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在遺忘之後─記天外天劇場的消逝

2021-02-22 05:30

? 人氣

啟用於日據時代的台中東區天外天劇場,如今已成斷垣殘壁。(作者友人提供)

啟用於日據時代的台中東區天外天劇場,如今已成斷垣殘壁。(作者友人提供)

「現實的精華就是匱乏,一種普遍而永恆的欠缺,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東西都不夠人們受用,食物不夠,愛不夠,正義不夠,時間永遠不夠。」~讓.保羅.沙特

一、

夜底晨淵時,飛燕的家巢傾頹,牠們流離失所,在狂風暴雨之中,牠們繞圈打轉著,斗大的雨點粗暴地落在羽翅間,牠們奮力振翅撲飛,一心只想前進、飛高、飛遠,然而風暴摧殘的鋼鐵樹幹倒下,發出巨響的怪物擊中纖弱的軀體,潮濕的羽毛在空中飛散,輕輕地隨著風飄遠拋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根完整的鳥羽飛離,它仍然懷抱著夢,將方向交託付於遠風,朝向未來的天空馳騁,它飛得越來越高,遠方的視線前無阻隔,它在氣流之間忽高忽低、忽近忽遠地飛著,高空中它自由穿越,俯瞰整個城市,美的醜的風景一律盡收眼底,它胸無罣礙地前進,已經離開最美也最醜的過去,輕緩溫柔的高處雲層朵朵,懷抱著簇擁著,離豔陽的溫暖很近很近,亮晃晃的橘黃光線照耀,它回想到在那老屋簷下旁邊的那盞街燈,也是這樣的橘黃光亮。

二、

2021年2月的天外天劇場,僅存一方殘垣,在輝煌的夕照中喘著一口氣息,吐納之間盡是灰飛煙塵,她早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他們說。於是在怪手攫取她的心臟之後,她垂下一顆顆石礫混凝土塊做的淚珠,百年的鋼筋如血紅色血管般地錯結,被掏盡的臟器已然癱在地上還諸天地,已經被預知的死亡,即使到面臨的時刻,仍然叫人怵目驚心,不忍足睹。

斷垣之間,恍見一把火光,那是芥川龍之介的小說地獄變的火光 : 驕奢淫逸的堀川命良秀畫一扇屏風,但是良秀苦於畫不出在烈焰中的痛苦神情,請堀川提供「點燃大火的檳榔毛車中坐著一位艷麗女人,還要貴族裝扮」的真實情景。最後堀川他焚燒的車內鎖鏈捆綁的女主角,正是良秀的女兒。良秀在目睹女兒慘遭火刑驚心動魄的一幕後,臉上竟露出喜悅的神情,他完全以畫師的立場取代父親的立場。地獄變屏風最後如期完成,眾人皆為屏風的技藝高妙所懾服。但是第二天晚上,失去愛女的良秀在屋子裏自盡了。

人間的悲劇莫不過權力與藝術價值的對峙吧!

二月正值小雨時節,濕冷的夜雨傾落在復興路街區,之外的別處竟然陽光普照,落雨之後的潮氣讓天外天劇場的現狀更為淒清,身為知名的網紅廢墟,著實名不虛傳,鬼一樣的孤寂,日後的網紅們無處可拍照了,他們轉移陣地,反正台灣各處的鄉鎮裡到處都有廢墟殘牆,然而一如天外天劇場龐然壯闊的廢墟之地,恐怕是絕無僅有,之後亦不會再有,天外天已然在無邊的時空中靜止,或是被遺忘,或許被記得。

天外天劇場的存廢,屢經文資審議,過程猶如電影情節般糾葛,眾聲喧嘩而且喋喋不休之間,耗損著她的命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