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連矽谷風險資本家都被中興颱風尾掃到?

2018-04-27 05:50

? 人氣

身為世界前10大、中國前5大的手機商中興ZTE,已被美國、英國等官方列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廠商,向西方市場前進之路受到很大阻礙。(資料照,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身為世界前10大、中國前5大的手機商中興ZTE,已被美國、英國等官方列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廠商,向西方市場前進之路受到很大阻礙。(資料照,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上個禮拜我的個人臉書網頁中文的部分,算是扎扎實實地被中興通訊(ZTE)的新聞給洗版了。許多很久沒動靜(或者臉書演算法幫我過濾掉)的工程師阿宅朋友們,都不約而同的轉貼各種中興被美國重罰和禁售的相關新聞和評論文章,初步看來標題裡含有「愚蠢」和「豬隊友」之類關鍵字的文章最受歡迎。

我自己也在台灣(傳統)科技業待過多年,多少可以理解這樣的心情:想當年我們為了跟美國科技公司競爭,在附有食堂的園區辦公室裡日夜加班,全世界跑客戶搶訂單跑得含辛茹苦,打專利官司打得忍辱負重,然後看著比我們更自虐的中國競爭對手低價進入市場,自己只好高喊著高端市場的口號砸下更多錢研發和做行銷,但最終(似乎)仍然被內需市場廣大的華為、中興以及他們的國內供應商給追趕超越,回頭盯著自己眼前跑著模擬的螢幕,想起竹北風沙中那還有二十年貸款餘額的自宅等……

在這種心情下,中興這一系列的事件發展和勁爆內幕,雖然改變不了自己的人生似乎卡在永遠塞車中的高架橋以及遊樂園區之間的僵局,但多少總能讓自己有些許安慰:「好歹我們沒有蠢到被美國人這樣鞭。」

但許多台灣朋友不知道的,在這個似乎是正規戰的「美帝」獲勝的時刻,同時間矽谷投資人圈裡卻人人自危。因為中興的颱風尾,不只掃到被豬隊友連累的華為,也意外地衝擊到投資美國新創的美國風險資本基金。

風暴的核心是簡稱CFIUS的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根據其官方網頁,CFIUS是「一個跨部門的委員會,銜命審查任何可能導致美國公司受到外國投資人控制的交易,以評估這類交易對於美國國家安全的可能影響。」換句話說,這個委員會可以阻止任何對於美國公司的投資案,只要它認定這樣的投資案會損害國家安全。

成立於五十年代的CFIUS並不是一個很新的機構,但這十幾年來隨著中國海外併購加速,CFIUS開始活躍介入一些大型併購案。根據華爾街日報,2014到2016年間,CFIUS就出於國家安全考量擋下了十樁併購案,其中以中國比重最大。

傳統CFIUS審核的對象是具有直接控制權的自然人或者法人,也就是透過直接持股或者透過控股公司持股。私募基金和風險資本基金的投資人為有限合夥人(LP),法律上只被動享有金融回報,並無法對基金所投資的公司產生實質影響,傳統上不直接受CFIUS管轄。

但是這幾個月以來國會正在進行CFIUS相關法案的修法,參眾兩院外加各方特殊利益團體吵成一團,因此中興捅這個大蜂窩的時機點實在太敏感,最新的發展是主導修法的共和黨德州參議員John Cornyn,似乎打算連同私募基金和風險資本基金一併列入CFIUS審核權限範圍內。如果這個法案通過,所有美國的風險資本基金,就算再知名再白得透亮,只要基金裡有任何中國資金(亦即有任何來自中國的LP),他們在投資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美國新創時,就得受到CFIUS的審查。

在頂尖案子搶破頭的矽谷,這可能會成為一個風險資本家能否順利投資一家美國新創的關鍵所在。

中國科技公司「中興通訊」(AP)
中國科技公司「中興通訊」(資料照,AP)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一間開發人工智慧監控系統的X新創正在募總額一千萬美元的A輪,挟著前谷歌團隊光環以及宣稱領先對手五年以上的技術,吸引到三家頂級以及八家較小的風險資本公司追搶。老油條的創辦團隊在三家搶著領投的頂級風險資本公司之間電話往返三個禮拜,欲迎還就地成功把估值拉抬到四千萬美元,由資金最為雄厚的其中S風險資本公司領投。創辦團隊以利益衝突為由正式婉拒了其他兩家,並且從較小的八家中挑選了幾家具有互補的資源的風險資本公司共同投資,總金額是預計的一千萬美元。

就在X新創與領投方的兩造律師一來一回,推敲著各種優先股條款的細節時,創辦人在一個人工智慧研討大會的聯誼酒會上,不經意地提到自己正在與S風險資本談A輪,並且已經到最後階段。好死不死一旁正好是主要競爭對手Y新創創辦人的大學同學,此君自己也是多次創業者,目前在另一家風險資本基金擔任駐村創業家(EiR,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情報充足的他依稀記得S風險資本公司的某隻基金有不少來自中國的資金,於是他把這個資訊分享給曾經和自己組隊打星海的大學同學,後者通知律師一通電話到華府,力陳這個產業對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並抓耙子X新創。於是正愁沒案子辦的CFIUS正式通知S風險資本和X新創,請他們暫停交易好讓CFIUS審核,當下大家傻眼……

要知道在投資談判的階段,通常投資人都已經確定,不會再更改,頂多只是根據一些投資條件的談判而已。但如果領投者因為CFIUS介入而無法投資,新創通常會立刻面臨存亡危機——一方面他們很難再回去跟已經拒絕的其他風險資本公司重啟對話,另一方面所有有中國LP的風險資本公司也都會立刻自清,離這個案子越遠越好,也就是這個新創能夠募資的對象一下子大縮水,能夠找到及時雨的機率大幅降低。

如果換另一個角度看,新創在接受某風險資本公司領投之前,也變成必須要想法查出該公司用來投資自己新創的基金是否有來自中國的資金。這可能會是一個非常讓人不自在的狀況,因為風險資本公司向來甚少(也沒有義務)公佈自己的LP清單,而一般的新創創辦人找錢都來不及了,哪有勇氣去追問風險資本家這些向來屬於商業機密的資訊?

但跟這些比起來,我覺得最大的影響還是風險資本公司的運作。這幾年矽谷有許多管理公司都募到了十億美等級的大型基金,業內人都知道這些基金有許多的LP是來自錢淹腳目的中國,如果CFIUS修法真的通過,這些基金不僅今後投資綁手綁腳,掉案子的風險迅速攀升,就連現在持有的投資組合可能都得接受CFIUS的審核,如果被認定有影響國家安全,可能還得被迫出售股份。

有一些基金也有可能就乾脆反過來尋找方式讓中國的LP轉售基金股份、退出基金,但是在中國資金可能佔基金總額三成、基金投資期也已經過了大半以上的狀況下,這樣的轉售重組可說是吃力不討好,而隨著基金管理人(GP)把精神花在這些沒有附加價值的活動上,下一個臉書就在交易流中悄然而去……

想當初我們在募第一支基金時,北京和深圳曾經都有投資人表明出資意願,但因為2016年11月底中共突然實施的資本管制而不了了之。最終來說我們算是因禍得福,因為總部在歐洲的我們在搶美國的案子時本來就比較吃力,如果還因為拿了中國投資人的錢而無法投資讓人興奮的美國創業家,那就真的只能怪自己找錯豬隊友了……

*作者為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建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