍,同時也在向全國各地擴張。這一點特別體現在臉部識別技術的應用、社交媒體的監控和正在嶄露頭角的社會信用系統。人工智慧公司「商湯科技」(SenseTime)——其投資人包括中國的科技巨頭阿里巴巴(Alibaba)——在上周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這家成立於香港的公司專門從事人臉識別工作,並且有各種不同的商業使用者使用它的產品進行支付或應用程式登錄。但是根據「石英石」網站(Quartz)報導,這家公司的客戶還包括中國一些地方政府和廣東雲南等地的公安局,以及內蒙古地區的至少一座監獄。《華盛頓郵報》報導,4月7日在江西南昌,有關部門使用這一技術在一場音樂會上抓獲了一名「經濟犯罪」嫌疑人,而當時的聽眾多達6萬人。

社交媒體滲透

在社交媒體方面,早就有證據說明,一旦開始有關調查,警方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獲取QQ或微信等熱門社交媒體的使用者通訊和私人資料資訊。為了落實去年頒佈的《網路安全法》,一項新提出的警方實施方案可能將獲取使用者資料的活動擴大到刑事犯罪領域之外。同時, 中國的科技公司正在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因為他們被要求清理他們的網路和社區裡的「有害」資訊。最近幾周出現的大量新案件都有此情形,用戶因看上去是與朋友之間的私人通訊往來而遭到警方的處罰或審問。

4月3日,被拘押的維權人士黃琦對QQ和微信的母公司騰訊提起訴訟,稱騰訊公司向警方提供了他的資料和私人通訊記錄,而當時警方正在試圖針對他與一個人權新聞網站相關的工作起訴他。「改變中國」網站(ChinaChange)在第二天(4月4日)報告指出,自2月以來,政治自由派「玫瑰團隊」的大量成員受到警方的質詢和威脅,當局試圖迫使他們停止網上討論。從4月11日開始,一個微信群的至少8名成員因試圖組織支援良心犯家庭的行動而遭到拘押。《中國數字時代》公佈了一份日期為4月10日的被洩露的浙江杭州網警指令,表明了這些社交應用程式已經被監控機關徹底滲透了。指令要求對在一名在微信群裡批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用戶進行調查,而這個微信群僅有8名成員。這份指令確定了該使用者的真實姓名、住址和電話號碼,儘管他在發表這篇「犯上」的帖子時用的是化名。

國際影響

被中國監控網路捕獲的個人會面臨任意拘押、法庭嚴判和其他負面後果,但這種現象產生的影響並非只局限於中國國內。

首先, 越來越多在中國營運或與中國公司合作的外國公司面臨參與政治抓捕和侵犯用戶隱私的指控。今年2月,提供筆記應用軟體的美國公司「印象筆記」(Evernote)宣佈,為了遵守《網路安全法》有關資料存儲地的規定,它的中國使用者的資料將在2018年年中被轉移至騰訊雲(Tencent Cloud)。愛彼迎(Airbnb)最近提醒它的客戶,自3月30日起,「愛彼迎中國公司可能在沒有進一步通知的情況下,向中國政府部門披露你的資訊。」除了阿里巴巴,美國晶片生產商高通公司(Qualcomm)也是「商湯科技」的最大投資人之一。

其次,這些監控的策略和技術正在進行遠端部署,用以針對散居海外的華人、藏人和維吾爾人,並將中共的打壓範圍延伸到中國以外地區。

第三,其他非民主國家政府顯然在分享中國創新的監控手段 。4月13日,路透社報導,依圖公司(Yitu)——中國一家人工智慧公司和「商湯科技」的競爭對手——最近在新加坡開設了它的第一個海外辦公處,並且正在打算參與新加坡政府一個監控專案的競標。這個專案將包括在公共區域部署使用人臉識別軟體。上周,日經新聞(Nikkei)報導,依圖公司已經向馬來西亞「執法部門提供了具備人工智慧人臉識別技術的可穿戴攝像頭」。在自由之家的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度全球評估中,這兩個國家都只被列為「部分自由」,它們的政府長期以來一直打壓政治反對派和和平抗議者。

國內外關注與日俱增

儘管中國政府對各種監控措施相對保密,但是隨著民眾對個人隱私權的認知度和敏感度的提高,當局日益強大的監控能力並非無人關注。在湖北武漢,藝術家鄧玉峰用346,000人的個人資訊創作了一個藝術裝置,來提高人們對個人資料不安全性的認識,而他從網上購買這些資料只花費了5000元人民幣(約合800美元)。四月初,展覽剛剛只進行了兩天就被當局關閉。據報導當局正在調查鄧玉峰如何獲取這些資料,不過有關這次展覽的新聞已經通過短信和媒體報導得以傳播,其中包括官方報紙《法制日報》。更廣泛而言,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有76.3%的中國受訪者認為人工智慧威脅是對個人隱私的一種威脅。

在國際上,遭受監控的風險已經傷害了中國科技公司拓展新市場的努力。上個月,澳洲國防部指示,出於安全考量,軍方人員不得在手機上使用微信。在英國,《金融時報》4月16日報導,國家網路安全中心主任已經致信英國各電信公司,警告他們不要使用來自中國供應商「中興通訊」(ZTE)的產品,因為這將「對英國國家安全造成風險」。最近,美國已經採取行動查禁來自中興通訊和另外一家主要製造商「華為」的電信設備。

儘管如此,只要這些公司與他們最重要的客戶「中華人民監控國」保持合作, 它們還將繼續發展。實際上,中國政府對人工智慧監管能力的貪婪追求,以及不斷地向這些公司提供改進演算法所需的資料,這些公司的產品將更加有效,也更加吸引其他獨裁政府。

於此同時,中國民眾和外國人都應該加強他們對數位安全的理解,並警惕暴露在北京目不轉睛和越來越咄咄逼人的注視之下所帶來的風險。

薩拉庫克是自由之家資深研究分析員和《中國媒體快報》專案主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